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5、第 45 章
王野從來沒想過, 自己在大學裏聽得最認真的一堂課,竟然是環境工程原理。

教授:“……那麽,這位坐在第一排的新同學, 我剛剛講過, 用管道輸送水和空氣時, 流速會對什麽產生影響?”

王野:“流動阻力和管徑。”

教授:“在經濟方麵呢?”

王野:“直接影響係統的操作費用和基建費用。”

教授:“因此,較為經濟的流速範圍是多少?”

王野:“液體流速取0.5-3m/s,氣體為10-30m/s。”

……關鍵是還都踏馬的學會了!

林霧背過臉,不是不忍心看王同學刻苦學習, 主要是怕自己笑得太放肆, 容易被一虎爪拍扁。

一連兩節課,王野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生生在環境工程的學海裏徜徉到午夜十二點。

“鈴——”

王野從來沒聽過這麽悅耳動聽的聲音。

那是下課鈴嗎?

不。

那是身體在歡騰, 是靈魂在絢爛, 是無涯學海終於鬆開它的懷抱,讓迷途的同學掙紮上岸。

“歡迎下次再來我的課堂。”教授關閉電腦,收好課件和教材, 送給王野一個飽含鼓勵和希冀的笑容。

王野:“……”

林霧見同學都走得差不多了,試探性開口:“老師……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教授看過來:“當然可以。”

林霧實在太好奇了:“您的科屬是?”

教授微笑:“邊牧。”

……破案了。

邊牧,邊境牧羊犬, 具有強烈的牧羊本能,絕不讓任何一隻羊掉隊。

一直到走出教學樓,王野同學的神情都有點恍惚。

林霧拿胳膊輕輕碰了碰他:“你還好吧?”

非常不好。

王野停下腳步, 佇立在夜風中, 緩了又緩,依然難以驅散腦內頑固的環境工程知識。

林霧有點愧疚:“那個,一會兒去食堂, 你想吃什麽隨便點,我請。”畢竟人家是過來找自己,才一入環工深似海。

王野看著林霧真摯的眼睛,總算找回點精氣神:“食堂不行。”

在非專業知識海洋裏蛙泳、蝶泳、自由泳地撲騰了快兩個小時,食堂哪能撫平透支的身體。

“那就去外麵?”林霧說,“但你不能挑太貴的啊,我這個月生活費快見底……”

“行了,這頓先欠著,”王野一胳膊把人攬到身邊,不由分說往校門去,“今天你就跟著我吃肉吧。”

王野勁太大了,林霧根本掙不脫,每次被這麽攬著,他都感覺自己像被捕獵者擒獲了似的。

“去哪兒啊?”

王野:“全沈陽最好吃的燒烤。”

出了校門,林霧以為會打車,不料直接被王野帶到了學校附近的收費停車場。

然後林霧就看見了那輛熟悉的黑色越野。

“你什麽時候把車停這兒的?”寒假之後,林霧壓根沒再見過王野開車。

“開學。”王野解鎖,上車。

“開學?”林霧跟著坐進副駕駛,“然後就一直停在這裏了?從三月份到現在?”

越野車開到出口,王野刷二維碼支付,而後升降杆抬起。

林霧沒看見王野付了多錢,但看得很清,旁邊入口處碩大的牌子:5元/小時,6-24小時30元,超過24小時按照上述標準重新計算。

也就是說,一天30元,3月1日入場,今天4月27日,一共58天,累計1740元……林霧腦內自動計數,根本停不下來。

就算王野中間開車出去過——其實以他倆的聊天頻率,和在一起的時間,林霧真不覺得王野有長時間開車離校的機會——但就算有吧,總體打個八折,還一千三百多呢。

“你要經常用車?”除此之外,林霧實在想不出需要把車開到學校旁邊的道理,家裏停著不好麽。

王野目視前方,駕駛越野車匯入主幹道:“開學之後,第一次開。”

林霧:“……那你把車停學校幹啥!”

“想用的時候用不到多鬧心,”王野理所當然道,“像今天,就很方便。”

林霧服了:“同學,你家是有礦嗎?”

紅燈,王野將車緩緩刹停。

“沒有,我家做機械的。”

“機械?”

“機械設備。”

搞實業的,林霧現在相信王野家裏真有礦了。

其實仔細想想,才大二就開這麽好的車,然後寒假車被劃成那樣,一點沒見王野心疼,就該猜到這位同學是有家底的。

午夜的道路,車輛並不比白天少,路燈將街道照得亮如白晝,沿途兩側的店麵招牌,在車窗上留下飛馳的絢爛光影。

車裏很安靜,隻有車載音響播放著。

大自然的聲音-熱帶雨林。

雨水剛過,飛鳥在鳴叫,獸類又遠遠地發出低吼,還有樹葉間的響動,是某些樹棲動物在嬉鬧,玩耍。

林霧發現王野的頭發長了。

還是圓寸,但稍微長了一點,少了衝擊感,讓王野看起來沒那麽凶猛了。

“你瞅啥呢?”王野想看林霧那邊的後視鏡,結果發現副駕駛的同學直勾勾盯著自己。

林霧說:“你頭發長了。”

王野還以為什麽事兒呢,就這:“哦。”

林霧安靜一會兒,又道:“該剪了。”

王野趁著等信號燈,奇怪地看他一眼。

林霧眨一下眼睛,又單純又無辜。

信號變綠。

王野重新看向前方:“有時間就去剪。”

林霧心滿意足。

上學期,要是有誰說,林霧,你遲早會覺得王野的圓寸順眼,又凶猛又可愛的那種順眼。林霧隻會覺得說這話的人有病。

現在不用別人,林霧主動病了。

夜空晴朗,一顆一顆的星星都看得特別清楚。

風從後車窗放下的空隙吹進來,吹進熱帶雨林的鳥獸蟲鳴。

四十分鍾後,王野將車停在一條飯店林立的巷子口。

巷子的隔壁,是一所高中。

夜晚,高中裏還有同學在活動,教室燈火通明。校門沒開,但臨近巷口的這邊一堆炸串、烤冷麵、鐵板魷魚什麽的,不斷有同學跑到這邊,從學校的鐵藝圍欄空隙裏伸手機出來掃碼買夜宵的。

也可能不算夜宵,林霧想,應該是和他們大學一樣,高中也分成了白、夜班雙模式,所以這個時間出來,對於夜行性的同學們,都是正餐。

無意中,林霧看見主教學樓外牆上的學校名稱,驀地想起,葛亮說過他和王野就是從這個高中畢業的。

“這是你們高中?”

王野點頭,但眼前的美食街才是重點:“這條街上所有的飯店我都吃過,帶你去的絕對是最帶勁的。”

“全都吃過?”林霧故意找茬,“在你上大學之後新開張的,你也吃過?”

王野:“……開業兩年以上的。”

林霧得逞地樂,從停好的車上跳下來:“趕緊的,我餓死了。”

王野帶林霧往巷子裏走,一路走,一路介紹:“這家醬大骨一絕,這家烤羊腿最好,這家是正宗的鐵鍋大燉菜……”

“停,”林霧口水都咽好幾撥了,趕緊讓他打住,“真正坐下來開吃之前,不許再饞我了!”

王野就喜歡林霧看不慣他又拿他沒轍的樣兒,後麵簡直跟報菜名似的,恨不得在每一家店門前都駐足介紹一番。

林霧最後實在受不了了,踹他一腳。

不重,王野這種常年打架的,挨一下就知道對方是真動手還是鬧著玩。

然而鬧著玩的,王野也煩,準確講,所有跟他動手動腳的,他都煩。

但是林霧例外。

王野也不知道原因,反正他意識到的時候,林霧已經是這個例外了。

“天王星燒烤……”林霧抬頭看著這個也不知道該說浮誇還是該說胸懷宇宙的店名,再一次和王野確認,“這就是全沈陽最好吃的燒烤?”

“多說沒用,吃完你就知道了。”王野推開店門。

店門一開,裏麵的人聲鼎沸撲麵而來。

林霧跟著王野走進去,發現這家店門臉看著不起眼,裝修也很普通,但裏麵食客滿座,觥籌交錯,熱鬧非凡。滿屋都是木炭炙烤下的肉香,不餓的人都能被勾得食指大動。

“歡迎光臨,兩位裏麵請——”二人一進來,就有服務員上前,小夥特有精氣神,聲音也洪亮。

落座,菜牌就拿上來了。

林霧全權交給王野。

王野翻開菜牌,輕車熟路:“秘製肥瘦,牛五花,三味肋條,厚切雪花……”

林霧剛想說四盤肉差不多了,就見王同學合上菜牌,還給服務員:“一樣兩盤,再加兩碗冷麵……”

“一碗!”林霧按住他的手,用力握住,希望能將強烈的心情傳遞,“一碗就夠了,真的。”

八盤肉,他要還能吃下冷麵,他就不是叢林狼了,那是史前巨鱷(餓)!

王野真覺得這家冷麵值得一嚐,錯過比較可惜,但低頭看了看林霧握住他的手。

行吧,自己大方點,一會兒冷麵來了,分他兩口。

服務員下菜之前,又多看了他倆一眼。

林霧知道服務員的意思,遂緩緩點頭:我們真是隻有兩個人,但是菜你照下,他敢點,就肯定能吃完。

——王同學從來不幹沒把握的事,除了擼貓。

沈陽滿街都是燒烤店,一般來說,口味都差不到哪裏去。

但能讓王野說這家是最好吃的,林霧還真的有點期待。

沒多久,服務員就來上了炭,再然後,肉也一盤盤端上來了。

就是正常的烤肉,也沒搞什麽花裏胡哨的擺盤。

林霧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和王野二話不說,開烤。

薄厚均勻的肉片在烤網上發出滋滋聲響,炭盆裏用的是果木炭,燒起來煙小,還有一種獨特的香,和烤肉的香氣混在一起,完美。

第一片烤好的肉送進嘴裏時,林霧終於明白王野為什麽說這裏是全沈陽最好吃的燒烤了。

肉好,炭好,蘸料也好。

他沒辦法像美食紀錄片那樣,用無數的詞匯去形容,最直觀的感受就一個詞——幸福。

和最好的朋友,吃最香的燒烤,幸福本福。

不知不覺,八盤肉消滅了四盤,加上從王野冷麵碗裏撈的幾口,林霧摸摸肚子,九分飽了。

放下筷子,林霧有一搭沒一搭地喝著大麥茶,準備緩緩再吃最後一分。

喝著喝著,餘光裏忽然看見一個人頻頻往他和王野這邊瞅。

林霧轉頭看過去。

是隔壁的隔壁桌,大桌麵,一桌七八個全是和他們年齡相仿男生,看著像同學或者哥們兒間的聚會。

瞄他和王野的是其中一個卷毛,頭發染過,半黃不黃的。

林霧一看過去,卷毛就把眼睛別開了,假裝什麽都沒幹。

可等林霧收回視線,再用餘光去瞄,那人又鬼鬼祟祟看他倆。

林霧仔細分辨,那人的眼神方向,似乎都是奔著王野去的。

“王野。”林霧低聲呼喚對麵埋頭苦吃的同學。

王野抬頭:“?”

林霧輕擺下巴,往卷毛方向示意:“那個卷頭發有點黃的,你認識嗎?”

王野皺起眉頭,盯著卷毛看了幾秒:“不認識。”

不認識?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林霧情不自禁轉頭,這回是直接大大方方地觀察卷毛,難道是自己看錯了?

卷毛沒有再回避視線。

但看的依然不是林霧,是王野。

四目相對。

卷毛突然站起,深吸口氣,像下了某種決心似的,大踏步走過來:“王野……”

林霧唰地看王野:“還說不認識?”

王野茫然:“真不認識。”

卷毛來到他倆桌前,正好聽見王野這話,差點背過氣兒去:“你什麽記性啊,我,劉長磊!”

王野繼續茫然。

林霧直覺這人是真認識王野的,但應該是在野性覺醒發生之前,所以沒辦法用科屬代替自己的姓名,在王野同學心上留下印象。

劉長磊突然轉身,回到自己桌,和同桌的一個男生說“帽子借一下”,就把人家鴨舌帽摘下來扣自己腦袋上了。

再次頂著鴨舌帽回來,劉長磊彎腰湊到王野麵前:“現在呢,認出來沒?”

王野定定看了他良久,恍然大悟:“栗子皮。”

林霧:“……”啥玩意兒?

可能林霧的表情太明顯了,劉長磊看過來,替自己解釋:“我高中的時候頭發一直染的栗子皮色兒,然後到哪兒都帶個鴨舌帽。”

所以帽子才是本體。

林霧點點頭,終於明白王野是怎麽把人認出來的了。

哎?不對,等一下 。

林霧:“戴著帽子還怎麽看頭發染的顏色?”

劉長磊伸手比劃到自己鼻尖:“我那時候劉海到這兒。”

……沒毛病了。

林霧:“所以你倆是高中同學?”

劉長磊:“不是。”

林霧:“補課班同學?”

劉長磊:“不是。”

林霧迷惑了,難道是朋友?可是以王野對朋友的義氣,不至於才高中畢業兩年,就把人忘了吧。

“別瞎猜了,”王野放下筷子,揭曉答案,“我和他幹過架。”

“野哥,那不叫幹架,那叫你單方麵揍我。”劉長磊拉開椅子坐下來,語氣心酸。

王野瞥他:“你不找茬,我能揍你?”

劉長磊說:“那你揍一次就行了,後來我們都躲著你了,你還揍啊。”

我們?

林霧默默看王野,你這是揍了多少人啊。

換平時,王野才懶得和這家夥扯這些高中的事兒,但林霧在呢,王野不想背個到處堵人胖揍的鍋。

“你們躲什麽躲了,都到我們學校門口了,那叫躲?”

劉長磊:“哥啊,我們到你學校門口,是堵別人的。”

王野:“我碰見了,就算你們上門找茬。”

“……”劉長磊想哭。

林霧雖然不認識這位同學,但莫名就能體會對方心裏的苦。瞧把孩子逼的,這都高中畢業快兩年了,還一眼就能在煙熏火燎的燒烤店認出王野,而且提起往事,仍然滿腔酸澀湧心頭。

“你好,我是林霧。”聊半天了,林霧才正式自我介紹,也算緩和氣氛,“王野大學同學。”

“哦哦,你好。”劉長磊剛注意到,這位同學有著一張和王野截然不同的,友善和氣的臉。

此時,林霧才聞到對方身上的酒氣,難怪情緒有點激動,敢情是喝飄了。

拿個新的空杯倒了大麥茶,林霧遞過去:“喝點水。”

“沒事兒,不用,”劉長磊回頭看了眼自己原本的桌子,和林霧說,“我也是跟大學同學出來聚,正好看見野哥了,就過來嘮兩句。”

林霧:“……”

開場還王野呢,追憶完幹架時光,就徹底變野哥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