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2、第 32 章
除夕這天, 鞭炮從下午開始就沒停過。

每一次爆竹聲響起,就代表又有一個家庭開始了年夜飯。

或許是對年初一有了期待,林霧第一次沒有在大年三十這天覺得孤單。

他早早地貼了對聯, 然後就抱著被子在床上呼呼大睡, 偶爾被鞭炮聲吵醒, 翻個身,繼續美夢。

一夢過白晝。

醒來,夜色喧囂,萬家燈火。

外麵聽起來比白天更熱鬧, 林霧看一眼時間, 春節晚會已經開始了。

但他沒有打開電視。

他已經很多年不看春晚了,太闔家歡樂的氛圍, 歡笑之後, 隻會讓人更寂寞。

關掉公寓頂燈, 隻留一盞夜燈,林霧打開了筆記本電腦,找到了先前一直收藏, 但還沒機會靜下心來看的關於狼的紀錄片。

片子一共五集,主要講的是灰狼。

事實上大部分關於狼的紀錄片,都偏重於這個世界上分布最廣的種群。

不過叢林狼和灰狼是親近, 林霧也就當成自己科屬的科普片看了。

窗外霓虹和屋內夜燈,勾勒出柔和多彩的氛圍。

紀錄片開始,一幅狼世界的畫卷, 伴隨旁白低沉磁性的嗓音, 徐徐展開……

“作為犬科的一支,灰狼種有39個亞種,北半球幾乎處處都有他們的身影, 無論是茂密的森林,開闊的平原,荒蕪的冰原,還是嚴寒的北極……”

“他們以群體方式狩獵,互相協作,成員各司其職,共同進退……”

林霧看得認真,漸漸地,外麵的鞭炮聲好像變得很遙遠,反而是紀錄片裏的風聲,林聲,狼群奔跑聲,還有那一聲聲或低吼或高亢的狼叫,近在耳畔。

公寓似乎成了林間小屋,狼群好像就在周圍,玩耍著,嬉鬧著,捕獵著。

一集播放完畢,自動進入下一集。

林霧看得投入,但也愜意,偶爾甚至還想學裏麵的帥氣的頭狼嚎叫幾聲。

直到第三集——

“狼群有著高度複雜的社會結構,由一隻頭狼領導……”

“狼是一夫一妻製,在一個狼群裏,隻有頭狼及其配偶有生育權……”

“被生下來的小狼會在整個狼群的照顧下成長,但兩到三年後,一些年輕的雄性小狼必須離開狼群……”

畫麵對準了一匹小狼,它已經到了該離開狼群的年紀,可它不願意走。

旁白沒有任何波動,仍那樣低沉平穩——

“這頭小狼不願意離開,可是狼群不再接納它……”

“幾匹成年的雄狼對它露出了獠牙……”

“小狼試圖靠近它的母親,卻被頭狼低吼喝退……”

整整一集,都是小狼不斷在嚐試,狼群不斷在驅趕。

林霧看著它一次次努力,又一次次灰溜溜地逃開,周而複始。

終於,它放棄了。

在第三集的末尾,狼群圍在冰湖上狩獵,團結嚴密,井然有序。小狼卻隻能默默離開,走向未知的森林。

紀錄片攝製組可能也和林霧一樣,關心小狼的命運。

第四集開始,鏡頭就完全跟隨著小狼了。

“離開群體的小狼會設法加入其它狼群,它嗅著叢林裏的每一處,泥土,青草,石塊,樹幹,尋找同伴的氣味……”

“它好像找到了,然而找到並不意味著可以加入,大部分狼群都非常排外……”

接下來的時間,小狼成為了紀錄片絕對的主角。

林霧也好,攝製組也好,都顯而易見地被它的命運牽扯住了,在不同時空,卻是同樣的放不下。

他們看著它找到新的狼群,卻又再次被拒絕,看著它在森林裏孤獨而頑強地生存,繼續尋找其他狼群……

它才成年,有著敏銳的嗅覺和年輕的力量,這讓它可以在找到真正接納它的狼群之前,獨自捕獵而不至於餓死。

可就像離開原始狼群時的重演,小狼一次次找到新的狼群,又一次次被拒絕,其中兩次它甚至在和狼群的衝突中受了傷。

“小狼終於遇到了願意接納它的狼群……”

整部紀錄片接近尾聲,旁白第一次有了細微的情感波動,仿佛漫長的黑夜終於迎來曙光,連那平靜低沉的聲音都好像輕輕舒了一口氣,多了些許欣慰。

“雌性頭狼默許了它的靠近,這通常意味著,狼群已經接納了新的成員……”

林霧也替小狼高興,或許是跟著鏡頭全程追隨了小狼在森林裏掙紮生存的坎坷,這一刻,他甚至還有一點激動得眼眶發酸,心底發熱。

“然而小狼好像在遲疑,它靠近狼群,得到了頭狼的許可,可它現在又開始後退……”

林霧微怔,目不轉睛盯著畫麵裏的小狼,和狼群一樣茫然。

“它退到了一塊岩石上,開始嚎叫,這樣的叫聲足以穿越整片森林……”

“這不是示威,而是一種告別,在即將被新狼群接納的這一刻,它放棄了融入,選擇成為一匹真正的孤狼……”

“嚎叫之後,小狼轉身跑向森林之外……”

鏡頭離開森林,便沒再追逐,小狼的身影在平原盡頭,漸漸消失。

最後的旁白平緩而沉靜:“它離開了狼的社會,奔向屬於自己的曠野。”

窗外的鞭炮聲忽然集中而猛烈。

林霧從恍惚中驚醒。

抬頭,時鍾上時針和分針重合在十二點,秒針剛從那裏經過。

舊的一年,過去了。

但林霧自己沒什麽真實感,整個後半夜,他聽著窗外的熱鬧,滿腦子想的卻隻有那頭小狼。

月落日升。

陽光灑向大地,河畔別墅掩映在晨暉之中。

長長的餐桌上,一家四口正在共進早餐。

昨夜剛過完除夕,年夜飯也吃了,餃子也煮了,但在今早的餐桌上,再找不到一點春節的喜氣。

完完全全的西式早餐,阿姨放下最後一盤新烤製的歐式麵包,回到廚房繼續忙碌。

餐廳裏靜得壓抑,隻有刀叉同餐盤碰撞的聲音。

王野吃了幾片火腿,便放下刀叉,起身:“我去找同學。”

父親頭也沒抬,仍在專注地看著報紙,偶爾喝一口咖啡。

母親拿餐巾擦了擦嘴,淡淡叮囑:“注意安全。”

唯獨坐在一旁的王錦城,挑事兒似的提高音量:“大年初一就外跑啊。”

王野眯起眼睛,鎖定他。

王錦城縮縮脖子,也不知道想起了哪次被揍的恐懼——次數太多,難以分辨——不吱聲了。

他比王野小一歲,眼睛像媽,鼻子和嘴像爸,走出去誰都能一眼看出他是王海辭和田蕊的兒子。不像王野,明明都說第一個孩子更像父母,但偏偏王野跟誰都不像,小時候王錦城還總說王野不是他親哥,後來鬧得王海辭和田蕊也起了疑慮,擔心是不是在醫院生產的時候哪個環節搞錯了,雖然是找了最好的醫院,但當天醫院生了好幾個男嬰。

後來兩人還真帶著王野做了親子鑒定,就是親生,確鑿無疑。

王野那時候已經記事兒了,但當時還不明白,後來長大了,回過味了,也沒太大感覺,偶爾想一想,隻覺得特逗,兩個在商場拚搏一輩子,什麽爾虞我詐都經曆過的,最後讓王錦城一個孩子,哄得杯弓蛇影。

“媽,我也要出去玩兒。”在王野這裏討不到便宜,王錦城又換了路子。

果然,田蕊比剛才表情豐富多了,語氣也多了一點寵溺:“別淘氣,天天外麵瘋,過年就不能在家裏陪陪媽媽。”

“哦——”王錦城拖長尾音,勝利的眼神故意炫耀似的往王野那邊瞟。

王野走出餐廳,才轉身道:“王錦城,過來。”

王錦城有點懼,但一想,父母都在呢,王野應該不敢動手,於是壯著膽子也就過去了。

待他走近,王野一把將人攬過來,親兄熱弟似的,然後在他耳邊說:“傻逼。”

花園公寓。

直到敲門聲響起,林霧才發現自己竟然坐在窗前,對著書桌上的筆記本,發呆了整個後半夜。

“啪——”

敲門聲隻有一下,但那厚重的力道跟猛鬼拍門似的。

打開門。

王野站在門口,運動外套,板鞋,簡單利落得好像外麵已經陽春三月。

“你是真不怕冷啊。”林霧把人讓進來。

王野走進玄關,一邊換鞋,一邊打量公寓:“這麽小?”

林霧想拿拖鞋呼他:“你給我買個大的,我來者不拒。”

王野環顧一圈,隻看見電腦,沒看見別的:“你昨天晚上吃啥了?”

“本來打算煮餃子的,”林霧想起那兩盒還躺在冰箱冷凍格的速凍餃子,“後來忘了。”

“今天早上呢?”

“還沒吃。”

王野這才發現林霧有點沒精打采:“你一晚上幹啥了?”

“呃,”林霧猶豫一下,抬眼看向王野,“如果我說看了一晚上狼的科普紀錄片會不會顯得有點淒涼?”

這不是淒涼不淒涼的問題。

“你大過年的看科普紀錄片?”這種匪夷所思的刻苦學習行為在王野這裏完全超綱了。

“不是一般的紀錄片,”林霧必須為自己付出的時間和專注正名,“特別引人深思。”

王野點頭:“嗯,沒吃飯正好。”

……你這話題切換還能再簡單粗暴點嗎!

林霧服了學渣對知識性話題的頑強抵抗,不過下一秒反應過來對方說的話,愣住:“你也沒吃?”

王野說:“吃了。”

林霧:“你給我帶飯了?”

王野:“沒。”

林霧:“……那你正好什麽!”

王野伸手撈過林霧放在沙發上的羽絨服,丟過去:“帶你出去吃。”

林霧翻白眼:“大初一,哪有飯店開。”

王野說:“哦,你家樓下全開了。”

林霧:“……”

花園公寓下麵,早餐店熱氣騰騰,顧客熙攘,連鎖快餐店、便利店依舊24小時營業,有一些店門上的晚間招牌燈,也不知道是不是店員忘了關,還在旭日裏亮著。

林霧和王野找了一家粥鋪。

雖然王野說早上吃過了,可一鍋排骨粥端上來,都不用林霧讓,就很自覺地給自己盛了一碗。

林霧看著他牙好胃口也好,頗為感慨:“難怪你是老虎。”

王野瞥他:“知道叢林狼為什麽瘦嗎?”

林霧:“為啥?”

王野:“話多。”

林霧:“……”

老虎欺負狼了,有沒有獅子大象啥的出來管一管啊!

沒有路見不平的好漢,林霧隻乖乖安靜,專心啃小排骨。

其實沒有王野,林霧一個人下來照樣可以吃得飽飽的,好好地。

可有人在一起吃,感覺又不一樣。

熱氣在冰冷的窗玻璃上熏出水霧,兩人對著喝粥。

天很冷,粥很燙。

“接下來幹啥?”一頓早餐吃完,林霧在飽腹感中打個哈欠,眼皮有點沉。

王野也跟著打個哈欠,反問:“你想幹啥?”

林霧繼續打哈欠:“你來找我玩,不是應該提前做好玩耍攻略嗎?”

王野繼續繼續打哈欠:“那是啥玩意兒?”

林霧:“……”

王野:“……”

林霧:“咱倆是不是該睡覺了?”

——早上八點,如狼似虎組合標準的睡眠時間。

於是在這個美好的大年初一,兩位吃完早飯的同學又一起回到公寓,在動物性本能的召喚下,雙雙睡了個天昏地暗。

好在公寓裏那張兩米的雙人床也夠大,林霧和王野各占一邊,空間富裕。

但這寧靜的和諧隻持續到睡著之前。

林霧是被人一腳蹬到床下,生生摔醒的。

那是中午十二點。

他坐地望床,終於知道什麽叫一山不容二虎了。

王野同學呈大字狀躺在床榻中央,呼吸悠然,胸膛規律起伏,如果天地有靈氣,日月有精華,那絕對都得奔著王同學去。

這都不是鳩占鵲巢了,這就是明晃晃的占山為王!

林霧氣得牙根直癢癢。

老話怎麽說來著,惡虎架不住群狼,他得給他們狼的科屬維護尊嚴。

思及此,林霧憤然而起,再向虎山行。

伸手到王野身下,用盡全力把人往旁邊一翻。

王野順勢翻滾,仰躺變成俯趴。

居然沒醒。

這睡眠質量林霧是服氣的。

趁著空間出來,林霧立刻躺下,也呈大字狀,占據雙人床大半壁江山,一邊的胳膊和腿隨著舒展直接搭到了王野身上。

爽啊。

林霧閉上眼,有點明白百獸之王的快樂了。

就著這份快樂,林霧進入夢鄉。

直到傍晚,他在一陣胸口憋悶中艱難睜開眼睛。

王野還是俯趴,但這回是趴他身上了,頭供著他頸窩,身體重量全撲在他身上,猛虎壓頂似的,林霧感覺自己能活著醒來,都是奇跡。

像是感覺到了身下的不安分,王野也醒了,緩緩抬起頭,睡眼惺忪地看著近距離的臉,皺眉看了好半天,才咕噥一聲:“林霧啊。”

林霧努力在壓迫性的呼吸困難中,扯開燦爛假笑:“不是我,還能是誰呢?”

王野說:“我夢見我變成老虎了,然後抓到一隻狼。”

林霧磨牙,一字一句:“你一個老虎不抓兔子不抓鹿,抓狼幹啥!”

王野困倦地哈口氣:“有挑戰性。”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