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00、第 100 章
來人身著墨色襴衫, 頭戴白玉冠,察覺樓裏有人出來,率先退後幾步:“滕娘子。”

滕玉意瞧了對方一眼。

這人生得豐標俊雅,舉止也秀敏。

武元洛?

武元洛身後還跟好幾位仆從。

恰在此時, 武元洛後頭有好些紈絝公子路過, 幾人邊走邊打量拱橋的方向:“沒看錯, 方才那人就是成王子,旁邊那小娘子是誰?”

“妹妹說是鄧侍中的孫女。”

“啊, 那不是太子妃的欽定人選之一嗎, 王子這是要撬太子的牆角了?兩兄弟不會因此起齟齬吧。”

另一人笑道:“美人如名花,可遇不可求,橋上那小娘子容華絕代,換我也心動。”

說話間一回頭,看見門口的滕玉意,不由都頓住了。天氣漸暖,小娘子帷帽的紗簾做得很薄透, 夜風一吹,隱隱約約能瞧見點輪廓, 那秀麗的下頜線條,以及光瑩細膩的脖頸,一望就知是個嬌滴滴的大美人。

今晚這是什麽運氣,竟接連碰見兩位絕色小娘子,幾人挪不開目光了,武元洛眼裏浮現一抹譏誚之色, 自發讓到一邊:“滕娘子請便。”

不動聲色把後頭那幾個少年的視線都擋住了。

滕玉意眼下哪有工夫理會旁人,回了一禮便要下台階,怎知這時候, 又有兩個年歲小的娘子追出來,怯怯地說:“滕娘子,也幫我們買兩串糖人好不好?”

一個是柳四娘的妹妹,才十歲,另一個是陳家的遠房表妹,才十一歲。

滕玉意笑道:“在門口等吧,買了糖人給你們,你們幫幾位姐姐捎回去。”

“好。”

滕玉意扭頭找尋小販的蹤影,可就是這一眨眼的工夫,賣糖人的小販麵前已經圍了好些人了,男女老少全擠作一堆,真要過去的話少不了被人推擠。滕玉意踟躕了,換往日大可以讓端福去買,然而她今晚還要捉賊,當武元洛的麵,不好暴露端福等人的形跡。

武元洛看看滕玉意,又看看賣糖人的小販,返身走到那堆人麵前,也不知說了句什麽,人群就自動向兩邊分開了,武元洛大搖大擺走到攤鋪麵前,一口氣買下了十隻糖人。

隨後返回樓前,最大的一隻糖人遞給滕玉意,笑道:“沒想到滕娘子都這麽大了,還愛吃這個。其實大妹也喜歡吃,還特別愛吃沾了胡麻的這一種。”

滕玉意瞄了瞄,武元洛手中果然有一串沾了好些胡麻的糖人,再看看其他糖人,都是一模一樣的款樣。

這讓她想起一件事,那回她到武氏姐妹房中去玩,碰巧月底各府給孩子們送吃的進來,她們去時,武氏姐妹正婢女清點錦盒。

武元洛給二妹妹武綺的禮物無外乎是些吃食,給大妹妹武緗的,卻是些不常見的古籍琴譜。

哪份禮物更用心,簡直一目了然,當時滕玉意就在心裏想,武元洛好像更疼大妹妹武緗。

如今再看這沾滿了胡麻的糖人,更說明她的猜測不假,武元洛隻幫武緗準備了獨有的一串,武綺那串卻毫無特殊,要不是更把大妹妹的事放在心裏,不會連這樣的小細節都記得。

她是打買糖人的幌子出來的,不接反倒顯得假了,隻好接過說:“多謝。”

武元洛順理章手中剩下的那一遞給兩個小女孩:“拿進去吃吧。”

他似是急著進樓找人,說完這話,就帶兩個小孩進了樓。

滕玉意趁這當口對人群中的霍丘使了個眼色,霍丘心知娘子要他留下來保護杜家姐弟,暗暗點了個頭。

滕玉意舉著糖人走入人群中,街上那幾位紈絝子弟互相一推搡,紅著臉跟了上去。

滕玉意回想橋上那一幕,先她打量橋上的時候,無意中瞥見河邊立兩個潑皮。

別人都忙彎腰放許願燈,這兩個潑皮卻裝作閑聊盯著藺承佑。

當時藺承佑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似乎並未察覺身後有“尾巴”。

滕玉意想起那支毒箭,決定提醒提醒藺承佑,加上她今晚本就準備假裝落單引書院那人出手,便托辭買糖人出來了。後頭這個計劃,她下午就知會過阿姐了。

出來走了兩步,察覺那幾個少年跟上來,滕玉意隻嫌對方礙眼,隻恨人多的地方不好動手,四下裏一望,右前方便是一處僻靜的巷子,她計上心來,忙朝巷口走去。

沒想到才走幾步,迎麵碰上了鄧唯禮主仆從裏頭出來。

鄧唯禮主仆邊走邊頻頻回首,因此並未留意人群中的滕玉意。

鄧唯禮雖然戴著帷帽,但夜風不時撩起她的紗簾,她嘴唇嫣紅,臉頰也泛綺色,似是很高興的樣子。其中一位婢女抱著一個錦盒,錦盒上鏨了三個字:摘星樓。

滕玉意暗暗收回目光,鄧唯禮頭才出現在橋上,過後就多了這個,都說藺承佑些日子去過摘星樓,看來這首飾正是藺承佑送的。這簡直不可思議。難道他的蠱毒解了?

轉念一想,這一有許多事與她記憶中不相符,這次清虛子道長提前回來,說不定正是因為找到了解蠱毒的法子了。

又想到摘星樓的首飾名貴非凡,鄧唯禮肯收這樣的禮物,說明也屬意藺承佑,就不知這事鄧家知不知道。

很快走到了那條巷子,滕玉意順勢右轉,那幾位少年果然按耐不住了,一窩蜂攔上來:“娘子請留步,你掉了東西。”

端福等人忍耐這一時,指節早已捏得“咯咯”作響,趁巷中僻靜,便要跳下來把這幾個輕薄兒狠狠摔暈扔出去。

哪知後頭又有人跟上來了,身手極快,二話不說揪住了領頭少年的衣領,卻是武元洛身邊的仆從。

“武大公子?”領頭的少年掙紮了幾下沒能掙脫,怒視武元洛,“你這是要做什麽?”

武元洛:“剛才就覺得你們鬼鬼祟祟,幸好跟過來看了一眼,你們打算做什麽?會不會太齷齪了點!唉,不多說了,雖是讀書人,但能動手的時候絕不動口——打。”

說著擺擺手,讓仆從們那幫紈絝揪出去。

“武元洛!這關你屁事!”紈絝身邊也帶了仆從,兩邊立時廝打起來。

武元洛徑自走到滕玉意麵前:“滕娘子,此地人多眼雜,今晚你若是想四處閑逛,最好約了同窗一起走。”

滕玉意饒有興趣看他,如果這一出是武元洛安排的,也不知要提準備多久,

武元洛灼灼注視滕玉意,意識到滕玉意也在紗簾後打量他,臉色驀然一紅,赧然拱手道:“滕娘子別多心,上回在驪山上,武某因為傾慕滕娘子多有唐突,過後自知猛浪,早就想尋機會跟滕娘子賠罪,今晚雖是碰巧,但歸根究底是因為武某本就格外留意滕娘子,怕這些人冒犯滕娘子,才一路跟過來。滕娘子,武某對你隻有維護之意,絕不敢心存唐突,你要去何處?武某送你一程,要不送你回菊霜齋也行。”

他發言清雅,舉止磊落不凡,說話時與滕玉意相距數尺,要多守禮就有多守禮。

滕玉意垂眸望望手裏的糖人,笑了笑道:“武公子——”

忽從那邊躥過來一道黑影,速度堪比雷電,身形淩空而起,一下子撲到了巷口。

武元洛麵色一變,那幾個紈絝也嚇得忘了扭打。

“豹、豹子!”

那黑物油光發亮,一雙眸子綠熒熒的,行動時無聲無息,但自有一股令人膽寒的神威之氣。

眾人心生畏懼,嚇得連架都忘打了。

滕玉意一喜,俊奴?!自從彩鳳樓一別,她好久沒看見這小黑豹子了。

再看那頭,不知何時多了個玉簪綠襴袍的郎君,這顏色曆來極挑人,穿在這小郎君身上卻俊朗非凡,走動的時候腰間玉佩微微響動,暗沉沉的烏犀帶束出一截好腰來。

武元洛一訝:“藺承佑。”

藺承佑笑道:“追犯人路過此地,沒想到撞見不少熟人。夠熱鬧的。”

黑豹向一縱,攔住先那幫意圖輕薄滕玉意的紈絝,大肆撕咬起來。

眾人大驚:“子!”

然而這一撲,竟是真咬。

領頭的紈絝慘叫一聲,掙紮半晌,拚死奪過自己的腿,剩下幾個也被抓出了好幾道血痕,屁滾尿流逃跑了。

藺承佑這才假模假式喝道:“哎,俊奴,不得無禮!”

武元洛怕滕玉意受驚,忙要將滕玉意帶走,孰料一晃神的工夫,滕玉意就不見了。

武元洛心下納罕,看那黑豹又掉頭瞄準了自己,他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怕猛獸,白著臉忍耐片刻,一哂道:“今夜到處是遊人,子這猛獸帶在身邊,就不怕傷及無辜?”

藺承佑笑道:“這靈獸天生通靈性,隻咬妖邪和惡人,不咬良善之輩,武公子不必怕,它不會咬你的。俊奴,過去跟武大公子打個招呼。”

俊奴慢慢朝武元洛踱過去,武元洛盯著藺承佑,腳下不自覺後退幾步,淡笑頷首道:“好靈獸。武某就不打攪子辦案了,告辭。”

***

滕玉意趁亂跑到巷尾,身子藏到牆後,探出腦袋看藺承佑教訓那幫紈絝,正看得津津有味,忽聽後頭有人道:“滕娘子。”

一回頭,就見寬奴捧著一疊東西候在角落裏,端福和長庚也隨之落到了地上。

“滕娘子,子有事要找你,煩請在此稍候片刻。”寬奴笑嗬嗬道,“娘子別怕,子不會讓俊奴下手太重的。”

滕玉意心道,她才不怕下手重,她長這麽大,頭一次遇到敢輕薄她的流氓,就算藺承佑不動手,阿爺事後知道了,也會想法子找補的。

看看寬奴的身後,先鄧唯禮主仆就是從這個巷子裏出來的,過後藺承佑也突然在此現身,料之一直在此幽會,怪不得鄧唯禮臉上有羞色。

她點點頭說:“也好,正要提醒你們世子一件事。”

不一會就聽腳步聲過來,藺承佑和俊奴過來了,滕玉意彎腰摸摸俊奴的腦袋,笑道:“俊奴,謝謝你幫我出一口惡氣。”

俊奴口中呼哧,嫌棄地把頭偏到邊上,滕玉意歡喜得不得了,偏要再摸幾下:“喂,你也算朋友了,朋友見麵不打個招呼嗎?”

怎知一近,就聞到了藺承佑身上飄來的一縷暗香,香氣芳馥盈懷,一聞就知道是女子慣用的香氣,她好奇地嗅了嗅,絕不是藺承佑常用的皂角香。可惜不記得鄧唯禮平日慣用什麽香了,不然就能對得上號了。

藺承佑上下打量滕玉意,確定她安好無恙,末了目光一移,落到她手中的糖人上:“這是武元洛買的?”

滕玉意這才意識到自己手裏還舉著糖人,她幹脆咬了一小口:“還挺好吃的。”

藺承佑瞅那糖人,先武元洛大肆獻殷勤,滕玉意不大像反的樣子,加上那出“英雄救美”,滕玉意該不會是被這廝唬住了。

“這有什麽好吃的?”他嗬了一聲,“這附近有的是好吃的,你要是肚子餓了,買別的就是了,這個——直接扔了吧。”

“扔了做什麽?”滕玉意置若罔聞,不過想想正事還沒說,隻顧吃糖人似乎不好,於是隻吃了一口,就把糖人交給身後的端福,“有件事需提醒子,差點先在拱橋上,瞧見有兩個人跟蹤你,子,你一定要當心。”

藺承佑總不能把糖人直接奪過來扔掉,隻好說:“知道,要不是為了對付這幾個東西,也不至於捱到現在,對了,謝謝你提醒。”

滕玉意鬆了口氣:“子有數就好。下午送到青雲觀的信瞧了嗎,還得抓賊,那就先走了。”

說完這話,作勢要告辭。

哪知剛一動,藺承佑就伸臂攔住了她:“等等,還有事要同你說。”

滕玉意踮腳看了看巷口:“下回吧。出來前雖然跟阿姐打了招呼,但也不能耽擱太久,況且這周圍有不少的同窗好友,萬一引來什麽誤會就不好了。”

比如剛才藺承佑跟鄧唯禮在一起,就有不少人瞧見了。

藺承佑讓寬奴把手中的東西遞給滕玉意:“這件事還挺重要的,今晚非說不可,你先這個換上,帶你去一個地方。”

是件灰撲撲的披風,抖開足有大半個人那麽長,罩到身上,從頭到腳都可以遮住。

滕玉意不肯接:“這地方也很僻靜,有什麽事不能在這說麽?”

“橫豎到那兒就知道了。放心吧,你那幫同窗麵前,自會令人替你遮掩。”

***

藺承佑說的那地方也在河畔,隻不過在溝渠的下遊,地處青龍寺寺後的西北角,遊人本就偏少,加上寺中住持幫著清了場,因此河畔幾乎看不見人影。

寬奴鋪好了茵席,滕玉意受邀坐到席上,藺承佑抱臂立在滕玉意身邊,不時瞥瞥滕玉意,她裹那件灰色披風,坐的時候宛如一截矮樹樁,披風裏頭卻另有乾坤,鬟髻霓衣,容貌如玉,就這樣臨水麵坐,恍若一支帶露含香的玫瑰。

隻是她手中那根糖人甚是礙眼,沿路走過來,他都不知給她買了一堆吃的了,她依舊不肯把這破東西扔了。

俊奴在兩人麵前轉了個圈,最後趴伏在藺承佑腳邊,滕玉意傾身拉過俊奴的爪子,興致勃勃跟它玩起來。

河麵上滿是形形色色的許願燈,一抬頭正好能看見棧橋一角,滕玉意玩了一會,百無聊賴地開了腔:“子,是不是有要事要同說?”

藺承佑給俊奴扔了一小塊肉脯,撩袍坐下:“最近在書院裏,有沒有人聊起過太子妃人選?”

滕玉意一愣,當然有,明麵上沒幾個人聊,但背地裏關心這件事的人還真不少。

“有。”

藺承佑轉臉看她:“你跟鄧侍中的孫女熟悉嗎?”

繞了半天,原來是想打聽心上人的事。

“算熟的。們的寢舍挨得很近,平日來往也多,鄧唯禮詼諧豁達,人緣很不錯。”滕玉意自覺這評價很公允。

藺承佑:“你有沒有發現書院裏有人跟蹤她,或聽她自己說過丟東西?”

滕玉意怔了怔:“沒聽說,難道有人會對她不利麽?”

藺承佑說:“回書院你留意留意,要是發現有人跟蹤她,或是她身邊出現什麽異事,你就令簡女官告訴。”

滕玉意默了默:“好。”

思量一晌,她沒忍住道:“子,你為何不當麵問鄧娘子?”

藺承佑莫名其妙:“當麵問她?”

滕玉意抬手指了指遠處的那座橋:“先你們一起在橋上賞景時,很多人瞧見了,你都同她一起出遊了,何不直接問她自己。”

藺承佑頭頂仿佛滾過一道焦雷:“什麽?”

滕玉意莫名其妙:“子不會以為沒人瞧見吧。同窗們當時都坐在菊霜齋,正好能看見對麵的橋。哦對了,同窗們都說你有心上人了,說你這位心上人嬌貴貌美,你為了討好她,特地到摘星樓買了貴重首飾,流言早就傳開了,這事知道的人不會少,說來也巧,這話剛說完,們就看到你和鄧唯禮在一起。”

嬌貴貌美的小娘子?摘星樓買貴重首飾?藺承佑越聽越離奇,條條他都做了,可那人不是什麽鄧唯禮,而是你滕玉意。

行吧,挖了這麽大的坑,原來在這等他。今晚他為了引那幾個尾巴上鉤,故意往人多的地方去,當時身邊都有哪些人,他壓根沒注意,事後倒是如願抓到了活口,但沒想到對方用另一種方式擺了他一道。

他窩火想,想想這段時日發生以來的事,先有武綺,後有鄧唯禮,這是卯著命把原定的太子妃人選往他身上湊。

就因為怕滕玉意信以為真,所以他今晚才執意要約她出來。他可以暫時不讓她知道他喜歡她,但也不能讓她誤以為他喜歡別人。

話都已經到嘴邊了,聽得滕玉意一條條細細說著,他腦子裏忽然冒出個念頭,笑了笑道:“除了這個,你還聽見了什麽?

“何止聽見了。”滕玉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還看見了。你跟鄧娘子從橋上下來,是不是去巷子裏幽會去了?腳鄧娘子抱著摘星樓的首飾盒從巷子裏出來,後腳你就出現了。”

連“抱著首飾盒”這種動作都記得……

藺承佑一瞬不瞬望滕玉意的表情,換作是他聽到滕玉意跟別人如此,胸口估計會酸脹得要炸開吧。滕玉意才剛及笄,未必明白自己的心意,隻要她有那麽點酸溜溜的意思,他今晚就把步搖送給她,明日就去求伯母賜婚。

他屏住呼吸,若無其事道:“那……你聽到這些事,心裏有什麽反應?”

話一說完,他喉嚨像著了火似的焦渴起來,心跳也隆隆跳起來。滕玉意這樣在意這件事,他就不信她一點吃味的意思都沒有。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