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6、第 6 章
校園終於解封。

課程恢複,大一的軍訓如火如荼開始,新學期總算步入正軌。

雖然新聞裏網路上仍有許多聲音在討論離奇大霧,但因為其並不像地震海嘯那樣帶來了強烈度的災害,僅僅是生活不便了幾天,所以熱度慢慢也就退了。至於成因研究,那是科學家的事兒。

這天周末,也是校園複蘇後的第一個周末,天氣熱得不像話。明明都九月了,夏日卻仿佛不甘心這樣退場,非要爆發最後的能量。

烈日下,樹葉卷著邊,地上升騰的暑氣把景物都微微變形了。

林霧從圖書館裏走出來,被撲了一臉熱浪。

他在裏麵吹了一上午空調,書也看得差不多,本來想下午找幾個人去打打球,出出汗,一看這大太陽立刻打消了念頭。

籃球場是露天的,他還想多活幾年。

沿著樹下陰涼往食堂方向走,林霧拿微信語音聯係唯一還在宿舍的任飛宇。

其他兩位都出去了。

李駿馳去隔壁的兄弟院校,幫一個要跟女朋友也是自己學妹求婚的研究生學長,有償抵禦外圍可能發生的混亂——據說至少有兩個癡心不改的學弟企圖搶婚。

夏揚出去玩兒了,據說是天津老鄉會組織的“線下狼人殺”。也不知道這群人聚一起會不會殺著殺著說起群口相聲。

“中午想吃什麽,我給你帶回去。”語音一接通,林霧就問任飛宇。

不料那邊說:“我遊泳呢。”

林霧一愣:“啊?”

任飛宇說:“太熱了,宿舍實在待不住,我來遊泳館了。”

天熱去遊泳館沒問題,問題是:“你遊泳為什麽還能接電話?”

“我帶手機了啊,”任飛宇理所當然,“你放心,就撂泳池邊,外麵套防水袋,頭頂有攝像頭,防水防盜雙保險。”

林霧說:“不是,正常都把這玩意兒放更衣室櫃子裏吧??”

“那不行,”任飛宇想都不想,“萬一我遊著遊著腿抽筋了,想求救怎麽辦?”

林霧:“……你有遊到池邊打電話求救的工夫,就不差一蹬腿再爬出來了,真的。”

任飛宇的危機意識永遠用在沒屁用的地方。

不過說著說著,林霧也有點動心了,學校遊泳館雖然不大,泳道還歪歪斜斜,但水質維護從來不放鬆,比外麵很多大遊泳館都幹淨:“那邊人多不?不多我一會兒也過去。”

任飛宇:“還行,你過……我靠,不好了!有人溺水了——”

林霧隻聽見任飛宇在電話那頭大喊了一句,然後就是一聲“啪”,從聽筒傳過來震耳欲聾,應該是手機被扔到了地上。

遊泳館。

任飛宇依稀記得有一位同學從他身邊下的水,但因為他一直站在泳池邊和林霧通電話,也沒太注意。

直到林霧問他遊泳館人多不多。

他條件反射看向水麵,結果泳姿矯健的沒看到幾個,倒是瞥見離他最近的這條泳道,水底下似乎影影綽綽。

再仔細一看,不就是剛才下水的那個同學嗎,此刻對方臉朝下,四肢隨水展開,就那麽無知無覺地伏在池底。

任飛宇腦袋轟一下就炸了,幾乎是本能地大聲向周圍呼喊求助:“不好了!有人溺水了——”

喊完才反應過來,他自己也會遊泳啊,而且還離得最近!

生平第一次,任飛宇身體比大腦快,扔下手機“撲通”一個猛子就紮進了水裏。

直到冰涼的水包裹了四肢百骸,遲鈍了五感,任飛宇那些習慣性的喪氣想法才姍姍來遲地在心頭浮現——

我不行……

我辦不到……

我跳下來也白跳……

我會不會幫倒忙?

果然還是應該等真正會救人的人來救……

大腦被這些念頭刷屏,身體卻已經遊到那個同學身邊。

任飛宇憋著氣,竭力把心裏那些聲音全當耳旁風,繼續往前遊到趴伏著的同學上方,然後伸手從背後插入對方腋下,將人借著浮力撈住。

他曾專門看過溺水救人的科普視頻,都建議從背後鎖住溺水者,再往岸邊帶,以防溺水者在慌亂掙紮中把救人者死死抱住,從而導致救人者也無法遊動,一起涉險。

不過懷裏的同學根本一動不動。

任飛宇不知道對方落水多久了,說實話,他現在反而希望對方能掙紮一下,這樣至少說明還有救。

不敢耽誤時間,一撈住人,任飛宇就用力往上蹬,希望能帶著對方盡快浮出水麵。

可就在這時,懷裏的人忽然一個轉身,八爪魚一樣將任飛宇牢牢抱住。

變故發生太快,一心想帶著人往上的任飛宇,甚至都沒看清對方的臉,上半身連同雙臂就被對方的雙臂死死箍住,雙腿則是被對方雙腿用力夾住。

他就像是被一條水下繩索捆上了一樣,原本向上遊動的身體一瞬停滯,然後就開始慢慢下沉。

任飛宇嚇得血都要涼了。

跳下水之前吸的那口氣也憋不住了,骨碌碌冒泡。

他瘋狂想要掙脫,卻怎麽也辦不到,反而是對方的禁錮越來越緊。

任飛宇簡直要瘋了。

身體觸到了池底。

任飛宇徹底絕望。

所以是要死在這裏了嗎?要死在這裏了吧……

就說該讓專業的人來救的,讓你瞎逞能……

水下的世界原來是這個顏色。

氤氳,迷離,冰涼的藍。

任飛宇的意識開始飄遠,身體陷入一種虛幻的輕盈。

視野也模糊起來。

忽然,加諸在身上的力道猛地增強了幾倍,就像又來了一群人幫著一起箍他這個倒黴蛋似的。

任飛宇一下子清醒,或者說是被疼醒的,那箍著他的巨大力道簡直是奔著把他骨頭勒碎去的。

並沒有一群人,來的就是一個人,長臂一撈,愣是把他和那個同學一起箍住了。

同學不是不撒手嗎,人家更不撒手,就這麽一帶二,把他倆打包給撈出了水麵。

上岸了,那個“恩將仇報”的家夥倒鬆開了,軟軟躺在地上,乖巧得像之前的一切與他無關。

任飛宇在底下的時候就憋不住氣了,嗆了不少水,這會兒癱坐在池邊一頓咳,感覺肺都要咳出來了。

終於能開口說話,他第一個就是感謝救命恩人:“謝、謝謝……咳咳,謝謝老師……”

遊泳館是有救生員老師的,他剛才腦子一熱自己跳下去,現在才覺得有多蠢,害得別人本來隻需要救一個,結果變成了救倆。

“不客氣,”救人者的聲音有點冷淡,“但我不是老師。”

任飛宇一怔,抬頭。

麵前是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男同學,個子很高,寬肩長腿,身體流線漂亮得讓人嫉妒。長得也英俊,但是皮膚太白了,就是那種女生們總愛討論的冷白皮,任飛宇欣賞不來,總覺得像吸血鬼。

尤其這位的眼神還和膚色一樣冷,就好像撈任飛宇隻是正好遇見了隨手一救,並不存在多大的主觀意願,也不需要謝意回饋。

“李老師你等一下,他有呼吸和心跳!”身旁忽然傳來聲音。

任飛宇轉頭,兩位救生員老師正圍著那個溺水的同學,看姿勢是準備做心肺複蘇。

剛才他被麵前的男同學頂出水麵,周圍水裏立刻就有人靠過來幫忙一起將他弄到岸上,應該就是這兩位老師了,隻是看他咳嗽沒大事,才專注在溺水時間更長的同學身上。

不過心肺複蘇並沒有真正實行。

因為其中一位老師發現,那個躺在地上看起來完全失去意識的同學,竟然有著正常的呼吸和心跳。

校醫院。

失去意識的同學被送去急救室進行全麵檢查和救治,任飛宇和救他的男同學則被送入觀察室。

任飛宇除了嗓子咳得疼點,身體已經沒大問題了,救他那位更是本來什麽問題都沒有。但估計是為了穩妥起見,醫院還是要求他倆留院觀察兩小時。

觀察室裏一共就兩張病床,任飛宇躺在這邊,男同學坐在那邊,兩張床之間也就一米距離。

但因為男同學實在太高冷了,生生把這一米距離拉成了天塹。

任飛宇幾次三番想搭話都沒成,最後隻能側躺在那兒眼巴巴盯著恩人,自己在心裏腦補大家歡聲笑語的溫馨場麵。

“19級機械工程,江潭,19級環境工程,任飛宇……”校醫推門進入觀察室,將寫好的病曆本分別還給兩位學生。

給到任飛宇的時候,校醫實在沒忍住,以教育者才有的深邃目光多看了他好幾秒。

這是今天急診輪班的胡醫生,全校醫院性格最潑辣的女醫生,沒有之一。

是的,這位醫生任飛宇也認識,並早就從她那裏獲得了“服了,我對你是真沒脾氣了”的至高評價。

原來恩人叫江潭,還和自己同年級,雖然學院不同,專業卻都是“工程”口,緣分啊。

任飛宇坐起來接過本本,假裝沒看見胡醫生的教育目光:“那個同學怎麽樣了……”

“醒了,”胡醫生說,“各項檢查都正常,休息休息就好了。但怎麽溺水的怎麽被救的都記不清了,我和他說是你倆救的,他讓我謝謝你們。”

都正常?

他發現對方溺水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失去知覺了,後來又在水裏折騰了那麽久,連他這個救人的都差點嗆死,對方真沒事?

任飛宇心裏犯嘀咕,但又覺得醫生沒必要騙他,再說如果那個同學真出什麽事,胡醫生現在也不能這麽淡定。

最終,他自己把自己說服了,徹底放下心來:“那就好,沒事兒就好。”

胡醫生心頭卻難以輕鬆。

她說的是實話,但卻沒說全。溺水的同學是醒了,隻不過是人家自己醒的,剛推進急救室就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心跳血壓一切正常,連嗆水的咳嗽都沒有,如果非要對比,反而任飛宇才更像個溺水者。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