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3、第 33 章
晚上六點, 華燈初上。

對於夜行性的兩個人來說,這元氣滿滿的一天才算真正開始。

林霧從床上下來,去衛生間洗了把臉, 神清氣爽, 出來之後問王野:“想吃點什麽?”

問完他才發現, 他倆好像什麽都沒幹,光吃了,睡前吃一頓,睡醒又餓了想吃。

還懶洋洋趴在床上的王野, 沒林霧這麽多慮, 向來憑本能行事,餓了就是餓:“你這裏有什麽?”

“我這兒?”林霧本來是想和早上一樣, 也到外麵解決的, 聞言下意識看向冰箱:“就兩盒速凍餃子……還有幾罐飲料吧。”

王野不挑:“那就煮餃子。”

“我煮?”林霧發現王同學一副理所當然等吃的架勢。

“我煮也行。”王野很給麵子地說, 就是身體一動沒動。

“……”得,來者是客,“您老就穩穩當當在那兒趴著吧。”

從冰箱裏拿出速凍餃子, 林霧順手打開了電視。

春晚還在重播,這會兒正演到一個小品,觀眾樂得哈哈的。

公寓的空氣立刻被晚會的氛圍感染, 也顯得熱鬧起來。

林霧拿著餃子走進廚房。

王野在床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就像貓科動物在舒展身體,然後才慢悠悠坐起來。

廚房的燃氣灶被打開了, 即使有電視聲音的掩蓋, 他還是聽得見火苗歡快的倏倏聲。

王野視線環顧一圈。

小小的公寓在明亮的燈光下一目了然。

白色牆壁,木色地板,小巧的沙發和茶幾, 藍色的窗簾。

這裏談不上什麽裝修風格,隻是滿足了最基本的簡單,實用。房間裏也沒什麽裝飾和擺件,就茶幾上放了一個小台曆,一盆多肉。

整間公寓也就和他的臥室差不多大。

裝修更沒得比,他家是請了著名設計師設計的,屋內布局基本是重新改過,為的就是區間分隔更合理,整體開闊更大氣,裝修全部走的現代輕奢風,連一把椅子都要從國外訂購。

他家更不會看春晚。

昨天年夜飯,除去他爸講人生道理和成功學的部分,其餘時間都在安靜進餐中度過。

水開了,餃子下鍋了。

王野不用往廚房看,滾水的咕嘟嘟聲,餃子落下濺起的水花,林霧的一舉一動,他都聽得一清二楚。

地方太小,一點點聲音就會很熱鬧,一點點熱氣就會很暖和。

過年這件事,王野沒太大感覺。

但如果非要二選一,他寧願在這裏,像現在這樣過。

林霧在廚房忙活半天,連餃子帶醋碟一起端出來的時候,就見王野已經從床上下來了,正站在玄關研究鞋櫃上的一掛紅色鞭炮。

“這玩意兒是不是得吃飯前放?”王野轉頭問。

“是年夜飯之前放,”林霧把餃子放到茶幾上,又轉身回廚房取碗筷,“但我昨天忘了。”

鞭炮是林霧臘月二十九買的,本想著除夕夜放,結果昨天光顧著看紀錄片,鞭炮忘了放,餃子也忘了吃。

“有打火機沒?”王野撈起鞭炮。

林霧:“你要現在放?”

“不然呢,你準備留到明年?”王野說著,已經開始穿鞋了。

林霧買鞭炮時一並買了打火機,但安全起見沒放在一起,見王野打定了主意,他立刻回身去羽絨服裏摸出打火機遞過去。

兩分鍾後。

樓下響起劈裏啪啦的鞭炮聲。

樓層太高,林霧扒在窗口也看不清下麵的王野,連鞭炮的火光都捕捉得很困難。

但他知道這一陣劈裏啪啦是屬於他們家的。

他的年夜飯遲到了一天,好在,還是來了。

很快,王野帶著寒風而歸。

兩人一起坐在沙發裏吃餃子,吃完了就繼續窩在一起看電視,晚會重播再重播,好像永遠不會結束。

窗外又開始放鞭炮和煙花,這樣的喜氣大概要一直延續到正月十五。

今天是初一,可林霧卻覺得,這就是他的除夕。

零點整的時候,他伸手去翻茶幾上的台曆。

指尖碰到頁麵的時候,他才發現,昨天忘翻了,日期還停留在舊曆年的最後一天。

輕輕翻過一頁。

新年終於開始。

“王野。”林霧忽然叫身旁的人。

王野正認真鑽研晚會裏的科屬魔術呢,聽見自己名字,條件反射轉頭。

然後就看見林霧朝他一笑,眼睛彎得像月亮:“新年快樂。”

窗外,又一朵煙花綻放。

中秋國慶,除夕初一,兩個時空好像在這一瞬間重合了。

王野從來沒覺得過節有什麽可快樂的,但林霧笑起來特別乖。

“同樂。”那天晚上,他就想這樣說了。

一夜如水而過,東方既白。

晚會的重播終於結束,換上了早間新聞。

林霧拿胳膊碰碰已經開始打盹的王野:“哎,你是不是該回家了。”

大初一的跑出來玩,還一玩玩一宿,再不回家報到,也說不過去。

王野卻一臉無所謂:“不用。”

林霧還想說什麽,手機忽然響了。

他拿過來看見來電人,眼睛倏地亮了,臉上的困倦一掃而空,接電話的語氣是完完全全的驚喜:“小舅,你回來了?”

小舅?

王野微微抬眼。

那個林霧在姥姥家和他一起玩,後來一個讀初中一個讀大學就分開了的小舅?

“嗯嗯……有時間……沒問題……行……”

簡短交談後,林霧結束通話,高興勁兒還在臉上:“我小舅回來了,等下中午我去找他。”

“從外地回來?”

“嗯,北京。”

“那你也不用樂成這樣吧。”王野還沒見林霧因為誰這麽高興過,就連他帶他兜風那天,都沒在林霧臉上看過這麽燦爛的笑容。

林霧對此全然沒有自覺:“我樂了嗎?”

王野:“眼睛都沒了。”

林霧有點不好意思,稍稍平複一下飛揚的心情,才道:“我是不是沒和你講過我小舅。”

王野眉心微微動了下,就算回應了。

和那天車裏一樣,你說,我就聽,你不說,也無所謂。

林霧偏偏就喜歡這種沒什麽熱情的聽眾,也是奇了怪了,和別人從來不講的事,對著王野,好像就特別容易開口。

“我小舅叫陶其然,比我大六歲,我剛到我姥姥家的時候,就是他帶著我玩……”

林霧抬頭望著屋內頂燈,在光影中,仿佛又看見了那段時光。

遙遠,卻快樂如昨。

“有好吃的,我倆一起吃,有好玩的,我倆一起玩,誰要欺負我,他第二天就能幫我報仇去……”想到什麽,林霧噗嗤樂了,“不過他打架不行,隻要和對方的年齡差小於三歲,他十次裏就有八次铩羽而歸。”

“那是真不行。”王野客觀評價。

“因為他就不是打架的料啊,”林霧笑著道,“他的手是拿畫筆的。”

“畫畫的?”王野眼底閃了一下。

“對,他從小畫畫就特別有天賦,”林霧帶著自己都沒察覺的自豪,“後來考上了中央美院的油畫係,還沒畢業呢,作品就已經被人高價收藏了,前幾年畢業直接留校,我現在一年都難得見到他一次……”

“寒暑假也不回來?”老師不都有假期麽。

“很少,”林霧說,“他寒暑假都要去山上創作。”

王野:“山上?”

林霧:“對,一住就是一個假期,說隻有這樣才能徹底靜下心來創作,而且他本身就喜歡畫風景和動物,不喜歡畫人,山裏最合適了。”

說完這話,林霧突然意識到了什麽,轉頭看向王野,神情微妙。

王野語氣不善:“你瞅啥?”

林霧莞爾,他現在不怕王野凶了,甚至還想嘚嘚瑟瑟地摸摸虎頭:“就是覺得你倆有點像,都不喜歡人。”

王野不以為然:“他是不喜歡畫,我是壓根不喜歡。”

“我知道,大霧那天你就說過了,”林霧終於還是上了手,不過沒敢真摸頭,就拍拍老虎肩膀,“借你吉言,現在全世界都不是人了。”

王野:“……”

一語成讖,全球野性覺醒這個鍋,王同學是背定了。

時間還早,林霧想抓緊睡上兩三個小時,這樣中午赴約的時候就不怕犯困了。奈何他實在心情太好,躺床上翻來覆去也沒睡意。

倒是王野,舒舒服服補了三小時眠,然後外套一穿,板鞋一踩:“約的哪兒,我送你。”

年前他的車就噴完漆了,初一是開車過來找林霧的,這兩天車一直停在花園公寓的地下停車場。

“不用,”林霧不想麻煩他,“我打車就行。”

王野一巴掌拍他腦袋上:“哪那麽多話。”

拍完,又順手擼了兩把。

林霧:“……”

要不他也剪個圓寸得了。

年初二,人都出來走動了,街上有點堵車。

王野開了大概四十分鍾,才抵達林霧說的那條街,那家咖啡店。

王野把車停在路邊,發現咖啡店大門緊閉,並沒有開張。

林霧也看見了,但似乎對此早有預料,拿出手機給小舅發語音:“我到啦。”

沒過多久,店門就從裏麵打開了,兩個男人走出來。他們年紀差不多,都比林霧和王野大六七歲的樣子。一個身材高大一點,穿著工裝款的外套,五官硬朗,一個清瘦一點,穿著長羽絨服,兜起來的帽子快把他那張不大的臉全擋住了。

“小舅!”林霧開門跳下車,徑直走到穿長羽絨服的男人麵前,站定後又看向旁邊穿工裝的男人,乖乖喊一聲,“趙裏哥。”

名叫趙裏的男人微微頷首。

穿長羽絨服的男人則溫柔地笑,伸手捏了捏林霧的臉,然後看向越野車裏的王野。

王野這才看清陶其然的長相,白白淨淨,斯文秀氣,眉宇間自帶一種清逸,不太像畫油畫的,倒像畫國畫的,有那麽點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兒。

“你同學?”陶其然問林霧。

林霧差點把王野忘了,連忙道:“嗯,同學……”

哦,同學。

王野收回視線,重新目視前方,踩離合,掛擋。

林霧:“關係特別好的同學。”

差一點就踩上油門揚長而去的王野同學,若無其事又把腳收了回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