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2、第 42 章
今天是食堂第一次在夜間開放。

本以為隻是集中開幾個窗口, 滿足夜班同學的基本餐飲需求,沒想到是全麵開放,白天能吃到的, 夜餐一樣不少, 如果忽略外麵的夜色和室內的燈光, 此刻食堂的情景和平日裏的午餐時間幾乎沒任何區別。

林霧睡了一白天,就晚點名的時候吃了兩口飯,現在又上了四節課,早饑腸轆轆。剛下課的時候感覺還不強烈, 一進食堂聞到菜香, 就徹底走不動了。

“這都不能算夜宵,得算午飯。”和王野一起拿了餐盤走到窗口, 林霧看哪個菜都透著可愛誘人。

王野目標明確, 上來先打了一份溜肉段。

林霧趕緊跟上, 打了肉段旁邊的蒜香排骨。

王野再打一份紅燒雞塊。

林霧跟著一份孜然牛肉。

餐盤一共四格,兩份菜再加一份米飯,隻剩一格地方了。

虎狼兩位同學交換眼神, 默契地一齊走向涼菜、熟食區。

林霧要了涼拌西藍花,終於有點綠色了。

再一看王野,人家完全沒負擔地又要了蒜泥肘花。

在食堂裏, 同學們之間的科屬很難保密——都寫在餐盤上了。

餐盤裏是素菜+水果,食草性科屬無疑;全是肉的,或者萬肉叢中一點綠的, 自然是肉食性科屬;而看起來魚肉蛋菜都有, 營養最均衡的,通常是雜食性科屬的同學。

林霧以前其實還挺喜歡吃青菜的,但覺醒之後, 再吃青菜就怎麽都覺得難以下咽。

好在科學家們已經研究證實,對於飲食口味的改變,覺醒者順其自然就可以,覺醒基因會促使身體對這些攝入的成分和能量進行消化調節,保持身體的良性運轉。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和你在食堂正經吃飯。”端著餐盤在空桌坐下,林霧說。

這麽一提,王野才意識到,還真是,之前都是夜遊結束,過來買個早餐雞蛋餅就走。

食堂的餐桌不大,兩個人麵對麵,同時低頭都容易碰著。

所以王野不喜歡和人在食堂一起吃飯,和509的那仨,他也很少約著一起,要麽獨自行動,要麽從食堂買了帶回宿舍。

但今天他想都沒想就拉著林霧一起過來了,然後現在近距離看著桌對麵的林霧,他不僅不覺得擁擠,還覺得這樣挺好的。

林霧說完話,沒見王野回應,以為對方懶得搭理自己,一門心思吃飯呢。

結果他這邊剛收聲,埋頭吃兩口,就聽見王野道:“你課表給我。”

林霧困惑抬頭:“你要我課表幹嘛?”

王野:“省得每天都得問你在哪個樓。”

林霧:“什麽意思?”

王野:“意思就是你以後的夜宵我承包了,零點下課,準時匯合,食堂吃飯。”

林霧:“什麽你就承包了……”

王野:“包接包送。”

林霧:“……翻譯過來不就是‘一起上下課’麽!”

其實王野沒覺得這算什麽事兒,他以為自己一說,林霧一答應,就完了。

沒想到林霧磨嘰半天不給準信。

王野:“你想啥呢?”

林霧:“想明天怎麽給劉慕解釋,以後午夜下課你都會在樓底下等我。”

王野:“劉慕是誰?”

林霧:“我剛在樓下給你介紹完。”

“哦。”王野想起了那位同學,雖然不知道這有什麽可解釋的,但如果林霧覺得麻煩,他是很好說話的,“那就你到我樓下等我。”

林霧:“啊?”

王野:“下課鈴一響就趕緊往我這邊跑,聽見沒,別我下樓了你還沒到呢。”

林霧:“不是……”

“叮咚。”

王野:“課表發你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來得太快。

林霧茫然地拿筷子夾起一粒飯送到嘴裏,咂麽咂麽,到最後也沒想明白,自己這地位怎麽就從“樓下有人等”淪落成了“我去樓下等人”。

晝夜雙班模式因為配套工作的周全,開展得十分順利,夜行性同學再不需要用夜遊來消耗自己過剩的精力,也不會再因為白天的困倦影響學習。

唯一有點問題的就是同宿舍的作息相處,因為晝夜不同,難免發生摩擦。

為此,學校在雙班模式運行一周後,就及時下發通知,想換宿舍的同學都可以發出申請,由學校統一協調更換。

但是333和509都沒有這樣的需求。

四月,冰雪消融,初春的風帶著涼意。

讓大家一直心心念的“身份證更換”,終於有了消息。

【環境學院群】

李老師:[通知]本周六、日兩天,相關部門會進校給各位同學辦理新身份證。環境院辦理時間為周日上午8:00-10:00,請各位同學做好準備,屆時,舊身份證需要回收。

收到這條通知時,正值周四傍晚。

夏揚他們下課回來,林霧也已經睡醒,333宿舍的窗外,機械的轟鳴聲仍在遠處未歇——操場已經翻修半個多月了。

“可算讓我等到這天了!”夏揚激動得一蹦五尺高。是真的五尺高,頭差點撞到天花板。

李駿馳:“換個身份證,你不至於吧。”

“不至於?”夏揚轉身到櫃子裏把自己舊身份證翻出來,“啪”地往桌上一拍。

三位兄弟湊過去。

就是一張很正常的身份證,正常的個人信息,正常的……爆炸頭證件照。

夏揚精致的五官,在這樣災難性的發型麵前,黯然失色。

可能他自己也感覺到了,於是照片裏的他,神情異常嚴肅,沉靜裏透著煎熬,冷漠裏蘊藏絕望。

林霧:“能介紹一下你當時讓tony老師燙這款頭時的心路曆程嗎?”

夏揚:“我不想說話。”

李駿馳:“當時美發店裏就沒有一個人出來阻止?”

夏揚:“我不想說話。”

任飛宇:“這回你打算怎麽弄?”

林霧、李駿馳:“他不想說話。”

“我要說!”夏揚雖然拒絕回憶過去,但必須望未來,“爺們兒們,我為嘛拿出自己的血淚史和你們分享,為嘛把昔日傷口翻出來再血淋淋地劃上幾刀,就是想用過來人的經驗告訴你們,拍身份證照猶如高考,一照定十年,多的定二十年,一個沒照好,甭管你多青春多靚麗多英俊多瀟灑,拿出身份證你就現原形知道嘛!”

“我們懂……”

“不,你們不懂!”

林霧、李駿馳、任飛宇互相看一眼,紛紛回去摸出了自己的身份證,依次舉到自己胸前。

林霧的,兩頰消瘦,神情低落,看著像連續在網吧通宵了好幾宿。

李駿馳的,皮膚比現在的小麥色還要再黑上兩個號,頭發淩亂,理論上應該是打理過了,但看著就跟剛被強風過境似的。

任飛宇算是相對正常的,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拍照格外鼓足氣勢,看著沒有平日的蔫頭耷腦,倒是一副挑釁鏡頭的樣子,橫看豎看都不像好人。

夏揚依次瀏覽過,心情複雜。

身份證,真是人生拍照生涯的一個大坎兒。

周日這天,夏揚三人早早就起床,林霧則是一夜沒睡,到早上依然精神。

四位同學洗頭的洗頭,打發蠟的打發蠟,給自己收拾得板板正正的,互相看過,覺得這回應該能給青春留一張看得過去的證件照了,才並肩出發。

然而到了地方,真正開始拍照……

“下一個。”

林霧趕緊走過去,乖巧坐下,對著單反相機……

“好了,下一個。”

……風馳電掣的按快門速度,根本就不給你醞釀精氣神的時間啊!

算了,聽天由命吧。

下午兩點,早回了宿舍的林霧,給王野發信息:你們開始了嗎?

機械院辦身份證的時間在下午。

王野:排著呢

林霧:發個照片

王野:[圖片]

林霧:同學,不是讓你拍現場,是讓你拍你自己。

王野:拍我幹啥?

林霧:看看你收拾得精神不。

王野:沒必要。

林霧:隨便拍一張就行,我還能幫你看看哪兒不合適,身份證照片很重要的。

王野:[我下線了.jpg]

林霧:……

這家夥到底有多討厭拍照!

林霧拿著手機,氣得牙癢癢,又無可奈何。

夏揚同樣在床上捧著手機聊天呢,不經意間看見林霧氣鼓鼓的,疑惑道:“恁麽了?”

林霧扯扯嘴:“沒事兒。”總不能讓一跳羚去幫他揍東北虎吧。

夏揚好奇心被挑起來了,因為很少見到林霧這樣,像跟誰鬧別扭似的,有點幼稚的孩子氣:“到底恁麽了,你要急死我啊。”

“王野,”林霧和王野關係近,在333也不是秘密了,“讓他來個自拍,死活不幹。”

“我當嘛事兒呢,”夏揚胸有成足一甩頭,已從栗色長回黑色的微卷發,蓬鬆飄逸,“等著。”

語畢,他拿起手機哢哢就是一頓按。

不一會兒,林霧這邊手機響了。

打開一看。

原思捷:[照片][照片][照片]

原思捷:都是偷拍,所以距離有點遠,要是還不夠,我就豁出去了再幫你拍一張特寫。

林霧:“……”

夏揚什麽時候和原思捷這麽熟了!

點開照片。

的確都是偷拍,而且從模糊的焦距中,可以感覺到偷拍者強烈的求生欲。

幸好,還有一張清晰的。

王野果然沒特意收拾,就是平時上夜課的樣子,眼神說好聽是慵懶,其實就是困的,林霧再清楚不過了,他甚至可以想象,這家夥八成是在宿舍睡午覺呢,然後被509另外三位負責任的同學,硬從床上挖起來的。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王野也不用刻意收拾。

林霧發誓自己沒帶任何濾鏡,單純的實事求是,王野真挺上相的,哪怕在這樣一張偷拍裏,都看著特順眼。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