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5、第 25 章
林霧和王野瞎聊一氣, 回過神,才發現室友們都在和家裏人通電話。

夏揚:“媽媽你發的照片是瞪羚,我是跳羚, 跳羚——嘛區別?我美啊, 跳起來身姿優雅啊……”

任飛宇:“我查了好幾遍……我也沒想到……嗯……我會努力的……”

李駿馳:“對, 就是又古老又名貴的馬種,哈哈哈……你和我爸的體檢結果啥時候出來……”

林霧收回有些羨慕的目光,把同樣一句“我的覺醒檢查結果出來了,是叢林狼”分別發給了父母, 算是簡略的情報通報吧。

不成想這一次, 信息剛過去,他爸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兒子, 最近身體怎麽樣啊——”剛一接通, 那邊就傳來了洪亮且親熱的聲音。

林霧沒開免提, 將手機貼著耳朵,說:“挺好的。”

“爸看見你發的信息了,爸這邊的檢查結果也是狼, 要不說咱們是爺倆呢哈哈。但是,那個叢林狼是什麽狼啊……”

林霧:“就是一種……”

“嗨,管他什麽玩意兒呢, 反正我兒子就是最棒的,你是爸爸的驕傲!”

“……”

“行,爸沒別的事兒, 你好好的爸就放心了, 錢還夠不?”

“夠。”

“不夠就跟爸說,啊。”

“好。”

林霧知道他爸不走心,可這種不走心包裹著親熱的外衣。

汲取著這一點親熱, 林霧就能高興許久。

通話結束,林霧看向窗外。

雪停了,世界銀裝素裹。

他收起手機,等333兄弟們也都和家裏人聊完了,提議道:“去操場?”

三人:“現在?”

“科屬都出來了,不想再試試自己的身體潛力?”林霧頑皮地眨眨眼。

三人麵麵相覷。

不想?不想是小狗!

之前每個人都隻能按照身體已經出現的顯著變化,去推導可能指向的動物性,屬於在沒有方向裏找方向。但現在科屬確定了,反過來,他們根據明確的動物性來測試甚至開發自己的身體潛力,那就不一樣了。

覺醒的身體還有多少不顯著但已經存在的變化,等著他們去挖掘去發現?

想想都讓人興奮好嗎!

四人像出了籠的小獸,撒著歡兒就奔出了宿舍樓。

宿舍裏供暖,溫度長期25c+,室外天寒地凍,已經零下15c了,四十度的溫差讓人一瞬間神清氣爽,吸一大口冷空氣,舒服暢快。

林霧出來了才發現,雪並沒有完全停,還有零星的小雪花兒往下落,但是太細微了,看是看不見的,隻有等它們落到你鼻尖,倏地涼意,才能察覺。

冬日的天空正在慢慢放晴,陽光就要從雲後出來了,地上積了厚厚的雪,房頂上、樹上也都是,積雪把樹枝壓彎,卻又讓光禿禿的樹杈重新煥發了一種可愛的活力。

四人以為隻有他們查完了覺醒科屬就跑出來嘚瑟,沒想到遠遠就聽見了田徑場裏的嘈雜。等走進去一看,得,裏麵都快沒下腳的地兒了。

大雪剛停,沒人清掃,整個田徑場成了一片白茫茫大地。

不過同學們還是按方位,自行區分出了“外圍繞圈跑道”和“內裏球場草地”。

於是,跑道上,無數對自己速度潛力報以信心的同學們,踏雪狂奔;草坪則成了力量型、靈活型等其他覺醒科屬同學的領地,他們或兩兩一組,或三五成群,以各自獨創的方式進行著身體極限的探索。

還有樹上。

這是林霧不經意抬頭才發現的,差點被嚇一激靈。

隻見看台底下僅有的幾棵樹上,不知道覺醒了什麽科屬的十來個同學,爬上爬下這叫一個快樂,還有極個別對自己也沒點數兒的,這樣都不過癮了,攀到樹杈上後,抓住樹枝就想往隔壁樹上悠蕩。

然後“哢嚓——”

樹枝斷得那叫一個脆生,身體摔得那叫一個灑脫。

得虧他站的樹杈不高,下麵雪又厚,還有幾個無辜同學緊要關頭在底下搪了一把。

天空徹底放晴,陽光照耀下來,雪地一片晶瑩。

林霧他們被這場麵點燃了熱情,立刻開始熱身,準備加入這更高、更快、更強的自我追尋之旅。

然而世界永遠變幻莫測。

“哎呦我操,誰拿雪團打我——”

就這一句。

空氣安靜了。

然後,場麵失控。

——在雪後的操場裏,如果有人扔出了第一個雪球,那麽所有人都將默認,戰役開始。

打雪仗是一項娛樂活動嗎?

不,那是冬季校園裏的潘多拉魔盒。

唯一能在這巨大的魔力下稍稍控場的,隻有校園上方的大喇叭:“在田徑場上的同學,在田徑場上的同學,不要過度嬉戲打鬧——”

十二月底,學校依然保持有限度解封,但原本停掉的課程和一些活動,都陸續恢複了。

這不是學校單方麵的舉措,而是隨著整個社會的趨勢在同步前行。

林霧每天都刷新聞,能明顯感覺到,大環境的氛圍在一點點的穩定。

不過同樣,野性覺醒帶來的改變,也在方方麵麵開始顯現——

體育課。

久違的體育老師,比停課之前清瘦了一些,不過人更精神了:“同學們,這段時間我和你們一樣,都經曆了很多,不過人生嘛,還得往前走,所以咱們今天重新開始上課……”

“但是課程內容肯定相比以前要有調整了,畢竟大家的身體狀況現在都有比較大的區別……”

“來,我們先按照覺醒科屬分一下組,科屬是鳥類的同學站左邊,是第一組,科屬是哺乳動物的同學站中間,是第二組,科屬是爬行動物的去右邊,第三組……”

“分組沒有別的意思,主要是方便老師集中觀察,因為不同科屬的同學在運動時可能出現的問題也不一樣……”

林霧一看老師這熟練的架勢,就知道肯定是課前做過大量準備了,沒準還可能是所有體育老師聚到一起進行了新的崗前培訓。

隨著同學們一起按照科屬分成相應組別,林霧有點期待接下來新的體育課內容了。

體育老師:“好的,那我們今天的課就是學習一套全新的覺醒性廣播體操!”

林霧:“……”

兵荒馬亂的一個學期,就這樣在變與不變中迎來了期末。

【環境學院群】

李老師:[重要通知]考慮到本學期教學計劃以及各位同學學習生活受到的影響,經學校研究決定,本學期期末考試取消,改為各學科老師按照學生平時的課堂表現進行期末評分。

【環工1班級群】

叱吒風雲的徐振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萬眾仰望的劉慕:你覺醒的是土撥鼠麽?

叱吒風雲的徐振龍:不用考試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飛流直下的龐冬冬:[鄙視你.jpg]

我是班長的鄧茶茶:你確定根據平時課堂的表現打分,你就不會掛科了嗎叱吒風雲的徐振龍

叱吒風雲的徐振龍:……

鍾靈毓秀的孫月涵:會心一擊。

林霧看著班級群聊,不知怎麽就想起了另一位學渣。

林霧現在跟王野聊天,已經不用開場白了,直接進正題:看見學校通知了嗎?

王野秒回:看見了。

林霧:心情如何?

王野:[我現在不能發語音不然會泄露我狂亂的快樂.jpg]

林霧:……

還能不能行了!

王野:假期去哪兒?

林霧:不去哪啊。

王野:行,到時候找你玩

林霧:?

王野:你不是沈陽的嗎

林霧一愣,不記得和王野說過自己是本地人。

林霧:你怎麽知道的?

王野:原思捷說的

林霧:原思捷又怎麽知道的??

王野:你們宿舍那個說的

林霧:我們宿舍哪個?

王野:就那個,跳羚。

林霧:……

人名沒記住,你動物記得倒挺清楚。

林霧:你是說夏揚告訴原思捷,原思捷又告訴了你?

王野:有問題嗎

林霧:當然,夏揚和原思捷啥時候聊一起去了??

王野:我哪知道[墨鏡一戴,誰都不愛.jpg]

哎?等一下,林霧差點讓王野帶跑偏了。

王野說找他玩,那口氣就像是……

林霧:你也是沈陽的?

王野:嗯,你就家裏待著吧,別瞎跑

林霧:“……”往哪兒跑啊!

也就王野,能把找人玩都營造出追債的氣氛。

放假前的最後一天,全球第二個國家宣布覺醒普查,其他國家也陸續動起來了,在國家能力的範圍內,對覺醒者進行檢測。

刷到這條新聞的時候,333裏隻剩林霧了。

夏揚、李駿馳、任飛宇早在前幾天就踏上了回家的列車,隻有林霧,在宿舍裏待到了最後。

明天宿舍就要封寢,除了提前申請假期留校住宿的,其餘同學都要離開。

林霧本來是想申請的,從大一開始,上學期的寒假,下學期的暑假,他都一個人在333裏度過。

因為家裏和333裏並沒有太大區別,甚至,333外有其他留校的同學,有熟悉的校園,相比較還多了一分溫暖和熱鬧。

可是最終,林霧還是沒有遞出這個寒假的留校申請。

因為王野說,要去家裏找他玩。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