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0、第 10 章
葛亮自己也嚇一跳,完全沒意識到什麽時候開始咬的。

他趕緊“呸呸”吐出那一小截筆杆頭,然後就發現王野在盯著自己。

“我真不是因為畫不出來圖就拿鉛筆泄憤……”葛亮覺得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料王野一挑眉:“牙口可以啊。”

葛亮:“……”

王野是真覺得挺有意思,就跟那天大霧裏看倆同學打架似的,一旦他覺得有意思的,通常就喜歡圍觀,或者深入研究:“你平時嗑榛子用鉗子嗎,還是直接上牙?”

葛亮:“……”

大哥的關注點總是那麽劍走偏鋒。

王野:“你那是什麽表情?”

葛亮:“為什麽突然就開始了實用性探討!”

王野:“你再給我磨嘰?”

葛亮:“用鉗子。”

王野:“這不就完了。”

好奇心獲得滿足的王同學,終於踏實地回歸手遊。

葛亮:“……”

他又一次向惡勢力屈服了,他就不是個爺們兒!

低頭看見手裏重獲新生的製圖作業……

不是就不是吧。

原思捷早就講完了電話,卻沒關注王野和葛亮這邊的動靜,因為這倆人的相處模式在大一就固定了,已成日常——毫無自覺的惡霸大哥和口嫌體直的跟班小弟。

他反倒很好奇江潭放在桌上的,那個一晚上安靜卻亮了無數次屏的手機。

每亮一次,就是一次新的好友申請通知。

“江潭,”原思捷其實不太喜歡摻和別人的事,但這位鍥而不舍的申請者實在讓他不忍心了,“要不你就通過算了。”

江潭一晚上都沒把視線從書本上移開,此刻依然:“沒必要。”

原思捷說:“加了微信也不代表非要聊天,可能對方就是想跟你說個謝謝。”

江潭:“下午在校醫院已經說了,不止一次。”

原思捷:“你如果不想加他為什麽要給他微信號呢?”

江潭:“……”

因為當時自己一直不鬆口,那家夥看起來要哭了。

說話間,江潭的手機屏又無聲亮了。

原思捷幽幽一歎:“這麽執著,多難得。”

回到自己桌前的葛亮,雖然隻聽了後半程,但也大概聽明白了,這會兒就皺眉往上掃原思捷一眼:“你這什麽奇奇怪怪的語氣,就好像那人加江潭是想泡他似的。”

原思捷搖頭:“人和人之間的關係都是一脈相承的,對待真心,尤其是鍥而不舍的真心,那就要珍惜,要嗬護。”

葛亮聽得一陣惡寒:“你嗬護你的真心就行了,江潭不用。”

原思捷:“現在是不用,將來呢,等他真想談戀愛那天,就會發現自己已經喪失了接納真心的能力。”

葛亮:“……”

原思捷:“是不是茅塞頓開,幡然醒悟?”

葛亮:“我想拿個叉車給你叉出去。”

夜裏十一點,宿舍區準時熄燈。

這對於509隻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夜晚,葛亮咬斷的鉛筆和江潭頻繁亮起的手機都不過是一點可有可無的插曲。

然而333宿舍,卻一夜未眠。

早上七點,新一天的“清晨組曲”喚醒了校園,四學子從自己床上坐起,你看我,我望你,四臉虛浮,八眼恍惚。

夏揚:“昨兒個是夢吧……”

李駿馳:“你是指大宇大頭朝下掉下來卻雙腳落地的事兒,還是指他滑翔了一條大斜線再雙腳落地的事兒……”

林霧:“隨便吧,我想了一宿,現在好累……”

任飛宇:“真的好恐怖……”

夏揚、李駿馳:“別裝無辜!”

渾渾噩噩了半個上午,四人連課都沒怎麽聽進去,坐教室裏明明困得直打瞌睡,腦子裏卻仍控製不住地一遍遍回放著昨晚的詭異瞬間。

一個人眼花還有可能,四個人一起眼花?那真是見鬼了。

可如果他們沒眼花,那就更無法解釋大宇那違反人類身體構造的落地姿勢了,除非見鬼。

——很好,橫豎是躲不過見鬼了。

混亂的思緒一直持續到第二節課,任課老師有事請假,由一個研究生學長臨時給他們代課,完全是按著書本讀,語調還沒起伏,簡直靈魂催眠。

全班都走起了神,偷偷在下麵刷手機,很快,就有人在群裏分享了一條新聞。

【環工1班級群】

飛流直下的龐冬冬:俄羅斯牛人徒手攀高樓,樓頂自拍不慎墜落竟毫發無傷![詳情鏈接]

這種新聞林霧以前根本都不會點開看。

因為知道都是為了流量不擇手段的,往往弄個匪夷所思或者聳人聽聞的標題,結果進去一看根本不是那麽回事。像這條,估計就是樓底下正好有人工湖啊、泳池啊或者其他什麽的,把人兜住了。

但因為任飛宇那事兒,林霧現在對“墜落”兩個字異常敏感,不自覺就點進去了。

鏈接打開是一個小視頻,林霧手機靜了音,看視角和畫質,像是隔壁樓的人無意中發現有人在徒手攀大廈,趕忙拿手機記錄的。

視頻一開始,那人就已經快爬到樓頂了,四肢緊緊攀著大廈外幕牆,周身無任何保護,看得人都跟著心跳加速。

過了幾秒,那人終於成功登上大廈頂端的鋼結構。這個地方根本沒有落腳的位置,就是用鋼構件搭了個宏偉的造型,能踩著鋼條懸空站穩都很難,那人竟然還隻留一隻腳踩住,一隻手勾著鋼條,剩下的一腳一手連同大半個身子都伸展出去,就像一麵旗幟在大廈頂端迎風微蕩。

作死的後果,就是一陣強風,著力點脫手。

從拍攝者的角度,清晰記錄了墜落的全過程。

那人最初就是正常的高空墜落,直線往下自由落體,可落到1/3突然改了方向,劃出一道詭異斜線,雖然大方向還是往下走的,但斜線等於把墜落的時間拖長了,更匪夷所思的是,方向改變的同時,他的墜落速度也變慢了。視頻仍是正常倍速在播,因為鏡頭裏還能看到拍攝者不時亂入的激動手勢,但墜落者的速度卻是肉眼可見地變慢。

拍攝者身居高樓,等那人落地時,在他的鏡頭裏隻剩下一個小黑點,無從判斷情況。

但按照剛才那個速度減緩趨勢,林霧相信對方毫發無傷了。

再看新聞日期,就是昨天。

大腦一片空白地抬起頭,林霧緩緩回眸,去搜尋自己那一貫穩坐後排的夥伴們。

最後一排,並肩而坐剛湊一起看完小視頻的夏揚、李駿馳、任飛宇,也在此刻心有靈犀地抬起頭,茫然的眼神就像一群直立守在洞口的狐獴。

如果說昨天晚上任飛宇的跌落距離太短,速度太快,電光石火間什麽都看不清。

那這個視頻,完全就是分步驟拆解演示的plus版。

【環工1班級群】

叱吒風雲的徐振龍:這視頻後期合成的吧……

逛吃逛吃的尚海濤:自信點,把“吧”去掉。

飛流直下的龐冬冬:不信就自己去搜,類似的事件好幾個,我這才搬了一個,微博都炸了!

林霧連忙點開微博熱搜——

4.俄羅斯男子高空墜落毫發無傷

5.……

6.墨西哥犯人離奇越獄

7.……

8.德國一初中生百米速度破世界紀錄

9.……

今天的熱搜榜仿佛是全球異聞集錦,但就這麽離奇,都沒能衝進前三,因為隻有發生在身邊的事,才能讓人感受到那種真真切切的驚悚——

3.北京一女子水下憋氣42分鍾

2.全國多地出現身體異常者

1.不明原因身體異常

等到下午,相似或者雷同的新聞,幾乎席卷了整個社交媒體,和不久前的那場大霧如出一轍。

全班根本都沒人安心上課了,都在低頭狂刷手機。

林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偶爾抬頭去看,講台上的老師都好像和他們一樣心不在焉。

這是一天最熱的時候,坐在教室裏也像是被太陽直射。

窗外的天空沒有雲,可能烈日把雲都融化了,隻留一片空蕩蕩,盛著看不見,摸不著,卻灼人的不安。

傍晚五點。

下課後的同學們紛紛去食堂吃飯。林霧他們也去了,一切都好像按部就班,好像關掉手機,忘記新聞,就還是那個平靜的校園,沙雕而快樂的大學。

可是不對。

食堂裏往日的喧嘩都沒了,每一桌同學都比平時安分得多,嬉笑打罵全不在,即使說話,也都是低聲交談,竊竊私語。

直到,掛在食堂上方的幾個電視機,同時出現新聞的直播畫麵——

“關於各地近日出現的身體異常者,現召開發布會,通報相關情況……”

“最近兩天,全國東部多個省份出現了身體異常者……”

“具體表現為身體機能或者行為習慣突然發生不合理的改變,例如體能、運動能力突然增強,生活作息、飲食口味突然變化等等……”

“有些異常者的變化趨勢相似,但也有相當一部分並不相同,目前還沒有發現其中規律,也尚未明確身體異常出現的原因……”

“但經過對多個異常者的詳細身體檢查,該異常並沒有引起身體病變,所有受檢查者的身體指標一切正常,健康狀況良好……”

“後續有新的情況,我們還會及時通報……”

直播裏的發布會剛到尾聲,電視機底下眾同學的手機就響了。不分學院,不分年級,叮叮咚咚無差別響成一片。

林霧點開自己的微信。

【環境學院群】

李老師:學校下發緊急通知,今晚21:00重新封校,明天上午全校停課,早8:00田徑場集合召開全校大會。全體成員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