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62、第 62 章
清晨五點, 搜尋小隊就再度出發了。

森林還沉睡在朦朧的深藍色裏,天上沒有一點亮光,厚厚的烏雲壓樹梢之上, 遮了月亮, 也遮了即將到來的晝的微白。

還是昨天的分組, 林霧和葛亮,跟著三個老鄉中最年長的一位。但這次的路線換了方向,三組人馬都向著昨天沒有搜尋過的新區域進發。

淩晨的風呼號,在冷杉的枝條間穿梭拍打, 在灌木叢裏堆疊出一層層翻湧的波濤。

“這天要下雨啊……”年長的老鄉把手裏一直拿著的王野t恤, 再次給搜尋無獲的狼狗聞。

葛亮和林霧跟著停下腳步。

“不能吧,”葛亮看著周圍陰森森的樹木, 完全不知道這是走到哪兒了, “我看天氣預報, 沒說下雨啊。”

“山裏的天哪有個準兒。”老鄉說。

林霧一直安靜著。

他像頭真正的小狼一樣,時刻嗅著、尋找著王野的氣息。

會下雨的。

體內的野性基因已經感知到了空氣中潮濕的水滴。

林霧前所未有的害怕。

他怕下雨就沒法再繼續尋找,怕雨水會衝掉王野留在森林裏的味道。

狼狗好像終於嗅到了一些眉目, 開始繼續往左前方走。

三人連忙跟上,踩過荊棘叢,穿過一棵棵杉樹尖刺的針葉, 探入密林更深處。

白晝漸漸來臨。

可天還是黑壓壓的,濃雲蓋住了所有日光,森林成了深沉的墨綠色。

時間在這樣的環境裏失去清晰感受。

就這樣盲目地找尋了不知多久, 狼狗突然停下, 濕潤的鼻子貼近地麵,喉嚨裏發出“嗚嗚”的低嚎。

緊接著,它爆發激烈叫聲, 強壯的軀體猛然躍起,朝一個方向極速奔跑。

“有了!”老鄉一嗓子,黝黑的臉都亮堂起來。

精壯的中年漢子極其敏捷,大步一跨就追了上去。

林霧心髒狂跳,身體的啟動完全先於大腦,幾乎和老鄉一起衝了過去。

葛亮:“哎,等等我——”

“轟隆隆——”

驚雷劃破沉悶天空,黑雲在強風中流動,森林裏的萬物像被這突來的風雲變幻一刹那激活。草尖狂舞,灌木攀折,群鳥驚起,飛向潑了墨般的天際。

終於,狼狗停下來,在一個地方不斷地打轉,叫聲急促。

三人氣喘籲籲上前。

那是一處遭到破壞的灌木叢,雜草被踩踏得倒伏一片,地上留著亂七八糟難以分辨的痕跡,還有一件撕爛的外套,靜靜躺在狼藉之中,沾著血跡。

王野的外套。

林霧和葛亮都認得。

空氣一霎凝固。

狼狗在老鄉的喝止下不再叫喚,卻仍略顯緊張地原地躁動。

老鄉蹲下來查看。

“是你們同學的?”雖然狗狗明顯嗅到了王野氣息,老鄉還是又問了林霧和葛亮。

林霧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是,是……”葛亮忙回答,聲音已經徹底慌了。

老鄉的臉色沉下來,一邊繼續查看周邊的其他痕跡,一邊拿出對講機:“我在熊瞎子坡這邊發現一件衣服,有血……”

對講機那邊很快傳來趙裏的回複:“王野的衣服?確認了?”

老鄉說:“就是順著味兒過來的,倆孩子也都認出來了。”

趙裏沉默片刻:“那依你看……”

“估計是受了點兒傷,但血不多,應該問題不大,”老鄉有點讓雇主放寬心的意思,但也不是全沒客觀依據,“別看這塊兒叫熊瞎子坡,早二十年就沒熊瞎子了,狼都少見,最多就是野豬啥的,你不是說那孩子體格好,賊能打麽,真遇上山貓野獸啥的隻要不是成群結隊,應該跑得掉……”

“而且我看了周圍痕跡,沒有太多……”老鄉毫無預警停住匯報,撥弄草叢的手也跟著僵住,臉色變了又變,瞳孔先是震驚,然後慢慢變成恐懼。

林霧離得最近,看得最清楚,他的呼吸甚至都隨著老鄉的神情變化,而漸漸停止。

“怎麽了?”他艱難問出聲。

“不可能啊……”老鄉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

一直在對講機那邊聽著的不止趙裏,還有另外倆老鄉,立刻警覺,追著問。

“老疙瘩,咋了?”

“啥情況啊……”

被叫做老疙瘩的老鄉,沒馬上回答,而是在仔細查看地上痕跡後,又起身查看附近的樹木,像在找什麽似的。

過了會兒,他停在一棵紅鬆樹前,粗糙的手掌摸過樹幹上幾道新鮮的爪痕。

然後,林霧聽見他凝重的聲音:“是熊瞎子。”

“啥玩意兒?”對講機那邊的老鄉壓根不信,“你別給我整事兒,到底咋了?”

老鄉的聲音剛斷,趙裏的聲音便在嘈雜的電流裏響起:“都先別說話,讓他講清楚。”

“地上有腳印,從形狀到大小都和熊一樣,樹上也有痕跡,”老疙瘩抬頭往上看,“是個會爬樹的大東西,不是熊還能是啥?”

趙裏問:“你能確定嗎?”

老疙瘩說:“我就是在熊瞎子跟前撿回一條命的,那時候才十幾歲,和我一起的小孩兒臉都被舔沒了,熊瞎子啥樣,熊爪印啥樣,我這輩子都記得。”

不等趙裏應話,老疙瘩又道:“林子裏有熊,咱們這些人誰遇上都對付不了,趕緊……”

“撤”字還沒出口,三人背後突然傳來異響。

林霧聽覺最敏銳,第一個回頭,根本什麽都沒看清,就被一個黑影迎麵衝撞。

林霧以極快的反應速度往旁邊閃躲,可手臂還是被撞到了,巨大的衝擊力刮得他猛地踉蹌。

黑影衝過去並沒有停,而是繼續去衝撞葛亮和老疙瘩。

“熊啊啊啊——”葛亮一嗓子嚎出哈士奇的動靜。

老疙瘩飛快抓住他用力往旁邊一扯,躲掉了黑影的衝擊:“我看你像熊!”

黑影徹底撲空,險些撞到前麵的樹上。

林霧這才看清,襲擊他們的是一頭深褐色的野豬,四肢粗短,背上披著稀疏的針毛,長鼻拱出來,擠著小眼睛,要是沒看清還真容易誤認為小熊。

停在樹下的野豬,迅速轉過身來,沒有就此收兵的意思。

護主心切地狼狗猛地撲上去,一口咬住了野豬的脖子,死活不鬆口。

老疙瘩拿出隨身攜帶的農用刀,朝林霧和葛亮大喊:“你倆上樹!”

葛亮腦內立刻閃過那個“你要如何如何,母豬都能上樹”的常用句式,瞬間領會豬不會爬樹的科學道路,手腳並用抱住最近一棵大樹,哢哢就開始往上爬。

哢哢。

再哢哢。

葛亮低頭,折騰半天,他的腳最多離地十厘米。

豬不會上樹。

哈士奇也不會。

同為犬科的林霧倒是憑借人類的那一半運動基因能上樹,但還沒找到合適的樹幹,就警覺地聽見更多雜亂的跑動聲,而且越來越近。

下意識循聲而望。

隱秘的樹蔭裏,一大團正在極速靠近的黑影,逐漸顯出它們清晰的輪廓。

“野豬群——”林霧驚叫。

聲音未落,野豬群已呼嘯而至,少說七八頭,它們像被什麽驚了似的,不管不顧直衝而來。

老疙瘩多少年沒在山裏見過這陣勢了,一頭豬,他還對付得了,一群,他也隻有保命的份兒:“跑——”

林霧大腦一片空白,隻剩求生本能,聽見老疙瘩喊,拔腿就跑。

狂風呼嘯,黑雲壓得更低了,陰沉的山林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林霧慌不擇路,鉚足了力氣狂奔,幾乎調動了叢林狼的全部運動基因。

不知跑了多久,林霧的衝刺力到了極限,肺要累炸了,不得不減速慢下來。這一慢,才發現身後好像沒什麽聲音了。

他一點點停下,上氣不接下氣地回頭。

滿目茂密的杉林,再沒有野豬,也看不清來路。

大腦開始降溫,林霧慢慢冷靜下來,然後就知道,糟了。

他第一時間拿出對講機——為了省電,先前都是通過老疙瘩的對講機聯絡,他還沒用過自己的——剛一打開,對講機裏就交替傳出趙裏、葛亮還有另外兩個組的聲音。

趙裏:“你慢點說,林霧怎麽了?”

葛亮:“我們遇見野豬群了,他跑沒了!”

任飛宇:“林霧,林霧,你能聽見嗎?”

夏揚:“林霧——”

林霧長長鬆口氣,感謝現代科技。

雖然迷路了,可通訊在手,心就不慌。

按住對講鍵,林霧第一時間報平安:“我沒事,我現在……”

聲音戛然而止。

感受到某種氣息的林霧,鬆開按鍵的手,緩緩回身。

一頭成年黑熊,就在他背後。

隨著他的動作,黑熊突然直立起身體,碩大的身軀像一座山,將林霧完全籠罩在陰影裏。

或許是經曆過先前的倉皇逃命,大腦在短時間內提高了應激反應,林霧在這一刻想到的竟然是科屬相關課上的熊科動物知識點。

2.1.3野外遇見熊怎麽辦?

第一,千萬不要裝死,因為餓的熊不管死活都會啃你,而飽的熊在貪玩天性的驅使下,大概率會拿爪子把你翻來覆去地拍,或者拿充滿倒刺的舌頭舔你,再或者一屁股坐你身上。

第二,千萬千萬不要跑,逃跑會完全激發熊的捕獵本性,哪怕你覺醒後比熊跑得快,也要考慮到人類身體對野外的不適應,熊在野外不會被絆倒,但你會。

遇見熊的正確姿勢:不要大聲叫嚷,麵朝熊,慢慢往後退。

慢慢退……

林霧在心裏默念,一隻腳輕輕抬起,慢慢,慢慢地往後放。

黑熊沒有動。

林霧安靜地,再挪另一隻腳。

身體隨著撤退的腳步,也一點點往後移。

一步。

兩步。

三步……

林霧以緩慢卻有效的姿態,成功把自己和黑熊之間的距離拉到了五六米。

堅持就是勝利。

林霧屏住呼吸,又後撤一步,可他根本沒看見身後已經是一個斜坡。

後撤的腳隻有腳尖碰到一點地麵,其餘全部踏空。

毫無防備的林霧,身體重心已經隨著向後,腳尖的著力點根本不夠,腳一下子就滑了下去。

連帶著他整個人失去平衡,重重向前撲倒,麵朝山體,順著傾斜的土坡往下滑落。

【這一帶叫熊瞎子坡,因為前麵有個賊陡峭的大斜坡,還賊隱蔽,早些年熊瞎子多的時候,坡底下隔幾個月就能發現摔死的熊瞎子,所以……】

不久前剛進熊瞎子坡一帶時,老疙瘩就講過的。

但現在再來說警惕性不足,悔之晚矣。

極速滑墜中,林霧拚了命地想要抓住什麽,可斜坡上隻剩了些帶刺的藤和灌木,抓住就被扯斷,根本撐不住下滑的衝力。

林霧的手抓破了,指甲連著皮肉翻開,卻根本摳不住斜坡的硬土和石礫。

短短一瞬間,血淋淋的手指就已經木了,感覺不出疼,隻剩和土塊砂礫鈍感的摩擦。

身體在滑墜中似乎開始變輕。

又或者,人在瀕臨死亡時,都會有這樣的漂浮感,可能是意識在恍惚,也可能是靈魂在出竅。

可是為什麽……骨頭會代替手指,開始感覺到尖銳的疼痛。

林霧從晃神中,生生疼醒。

他感覺到潮濕的空氣進入鼻腔,那是森林,是山嶺,是曠野,是一切自由的不受拘束的味道,它們是那樣熱烈而鮮活,從他的嗅覺蔓延到四肢百骸,湧動著跳躍的胸腔,激活了軀體中新的生機和力量。

林霧的手開始變形。

指節萎縮,毛發和指甲重新生長,極短的時間內,傷痕累累的手就變成灰色的狼爪。

嶄新而鋒利的尖爪深深勾住山體,極大減緩了滑墜的速度。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也開始變形。

骨頭像折斷一樣劇烈疼痛,林霧咬牙忍著,可最終還是忍不住,發出一聲疼痛的呼號:“嗷嗚——”

“撲咚”一聲,身體終於以不算致命的速度,摔落在坡底。

林霧滾了幾圈,才掙紮著爬起。

水平的視線裏,都是灌木。

山雨欲來,它現在是一隻真正的叢林狼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