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8、第 58 章
關係繞得有點遠, 等於是找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但凡還有別的辦法,蘇嘯相信,林霧都不會這樣舍近求遠。

“他叫盛南, ”不再多問, 蘇嘯直接提供信息, “我有他的電話和微信,需要幫你聯係嗎?”

“不用,”林霧這就已經很感謝了,“你把他的電話和微信號發我就行。”

“好。”蘇嘯應得幹脆。

結束通話, 蘇嘯就把盛南的聯係方式發過來了。

林霧等不及加微信, 直接撥了手機號碼。

好半天,那邊才接, 睡意濃濃的四川音, 滿是被吵醒的不爽:“喂, 哪個?”

“你好,我是林霧,”林霧第一時間說明情況, “我是從蘇嘯那裏問到你手機號的。”

“蘇嘯?”盛南的聲音明顯蘇醒大半,“啥子事?”

一句兩句解釋不清,林霧索性隻揀最重點:“我想找王錦城。”

“哪個?”盛南莫名其妙。

林霧說:“王錦城, 你們一起吃過飯。”

“我和好多人吃過飯。”盛南的四川話,隨著逐漸清醒,自動變成了川味普通話。

林霧以為盛南和王錦城至少算朋友, 現在看, 可能就是一個朋友拽一個的那種臨時湊局。

幸而,王錦城的事跡應該足夠深刻。

林霧:“五一假期,你和一群朋友吃飯, 其中一個和別人打了一架,花盆都幹碎了。”

“哦,那個瓜批。”果然,盛南一秒記憶回籠。

林霧立刻追問:“你有他電話嗎?”

盛南:“電話我不曉得,但我有朋友找得到他……”

林霧:“那你能……”

“等一下,你到底哪個,和蘇嘯什麽關係?”盛南一肚子問號,“找王錦城什麽事,你咋個知道他那天打架了?”

“林霧,環境院大二,”求人幫忙,誠懇第一,林霧以最快速度和盤托出,“找王錦城是想問他家裏的事,那天和王錦城打架的就是我。”

“你?”這和盛南那天被看熱鬧的家夥們科普的八卦內容不一致啊,“揍他的不是他哥嗎?”

林霧說:“我是另外一個。”

哦,盛南了然,然後更迷惑了。

那天打王錦城的就倆人,如果林霧是另外一個,說明林霧和王錦城他哥是一夥的,然後林霧想問王錦城家裏的事:“你直接找他哥不就好了?”

林霧心裏一酸,努力壓著情緒才沒表現出來:“我就是找不到他哥了。”

這就說得通了。

盛南不喜歡稀裏糊塗地做什麽事兒:“你還沒說你和蘇嘯的關係呢。”

能是什麽關係,一個學校的學長學弟唄,林霧不覺得這有什麽可說的,很自然就忽略了,但盛南好像特別在意。

get不到盛南的重點,林霧隻得三言兩語,簡單概括了一下他和蘇嘯這種平時不聯係,但有事情也會互相幫忙的關係,當然,多數是作為學長和老師的蘇嘯照應他。

盛南聽完,問:“那你咋個知道我和蘇嘯認識?”

林霧不好提那晚盛南夜遊蹦迪的事兒,畢竟結局是被蘇老師收拾得明明白白,隻得模糊道:“我在學校裏見過你和蘇嘯在一起……”

說話,吃飯,挨蘇老師訓,都叫在一起。

“行吧,”盛南語氣明顯輕鬆下來,甚至帶一點不易察覺的開心,“看在蘇嘯的麵子上,我幫你查。”

林霧一時沒反應過來:“啊?”

盛南:“上次因為你,王錦城被他哥揍成那樣,還有人把視頻發朋友圈,他現在快被笑死了,你覺得他還會幫你?”

林霧知道很難,但……

“想知道他家裏的事兒,順便找他哥,對吧,”盛南道,“我幫你查。”

雖然兩件事的重要順序顛倒,但內容大差不差。

隻是林霧以為盛南那麽針對蘇嘯挑事兒,應該是和蘇老師非常不對付的,那麽作為蘇嘯“引薦”過來的自己,求助不碰壁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這還來個全套vip待遇,是什麽情況??

“你手機就這個?”盛南忽然問。

林霧下意識地應,完了才道:“要不你還是把王錦城電話……”

盛南“嘁”一聲:“我查,絕對比你找王錦城快。”

一個敢拎著音響帶著小弟在午夜宿舍樓下蹦迪的人。

林霧選擇相信。

雨開始變大了。

林霧坐在宿舍樓門口的台階上,夜幕中的雨簾,在路燈的微光裏濺起水霧,氤氳,冷清。

時間變得格外漫長。

可盛南並沒有讓他等太久,半小時不到,就把一連串聊天截圖發過來了。

臨時拉的群,未命名,群成員(4)

不想繼承家業:王錦城?你打聽他幹啥?

花孔雀:莫說廢話,曉得你就講,不曉得就閉麥。

不想繼承家業:操,大半夜把我們薅起來求我們辦事兒,還敢這麽暴躁?

獅子-王:哎我就稀罕盛南這樣,帶勁兒。

不想繼承家業:你個抖m[無語.jpg]

james:住院了好像。

花孔雀:住院?

james:聽說又讓他哥給揍了,這回揍得狠哈哈哈哈哈

不想繼承家業:純屬腦子有病,以後家產都是他的,還老賤兮兮惹他哥幹啥。

花孔雀:他哥為啥又揍他?他哥現在在哪兒呢?

獅子-王:你到底是想問他還是問他哥啊?

花孔雀:都問。

james:行吧,我再給你問問,我那哥們兒都去醫院探病了哈哈

james:來了

james:這事兒太他媽逗了,就為一個破公寓,才六十來萬,王錦城和他哥都想要,他爸給王錦城了,然後王錦城就被他哥揍了。

james:他哥也是真狠,直接給他打進醫院了,牙打掉兩顆,那臉腫得根本沒法看。

不想繼承家業:就為這?再給他哥買一個不就完了,他家缺這六十來萬??

james:不是錢的事兒

獅子-王:偏心眼子是最氣人的。

james:也不是偏心的事兒,他哥又不是第一次被差別待遇了,這次那公寓好像是他哥一同學的,所以他哥才特別在意,非要買到自己手裏。

不想繼承家業:王錦城可是他們王家的寶,被他哥這麽一頓揍,他爸媽沒點表示?

james:怎麽沒,直接給他哥關家裏了,說是王錦城不出院,他哥就別想出來,結果,操,他哥真牛逼,愣是在十幾個人眼皮子底下跑出來了。

花孔雀:跑了?

james:嗯呢,這都前天的事兒了,把看著他的人撂倒一片,猛虎的基因你以為開玩笑的。

花孔雀:現在呢,什麽情況?

james:還能什麽情況,一家三口都要氣吐血了唄,然後人還沒找著,我朋友說好像查到出省了,但後麵就不知道往哪兒去了。

獅子-王:媽的,要我我也跑啊,人家一家三口,自己像個多餘的。

不想繼承家業:他爸媽是不中降頭了,他哥怎麽看著都比王錦城那慫包強吧,個兒高,還帥,還能打。

……

截圖隻到這裏,顯然盛南清楚,對於林霧,到這裏就足夠了。

盛南:收到了?

林霧:嗯,謝謝。

林霧對盛南的感謝遠不止這兩個字,可他的大腦已經全被截圖裏的信息占據了,攪亂了。

他爸賣掉的公寓,竟然是王錦城買了,難怪那麽急著讓他爸清掉他的東西騰房子。

這事兒要放在今天之前,能把林霧惡心到家。

可現在,他卻隻在意和王野說公寓要賣了的那個夜晚。

王野聽完,就問了三個字:“賣完了?”

那晚多雲,月亮被遮了大半,看不見一顆星星。

自此之後,王野再沒在學校裏出現。

林霧仰頭,深呼吸,再深呼吸,卻壓不住眼底上湧的酸澀。

王野問他要不要上山……

王野說我就是想讓你陪我,沒替你想過什麽……

王野說以後沒我罩著你了,你自己支棱點……

一滴雨水落到林霧臉頰。

熱的。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衝破大雨的嘈雜。

林霧看著來電顯示的名字怔了怔,才按下接聽:“趙裏哥?”

“林霧,”趙裏向來沉穩的聲音裏,多出一絲困惑,“你還在學校嗎?”

“在,”林霧不明白為什麽這麽問,“怎麽了?”

趙裏道:“王野來長白山了。”

明亮閃電刺破夜空。

“你把他留住,趙裏哥!”轟隆雷聲裏,林霧大喊道,“千萬別讓他走——”

趙裏:“……可是他已經走了。”

雷鳴過。

黑夜裏又隻剩雨聲。

林霧:“已經……走了?”

趙裏:“對,他想找陶其然,沒找到,就走了。”

林霧:“什麽叫沒找到?”

趙裏:“你小舅在森林裏。”

林霧:“那他在木屋等著小舅回來不就行了?”

趙裏:“這個恐怕怪我。”

林霧:“怪你?”

趙裏:“你小舅近來在森林裏待的時間越來越長,大概要十天到半個月才會回來一次,有時可能更久。王野聽我說完,就走了,估計是沒耐心等。”

十天半個月才回來一次?

那回來一次待多久?

如果回來就走,那趙裏不就要一直孤單單地守著木屋了嗎?

這些念頭幾乎是條件反射閃現的,可林霧現在顧不上了:“王野走多久了?這麽黑的天怎麽下山?他說下山之後要去哪裏嗎?”

“走了大概十幾分鍾,”趙裏沒問林霧這邊發生了什麽,直截了當道,“你別著急,我這就去追,也許可以把他追回來。”頓一下,趙裏又道,“我不覺得王野會下山,他去的是森林方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