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8、第 48 章
林霧以為王野剪頭發就是在學校周邊若幹美發店中挑個順眼的, 畢竟他那個圓寸對於理發師實在沒有太高要求。

不料,發型對理發師是沒有要求,但王同學有。

越野車在沿河的馬路上行駛。車窗外, 綠樹成堤, 隨風擺動的柳條間, 隱約露出波光粼粼的河麵。

沿河路的盡頭,是一片繁華街區,高檔樓盤聚集,各色商鋪林立。節假日, 滿目車水馬龍的熱鬧景象, 想在路邊找個停車位都難。

王野卻輕車熟路地左右穿梭,七拐八拐, 最終停在一家門臉極其氣派的理發店門前。

有多氣派?

就是它家店麵寬到可以在門前範圍內規劃出來足夠滿足顧客需求的停車位。

“就是這家?”林霧透過擋風玻璃, 看富麗堂皇的門店裝修, 問王野,“你確定就是剪個圓寸?”

這麽大陣仗不來個洗剪染燙吹一條龍,都感覺對不起裏麵的tony。

王野停好車, 轉頭瞥他:“你覺得我還能幹點啥?”

林霧對著他那還沒有兩寸長的頭發,凝望片刻:“算了,也的確沒什麽發揮空間。”

就王野現在這個發型基礎, 唯一能讓tony老師一展才華的,隻剩剃光頭了。

於是問題又回到了原點。

林霧:“你一直在它家剪?”王野對周邊地形的熟悉可不像第一次來。

“嗯。”王野解開安全帶,下車。

林霧跟著下車:“你咋找到這兒的?”離學校也太遠了吧。

王野:“離家近。”

林霧愣住, 下意識環顧周邊, 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不過現在都開學了:“你就不能在學校附近設立第二個理發點?”

王野:“沒必要。”

林霧:“你的頭發半個多月就得一剪吧,總過來不嫌麻煩?”

王野:“習慣了。”

林霧:“你還挺長情。”

說這話的時候,兩人正前後腳走進理發店。

林霧這句隨口的調侃, 和理發店學徒迎上前的“您好”重疊到一起,聲音並不真切。

但王野卻腳下一頓,回頭看林霧。

林霧停步不及,差點撞他身上,好不容易站穩,問:“咋了?”

“沒事。”王野又把頭轉了回去,繼續往店裏走。

林霧迷惑,這是抽什麽風?

王野也覺得自己抽風了,剛才那個瞬間,他竟然想問林霧,那你覺得我這樣是好還是不好。

哪樣?

長情。

一個以前王野從來沒想過,但從林霧嘴裏說出來,又好像特別浪漫的詞兒。

王野向來不屑於浪漫,更不屑於去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但剛剛回頭那一霎,他兩樣全占了。

店裏客人很多,理發師都在忙碌,林霧和王野的到來,讓他們出於職業習慣,紛紛抬頭望過來一眼。

大部分看完之後,又低頭繼續幹活。

隻有其中一個身材健碩的大哥,見到王野,很自然打招呼:“來了。”

王野點頭,問:“還有幾個?”

“沒了,”大哥說,“下一個就你。”

很顯然,這就是王同學的固定tony了。

林霧看著大哥的寸頭和小臂上的紋身,一點都不懷疑,王野凶猛的圓寸是出自這位老師之手了。

——問:以王野為例,一句話概括打造出完美的發型的秘訣?

——答:理發師,顧客,發型,氣質三合一。

領他倆進來的學徒是新人,並不認識王野,見狀才看明白他有相熟的理發師,是老顧客了,便直接進入下一流程:“二位先跟我到這邊洗頭……”

王野說:“他不剪。”

正準備跟上去的林霧連忙表明意向:“我剪。”

王野皺眉:“你不是陪我來的嗎?”

“來都來了,就剪了唄,”林霧捏起一綹自己的劉海,給王野看,“你不覺得我頭發也有點長了?”

王野一秒猶豫都沒有:“不覺得。”

林霧又往他麵前湊一點:“你再看看,都擋眼睛了。”

離得太近了。

林霧的眼睛像一片霧氣朦朧的湖水。

王野有一刹的失神。

但很快,他就醒過來,幹脆伸手把林霧的劉海全撩了上去。

掌下的發絲柔軟又乖巧。

果然,還是長一點手感好。

“不長,沒必要剪。”王野鬆開手,睜眼說瞎話一點不心虛。

林霧皺眉,他就不信了,頭發是他自己的,他還不能做主了:“剪。”

王野:“沒必要。”

對視著僵持數秒。

林霧忽然語氣放軟,帶著點可憐巴巴:“頭發擋眼睛特別難受。”

王野:“……”

圍觀全程的學徒,在心底默默歎息。

有些人表麵看著凶猛,其實被人拿得服服帖帖。

洗完頭發,健碩大哥那邊也完成了上一位顧客。

王野坐過去,林霧找了另外一個理發師,就坐在王野隔壁。

店裏放著輕音樂,舒緩,溫柔。

林霧看著鏡中的自己和王野,幾乎同步被理發師圍上了遮擋,隻剩腦袋露在外麵,跟幼兒園裏並排坐一起帶上圍兜開餐的小朋友似的。

沒忍住,偷偷彎了嘴角。

可還是被王野捕捉到了。

“樂啥呢?”

“沒,”林霧說,“我在想剪什麽頭型。”

王野問:“想剪啥樣?”

林霧看著他,忽然心癢得被勾起了一絲衝動:“圓寸咋樣?”

王野:“不行。”

林霧:“為啥?”

王野:“不適合你。”

理發師拿過風筒準備給林霧吹頭發,聞言笑道:“圓寸是最考驗顏值的,但我覺得你沒問題。”

林霧得意地瞥鏡中王野一眼,看見了吧?

王野沒看林霧,透過鏡子,瞄了林霧的理發師一眼。

理發師:“……”

怎麽總感覺自己被瞪了。

吹風機打開,嘈雜淹沒了一切聲音。

理發師一邊給林霧吹頭發,一邊透過鏡子看身旁的健碩同事。

因為同事已經用眼神cue他好幾回了。

理發師詢問挑眉:?

健碩大哥的眼神拚命往自己身前的王野這裏示意:聽這位顧客的。

理發師:他自己剪了圓寸就不讓哥們兒剪圓寸了?沒道理啊。

健碩大哥:道理不重要。

理發師:那啥重要?

健說大哥:我這位辦卡了。

理發師:get。

幾分鍾後,風筒關掉,空氣裏重新被安靜的輕音樂環繞。

林霧的頭發半幹不幹,理發師拿手理順:“想好剪什麽樣了嗎?”

“就圓寸吧,”林霧下定決心了,“我想試試。”

王野眉頭都快打結了,要不是現在被封印在理發座椅上,他絕對要把林霧拉到小黑屋裏單獨聊聊人生和審美。

可還沒等他開口,理發師先出聲勸了:“要不,你再考慮考慮。其實你剪圓寸本身沒太大問題,你五官立體,我覺得剪完也能挺清爽精神……”

林霧越聽越糊塗了:“那問題在哪兒?”

理發師:“我覺得吧,你和你朋友各有氣質,沒必要非整一個頭型,看著跟雙胞胎似的。”

林霧:“……”

雙胞胎這一形容,成功阻止了林霧大膽的想法。

“那就看著剪吧。”林霧其實對發型不太挑。

“行,”理發師鬆口氣,語氣立刻輕快起來,“我就在你原來的基礎上,稍微修一修。”

林霧說:“主要是劉海,剪短點。”

理發師:“沒問題。”

林霧給了他一個信任的笑容,安靜下來,全權交給對方了。

王野很滿意。

健碩大哥看見王野滿意,自己也就踏實了。

其實說心裏話,他幫著王野,不是衝著對方辦了大幾千塊的卡,主要是他作為一個資深發型師,對熟客重感情。

嗯,特別重。

之後的時間裏,林霧和王野就這樣相鄰坐著,看著鏡中的自己,偶爾又互相看看,悠閑而愜意。

林霧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慵懶下來。

懶得去想家人的關係,懶得去想覺醒的未來,懶得去煩惱,懶得去憂慮。這一分,這一秒,他心裏一片寧靜。

隻有午後的陽光,溫柔的輕音樂,隔壁咖啡店的香氣,還有身旁的王野。

從理發店出來的時候,林霧和王野都清清爽爽。

林霧的頭發並沒有剪太多,但劉海利落不少,露出漂亮的眼睛,和一點光潔的額頭。

地上像是剛下過雨,灰白色的地磚染成了淡淡的深色,空氣裏有雨水的濕潤。

可明明天空中,還陽光明媚。

林霧抬頭,疑惑地自言自語:“下雨了嗎?”

送他倆出來的學徒正要關玻璃門,聞言道:“剛下了一點,是太陽雨。”

話音剛落,林霧鼻尖就一點涼。

雨滴又落下來了。

可又不是連續的,間隔很久,才又兩三滴,就像天上負責雨水的人也偷了懶,想起來,就甩落幾滴,優哉遊哉地閑適。

春日的太陽裏,雨滴落在地麵,瑩瑩的光。

頭發忽然被人揉亂了。

“帶你吃好吃的去。”王野說。

林霧:“現在?”

“走吧。”王野率先轉身。

“哎?你不開車了?”林霧跟上去。

王野:“很近,就幾步路。”

林霧:“你別走那麽快——”

王野:“你走太慢了。”

林霧:“……”

太陽雨裏,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在長長的街道上。

最漂亮的雨,最好的朋友,最無憂無慮的假日。

林霧忽然很希望這條街道沒有盡頭,他和王野,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走過一整個青春。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