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4、第 54 章
通話早就結束了, 可林霧還站在原地。

貨架上,能量飲料琳琅滿目,獨具創意的各色包裝組成一片多彩紛呈的絢爛世界。

林霧忽然很想走進那樣的世界, 或者隨便什麽其他地方, 隻要夠熱烈, 夠活潑,夠眼花繚亂就好,這樣就什麽都顧不上想了。

“嗷嗚——”

小狼的叫聲,讓剛剛經過林霧身邊的顧客嚇一跳。

林霧連忙有些歉意地看對方一眼, 這才低頭。

王野:人呢, 咋沒在宿舍?

飄浮的靈魂一霎落地,落回真實世界, 落在王野熟悉的開場白裏。

林霧壓下情緒, 努力像平時一樣回複:出來買飲料。

信息發過去後, 林霧不由自主地走神,過了會兒,才看見王野回過來的:啥玩意兒還得出去買?

林霧連忙拍了一張能量飲料的貨架圖發過去。

發完, 才後知後覺想起來問:你怎麽知道我不在宿舍?

相比林霧,王野的信息回複速度飛快。

王野:因為我現在就在你們宿舍門口。

王野:找你吃飯,你還給我跑了。

林霧差一點又走神, 幸虧看見“跑了”兩個字。

林霧:我又不欠你錢,為啥一找不到我就是“我跑了”?

王野:抓不著你,就算跑了。

林霧:……

在東北虎的地盤裏, 意識是決定物質的, 客觀存在不重要,野哥覺得算不算,才是世界運行的真理。

“林霧。”不知什麽地方, 突然傳來夏揚的聲音。

林霧四下環顧,也沒找到人,可那聲音明明就很近。

“嘛呢,這裏——”又一聲。

林霧這回終於緊緊抓住了聲音的小尾巴,順著望向貨架,隻見在平視的高度,貨架上的兩個品牌飲料之間留出一道半掌寬的縫,縫隙那頭,夏揚、李駿馳、任飛宇三個腦袋擠一起,頑皮地盯著他。

八目相對,夏揚催促:“你這不打完電話了嘛,趕緊過來啊。”

深吸口氣,林霧朝他們沒好氣地笑:“來啦——”

夏揚三人本來感覺林霧接完電話之後,情緒好像不大對頭,這會兒見他還和平時一樣,終於放下心來。

李駿馳:“還沒啥不,不買就去結賬。”

夏揚:“明天跳高跳遠就看爺們兒的吧,保證給咱環境院增光添彩!”

任飛宇:“我把啦啦隊彩條都做好了,明天全班發,人手一個,絕對讓咱們這塊成為你們最閃亮的後盾!”

林霧站在收銀台隊尾。

超市的窗口太高,太小,夕陽透不進來。

“嗡。”

剛被調成振動模式的電話,在手裏震了下。

還是王野,沒忘初衷:回來沒?食堂等你啊。

林霧遲疑了,一直猶豫到跟著室友結完賬,還是找了個借口:我吃完了,你別等我了,自己吃吧。

文字不會泄露情緒,但麵對麵就說不準了。

王野的直覺太敏銳。

那邊沒再回複。

這樣一般就代表達成共識了。

林霧鬆口氣,把手機放回口袋,和333的兄弟們一起走出超市。

超市門前就是路口,正逢綠燈閃爍,顯示還有七秒變紅燈。

馬路不寬,快跑也是衝得過去的,但走在最前麵的夏揚第一個停了步,停得一點沒商量。

從認識那天起,夏揚就是333的交通安全小標兵。

林霧三人也就跟著停下,在斑馬線前等待。

兜裏的手機,就在這時持續震動起來。

林霧掏出來查看,竟然是王野發來的語音通話邀請。

未接通的電話在手裏仿佛要震到地久天長,林霧第一次覺得電話燙手。

綠燈變紅,紅燈又變綠。

林霧跟著夏揚他們一起過完馬路,深吸口氣,又慢慢呼出,覺得王野應該聽不出什麽破綻了,才回撥回去。

王野秒接,卻不說話。

林霧感到一陣壓力,隻得硬著頭皮故作輕鬆道:“剛才過馬路呢,沒聽見,怎麽了?”

“你問我?”王野終於開口,聲音低沉不悅,“該我問你,咋了?”

“我,”林霧裝傻,“我沒事啊。”

同行的室友們紛紛看過來。

林霧用口型無聲說“王野”。

夏揚翻個白眼——又來。

李駿馳的神情也有點一言難盡——用不用把人看這麽緊啊。

任飛宇滿眼羨慕——有這麽一個朋友多好。

三人加快腳步,和林霧稍稍拉開距離,默契地給虎狼留出私人通話空間。

“沒事兒?”王野一個字都不信,“沒事兒你回信息那麽慢,沒事兒你一副要死不活的樣?”

林霧驀地心虛,連忙看一眼手機,再次確認,是語音通話,不是視頻:“你哪兒看見要死不活了。”

王野懶得和他廢話:“要麽你自己說,要麽我現在過去找你,你當麵和我說。”

林霧:“……”

他就沒見過比王野脾氣還急的人!

太陽徹底落進大地,夜幕降臨,路燈一盞盞地亮起來。

夏揚他們已經走遠。

林霧垂下眼,看地上自己被路燈拉長的影子。

“我爸把那間公寓賣了。”

王野沉默下來。

他很少這樣。林霧等了一會兒,有些不安,又往回找補:“我爸生意要周轉,一時手頭緊,也是沒辦法,而且本來就是暫時借給我住的,我放假住學校也一樣……”

“賣完了?”王野忽然問。

“嗯,”林霧抬頭看夜空,“今天簽的合同,明天一手過戶一手交錢。”

今天多雲,月亮被遮了大半,看不見一顆星星。

學校食堂門口,王野結束和林霧的語音,直接撥通了另外一個電話。

響了兩聲,那邊接起,滄桑的聲音裏有些許意外:“大野?”

“蔣叔,”王野客客氣氣叫一聲,“能幫我查件事嗎?”

王野輕易不開口,蔣天文,也就是蔣叔,略微沉吟:“你說。”

“花園公寓一套小戶型,戶主姓林,近期正在買賣,”王野言簡意賅,“今天應該是把合同簽完了,明天要去過戶,我想知道是誰買的。”

蔣天文這次沉默的時間長了一點,就在王野快要耐不住性子的時候,終於聽見他問:“你查這個是……”

“那個公寓我想要,”王野直截了當,“如果能趕在過戶之前截下來最好,趕不上,我就再從買家手裏買,所以我得知道買家信息。”

蔣天文疲憊地捏捏鼻梁。

貓科動物敏銳的聽覺,讓王野清楚捕捉到一聲幾不可聞的歎息。

他問:“是線索太少,查起來有難度嗎?”

“不用查了,”蔣天文道,“買家是小城,我這兩天就在幫著他辦這事兒。”

猝不及防的答案,王野愣是蒙了幾秒。

然後就懂了。

他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想幫林霧解決問題,結果禍根在自己這兒呢。

“那公寓是我朋友在住,王錦城故意的。”

蔣天文活了大半輩子,什麽看不懂,之前還納悶王錦城怎麽突然要搞什麽投資,今天王野一說花園公寓,他就都明白了。

可是木已成舟:“合同已經簽了。”

王野:“不是還沒過戶嗎?”

“是還沒過戶,但這件事是王總讓我幫小城辦的,”蔣天文道,“除非你讓王總改主意,不然明天我還是會按原定計劃過去辦理過戶。”

蔣天文隻忠於王海辭。

話已至此,王野不再徒勞:“蔣叔,你讓我爸聽一下電話。”

蔣天文沒想到王野真打算找王海辭。

向來隻聽命行事的他,難得起了好奇,那套根本不值一提的小公寓,到底牽扯到了什麽人,讓王錦城像抓到槍似的不願撒手,又讓王野一改平日的無所謂,在意到這種程度。

朋友?

他看著王家這麽多年,看著王野從小到大獨來獨往,乖戾叛逆,從沒見他有過什麽朋友。

蔣天文:“王總今天晚上有個酒會,我沒陪同,你直接給他打電話吧。”

王野:“好。”

天徹底黑了,沒有夜課的校園比往日安靜許多。

王野隨意坐到附近的台階上,在手機裏找出了那個幾乎從來沒有主動撥過的電話號碼。

電話撥過去。

很快連通,響起單調的鈴聲。

一聲,兩聲,三聲……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王野皺眉,第二次撥打。

一切照舊,無人接聽。

毫無預警,一條信息“叮咚”而入。

林霧:吃完飯了嗎?

手機屏的微光,柔和了王野的輪廓:沒。

林霧:怎麽沒吃?

王野:走到食堂門口,突然不餓了。

林霧:……那你半夜又餓咋辦?

王野:出來吃夜宵。

林霧:那多影響睡眠。

王野:我晚上本來也不睡覺。

林霧:你不睡,明天怎麽給我精神抖擻地加油?

王野:……

林霧:[被我說中了吧?心虛了吧?.jpg]

王野:[我滿狀態一天一宿綽綽有餘都不需要能量飲料.jpg]

林霧:你這什麽實時表情包還帶緊跟熱點的!

王野:[小程序]

林霧:……我就知道你有秘笈。

333裏,林霧在王野的表情包陪伴下,暫時忘了陰霾,全力投入到明天的備戰中,十點就睡了。

外麵,王野坐在台階上,一個電話號碼一直打到深夜。

終於在淩晨一點,那邊接起,王海辭威嚴的聲音裏,帶著濃濃不悅:“你打了一晚上電話,最好你接下來要說的事,值得我浪費時間聽。”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