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5、第 15 章
雨整整下了兩天。

林霧坐在教室裏,以手撐頭,望著窗外出神。

不停歇的雨聲似乎成了整個世界的背景音,單調得讓人乏味,也讓人困倦。

“林霧,林霧?”

即將飄遠的思緒,突然被耳旁的聲音拉回。

林霧一瞬清醒,這才發現竟然已經下課了,好多同學都在收拾東西往教室外走。

喊他的是班長鄧茶茶,此刻已經背著包來到他桌前了:“ppt給你?”

林霧沒反應過來:“什麽?”

“小組作業啊,”鄧茶茶歪頭看他,利落的馬尾辮也隨著晃,“你不是一直承包ppt?”

鄧茶茶這話絕對沒有把任務往林霧身上推的意思,事實上她來做ppt也完全沒問題,但林霧對ppt的熱衷是整個環工1公認的。

從大一到現在,隻要是小組作業,不管和誰分到一組,林霧都會主動承擔最終的ppt製作任務,且他做的ppt又精美又不會喧賓奪主,往往能達到“知識點突出+視覺享受”的雙贏效果。

甚至有一次,讓某位老師發出了“你們這個作業內容配這個ppt都有點白瞎了”的複雜歎息。

“哦,對,小組作業,”在班長的提醒下,林霧終於依稀記起,剛才在課堂上老師布置了這個,“ppt我來,沒問題。”

ppt是沒問題了,但鄧茶茶總覺得林霧有點問題:“你最近熬夜了?”

林霧:“嗯?”

“你這兩天上課總像沒睡醒似的。”作為常年同在第一排的“戰友”,鄧茶茶還沒見過林霧這樣。

林霧近來的確是晚上睡不著,白天總犯困,這會兒也隻能尷尬地撓撓頭:“可能壓力有點大。”

鄧茶茶神情一頓,不再追問了。

最近發生了什麽大家都知道。

這邊班長剛離開,那邊後排三兄弟就過來了。

“都要變動物世界了,還得寫作業,”李駿馳一聲哀歎,“咱們太難了。”

“因為變異不會死人,”任飛宇經過這麽多天,認命的心態已經趨於穩定了,“但不交小組作業,真的會。”

這門課的老師是他們環工係主任,姓黃,要求極其嚴格,平時有一點表現不好,期末都可能給你來個掛科,早在往屆學長學姐那裏有了“老黃出征,寸草不生”的美名。

下節課在另外一個教學樓,林霧收拾完書包就跟兄弟們往外走。

他們離開教室晚,走廊上已經沒多少人了。李駿馳和任飛宇還在說小組作業的事兒,因為他倆被分到了一組,互相看著都覺得前途灰暗。

明明兩個人就“誰是學渣中的學渣”討論得很熱烈,可林霧還是莫名覺得今天有點冷清,一轉頭看見身旁的夏揚,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

這家夥今天太安靜了。

“怎麽了,”林霧拿胳膊碰他一下,“丟魂似的?”

夏揚轉過頭來,少見的低落,聲音悶悶的:“林霧,我可能也……”

林霧腳下微頓。

“這兩天我感覺身體特輕盈,還總想動,有時候上著課呢忽然就想蹦起來,跟屁股上安彈簧了似的,”夏揚一傾訴,就收不住了,“還有喝水,我這一天小嘴叭叭的你也知道,必須得拿水供著潤嗓子,但我昨兒個從早到晚一口水沒喝,竟然都沒叫渴……”

林霧聽著,一顆心越來越沉。

雖然夏揚每一句都是“可能”、“感覺”,但經過這麽多天,他們心裏都明白,一旦你感覺到哪兒哪兒都好像不對,那就懸了。

夏揚說完,發現李駿馳和任飛宇也在看他,顯然都聽見了。

李駿馳還好,任飛宇……

夏揚翻個白眼,沒好氣地敲他腦袋:“你那嘛表情,我是變異不是陣亡行嘛。”

任飛宇委屈巴巴捂著頭,還不忘以前輩經驗幫著分析:“輕盈,老想蹦高,那能是什麽動物呢……”

李駿馳:“愛蹦那就是袋鼠唄。”

林霧搖頭:“袋鼠是力量型,一個成年袋鼠能一拳擊倒壯漢。”

李駿馳立刻醒悟:“那不能是夏揚,就他這小體格。”

林霧:“對吧。”

“要是不愛口渴的話,”任飛宇試探性地猜,“會不會是沙漠動物?”

李駿馳:“駱駝?但駱駝不愛蹦啊,而且吃苦耐勞這品格也跟夏揚一點不搭吧?”

“沙漠動物不多,”林霧飛快檢索自己的知識庫,“除了駱駝,常見的也就是蜥蜴、蠍子、響尾蛇……”

夏揚:“你能給我挑點好的嘛!”

他算是理解前一陣任飛宇被“組團黑”時候的心情了。

說話間,四人已經走出教學樓。

雨不知什麽時候變小了,牛毛一樣輕細,落臉上隻一點點潮,落身上連水痕都似有若無。

林霧抬頭,密布兩天的陰雲正在一點點散開,天的盡頭,一絲透亮逐漸暈染過來。

他忽然感覺到一陣開闊,壓在心頭的東西開始鬆動。

收回目光,林霧回歸仍在研究沙漠動物的三人組,狀似無意地問:“你們說,如果一個人忽然比從前跑得快了,能是什麽動物性?”

研究得正興起的李駿馳,馬上道:“你這範圍太寬泛了吧,能跑的動物滿世界都是。”

“那就再加上……耐力?”林霧進一步道,“就是跑遠距離好像也沒有以前那麽累了。”

“速度+耐力唄,”李駿馳總結,“那也很多啊,馬,驢,騾子,羚羊……野兔也行吧,要是不能跑怎麽躲過天敵?”

任飛宇說:“也不一定非是食草動物,咱們昨天看的那個紀錄片,裏麵不就說像狼啊,鬣狗啊,耐力也都挺好,這樣才能抓到獵物。”

——333宿舍最近的學習氛圍很濃,經常集體觀摩各種動物科教片。

“要是不僅能跑,牙口也變好了呢?”見仍討論不出結果,林霧又提供了新信息。

夏揚眯起眼打量他,帶著懷疑……不,幾乎是肯定了:“別‘如果’了我的哥哥,你就說你是不是替自個兒問?”

林霧倔強地和他對視三秒:“好吧你贏了。”

任飛宇瞪大眼睛:“林霧?你也……”

李駿馳更懵了:“不是,什麽情況?”

一宿舍四個人,仨變異了,怎麽的?組團孤立他?那不能行!

李駿馳:“其實吧我沒和你們說,我這兩天也賊奇怪,總想策馬奔騰。怎麽給你們形容呢,就是那種,一騎紅塵妃子笑,鐵馬冰河入夢來——”

夏揚:“你這兩句是一首詩嗎?”

李駿馳:“你先品品你那天的桃花深千尺,蜻蜓立上頭……”

直到抵達下一節課的教室,333的研討會也沒什麽顯著成果。

林霧照例在第一排落座。

夏揚考慮再三,還是在走向教室後麵之前,於他身邊稍作停留,中肯建議:“你要實在想不出嘛動物有速度有耐力,就換個限定條件。”

林霧困惑抬眼:“?”

夏揚拍拍他肩膀:“想想嘛動物愛晚上唱歌。”

林霧很快反應過來,繼而錯愕:“我晚上唱歌了?”

“次數之頻繁,曲庫之詭譎,突破想象。”夏揚一字一句,語重心長。

九月下旬,越來越多的同學出現身體異常症狀,雖然程度都不高,很少有像新聞報道裏那樣,動不動就深吸一口氣,水下半小時,但陋室論壇裏還是被滿屏的“變異貼”刷爆了,放眼望去,全是——

主題:我好像我變異了……

主題:完了,我感覺我是豬……

主題:猜不出來我自己是啥,但我肯定變異了

主題:我爸我媽我妹都變異了,累了,毀滅吧

這天晚上,有關部門通過新聞直播,發布了自身體異常爆發以來,最重大的研究進展:我國成功確認全球第一例身體異常者基因激活區動物性!

“……我們成功提取出異常者被激活的基因片段,經詳細檢測對比,確認異化方向為亞洲黑熊……”

圍在平板電腦前看直播的四人,真聽到最終結果,反而安靜了。

這些天大家雖然張口閉口都在討論“動物性”,可“變異=動物化”這事兒,官方畢竟沒蓋章,還隻是“據觀察”、“普遍存在”這樣的說辭。

人總是喜歡抱有僥幸,畢竟誰都不想好端端過著日子呢,突然被告知你得學會和莫名被激活的那小部分獸性共同相處。

可是今天,所有僥幸都不存在了。

這樣也好。

就像第二隻靴子終於落地,樓底下的人也就踏實了。

轉天,學校就召開了第二次全校大會,不過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訓,沒再難為田徑場,改成視頻直播會議。

屏幕裏,老校長比月初憔悴了一些,但還是嚴肅而耐心地一遍遍強調——

“雖然已經確認了是動物性的身體異化,但大家還是要穩住心態……”

“我們有很多老師都已經適應了身體異常,仍然像從前那樣繼續在教學崗位上發光發熱,同學們也一定可以做到……”

“身體異常不會影響健康,希望大家能穩住心態,還是要以學業為主……”

“穩住心態……”

“穩住……”

一場大會下來,林霧他們差點被“穩住”倆字兒洗腦。

當天下午體育課,夏揚隨便一個熱身,原地蹦起一米五,體育老師正好在他麵前經過,險些被踢飛。

……這踏馬怎麽穩住啊!

九月的最後一天,這場肆虐近一個月,且仍在飛速蔓延的全球性身體異化,終於有了國際官方命名——

animality-awakening,縮寫a-a。

中文稱為:野性覺醒。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