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63、第 63 章
電閃雷鳴的天空下, 叢林狼掙脫出束縛著身軀的衣物,舒展四肢,灰色的皮毛迎風凜凜。黑雲壓不住嶄新而蓬勃的生命, 它仰起漂亮的頭頸, 發出穿透蒼穹的長嚎。

風聲嗚咽, 遠方傳來熱鬧而紛雜的回應。似孤狼在嗥叫,似小獸在低吼,似齧齒類在興奮地刨土造穴,似飛鳥掠過林間的羽翅拍動。

廣袤山嶺, 萬物有靈。

它孕育了多樣的生命, 也用它的深沉與溫柔,接納所有的住客與歸人。

自己, 竟然真的變成了一隻狼。

初始的天性釋放後, 林霧漸漸回歸冷靜, 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大腦有兩個區域,一個支配著狼性的身體與本能,一個仍是人類的認知與思緒。

可這兩個區域, 又在慢慢交融。

林霧曾偷偷地、忐忑地想過,找到王野的那一刻,會不會看見的是一頭凶猛威風的東北虎。可他從來沒想過, 獸化覺醒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陶其然說,獸化的感覺是無法用語言去描述的,隻有置身其中, 你才能真正感受到它的奇幻與美妙。

林霧來不及感受, 因為就在這個刹那,叢林狼敏銳的嗅覺,捕捉到了風中帶來的一絲熟悉氣味。

王野!

獸化的驚奇, 思緒的混亂,骨骼的疼痛,霎時都變得微不足道。

叢林狼一躍而起,追尋著氣味的方向,竭力狂奔。

風裏的濕度越來越大,森林暗得像入了夜。

隻見一隻叢林狼不管不顧地朝前跑,它的方向堅定,它的速度凶猛,它的追尋急切,可它對山嶺又是那樣的陌生。

它總是不斷地被勾連的荊棘絆倒,摔了又起。

它總是不會閃躲尖銳的灌木和低垂的鬆枝,於是在極速穿行中,灰色皮毛刮出細細密密的傷。

疼嗎?

林霧不知道,因為他已經什麽都顧不上了。

他沒時間去適應新身體,沒時間去熟悉大自然,他隻知道這氣味可能是唯一找到王野的機會,他絕對不能放過,也絕對不要錯失!

“轟隆隆隆隆——”

連續閃電交織成一片明亮,雷聲久久不歇。

林霧不清楚自己跑了多長時間,但腳下已經開始不穩,急促的呼吸讓體內叢林狼的本能在拚命阻止他繼續。

林霧不想停,可在又摔了一個狠狠的跟頭之後,他卻再也爬不起來了。

“啪嗒”。

一滴水落在叢林狼毛茸茸的耳尖。

下雨了。

森林裏的雨來得又大又急,短短幾秒,雨水就從厚厚雲層裏傾瀉而下。

嘩啦啦的大雨打濕了針葉林,也澆透了地上的小狼。

風聲,雨聲,小狼的喘息聲。

全是那樣急促。

林霧被冰冷的雨水打得幾乎睜不開眼,身體的熱度在急劇流逝,身體的力量更是早已在奔跑中耗盡。

他試了幾次,才掙紮著勉強爬起,拖著濕漉漉的身體,艱難走到最近的一棵樹下。

那是一棵巨大的雲杉,樹冠如蓋,茂密的枝葉層層交疊,恍若一座獨立森林。

叢林狼靠著粗壯的樹幹,趴下來,灰色的身體微微曲蜷,臉和前肢貼近地麵。

“嗷嗚……”林霧本能地發出聲音,微弱而低落。

失敗了。

雨水會衝刷掉一切氣味,他再也找不到王野。

大雨穿過茂密的樹冠,落到林霧身上時已變得輕輕柔柔。但在雲杉周圍,瓢潑大雨如瀑而下,衝進青草和灌木,在地上濺起一片水霧,氤氳了森林的世界。

迷蒙中,林霧忽然一震,半眯的狼眼霍地睜開發亮,原本耷拉下來的耳朵頃刻間豎起,興奮地抖動。

他再一次嗅到了王野的氣息。

在雨水的味道裏,在草木的味道裏,王野的存在是那樣的鮮明而接近!

林霧猛然起身,不敢置信卻又控製不住地抬起頭,向上望。

高高的樹冠深處,細密針葉掩映間,一個修長身影騎在最結實的那根樹杈上,正低頭盯著他。像猛獸盯住獵物,像領地之主盯住擅入者,警覺而淡定,安靜而危險。

心髒因狂喜而猛烈跳動,林霧迫不及待去喊王野,可發出的卻隻有一聲聲“嗷嗚——”的狼嚎。

不行,要趕緊變回人,林霧心急如焚。王野根本不知道他們來找人,再加上自己現在這副模樣,就是給王野一百個想象力,也不可能想到樹下的野狼就是他林霧。

可任憑林霧如何努力,就是不得其法。

身體還是叢林狼的姿態,怎樣才能變回來,他完全沒有頭緒。

騎在樹上的王野直皺眉,看著不知哪兒來的狼崽子衝著他一頓亂叫,叫完又開始在樹下轉圈,火急火燎得像要撓樹。

狼是不會爬樹的。

而且就算它真爬上來,王野也不怵,他連和熊幹架都不怕,還怕個狼崽子?

底下的小狼停住了,像是終於認命。

然而下一秒,它卻抬起頭,仿佛抱著最後一線希望,深深看向王野。

王野被一雙狼的眼睛,俘獲了。

又或者,是他自己心甘情願,走進了那雙眼睛裏。

雨更大了,水霧也更大了。

那雙眼眸裏同樣有一片霧氣的森林,溫柔,漂亮,一如初見。

王野:“林霧?”

牆上牆下,樹上樹下,顛倒位置,錯換時空,卻還是要相遇。

大霧迷離,我低頭看見你。

“嗷嗚——”小狼在樹下發出歡快的嚎叫,可那喜悅底下,又藏著絲絲縷縷的委屈。

王野一下子從樹上跳下,大貓般輕巧落地。

林霧立刻拿頭拱過去,頂他的肚子,泄憤似的頂。他其實還想咬他,可又不敢真下嘴,怕鋒利的狼牙真咬到對方的肉。

“嗷嗚嗚嗚——”

林霧煩躁自己這個時候還要替王野想,這頭跟著大自然私奔的臭老虎就該一狼爪拍死,拍不死也要踩著他的尾巴,把他的虎須都拔了,額頭的“王”字也拿塗改液蹭沒了算!

靠,這家夥肚子上一點柔軟沒有,全是腹肌。

小狼頂半天,給自己腦門頂得生疼,終於不甘不願地放棄,趴在王野身上氣喘籲籲。

如果說王野先前還有一點不確定,那現在什麽懷疑都沒了。

這世上沒有一隻狼會撲過來不咬他,隻撒嬌地亂拱,除了林霧。

“你咋過來的?”王野一把抓住想要從他身上離開的林霧,堅實的手臂一箍,抱了個滿懷,鼻對鼻,眼對眼,“怎麽就獸化覺醒了?”

“嗷嗚!嗷嗚——”林霧掙紮半天,卻怎麽都脫不開身。人形的時候還能和王野三七開,現在二八都懸,叢林狼這小體格在王野麵前太吃虧了。

王野若有所思看了他幾秒,忽然勾起嘴角:“你是不是還沒找著變回人的竅門呢?”

林霧:“……”

一到動物領域你這腦袋瓜咋就那麽靈光!

王野開心了,眼裏的快樂幾乎要化作小鳥飛出來唱歌。

林霧有種不祥的預感,四爪奮力抵住王野胸膛,想把身體往後退。

王野哪管他,一把將小狼薅過來,盡情地揉。

“嗷嗚!嗷嗚——”

毛都濕成這樣了還有什麽手感啊,你個喪心病狂的動物控!

王野□□得肆意,可那肆意裏,又帶了一點複雜。

他一門心思想獸化,紮進深山老林裏兩天無果,林霧一心想畢業再說,現在卻和陶其然一樣,成了真正的狼。

然而比獸化覺醒更讓王野在意的,是林霧找過來了。

認出這雙眼睛的那一刻,他的喜悅蓋過了愕然,蓋過了羨慕,蓋過了他對獸化的所有向往。

哪怕問林霧要不要上山時,王野都沒意識到,原來林霧是這樣重要。重要到當他像現在這樣重新抓住林霧時,他竟然一點不願意放手。

“你是過來找我的,還是過來陪我的?”王野把頭埋進小狼濕透的皮毛裏,悶聲問。

林霧安靜下來,感受著王野身上熾熱的溫度,卻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他是來找王野的,但他想,王野可能不會喜歡這個答案。

“來找我的吧?”王野抬起頭,目光炯炯,“那你現在還想不想回去?想就叫兩聲,不想就叫一聲。”

林霧怔怔看著王野,他的臉黑了一點,頭發長了一點,但模樣並沒有變。可不知是不是狼看到的跟人不一樣,林霧就是覺得王野跟以前不同了,眼裏好像多了些別的什麽東西。

“問你話呢,”王野著急了,索性舉起小狼,跟舉著小貓小狗似的,“再不吱聲我就暴力了啊。”

……去他的野性直覺,這位同學啥玩意兒都沒變好嗎!

“嗷嗚!嗷嗚!”林霧就是想回學校,能獸化了也還是想回學校。

他現在變不回人,不然他第一時間就要讓王野知道,為他擔心的不止自己,還有333,還有509,葛亮,原思捷,甚至那麽冷淡的江潭,都為了他這個朋友星夜兼程趕過來,一頭紮進森林山野。

兩聲。

“想回啊,”王野把小狼放下來,拿鼻尖蹭小狼的鼻頭,哄人似的,“那你先變身,變給我看,我就跟你回去。”

雨勢不知何時小了。

森林在細細的雨絲裏安靜下來,天空,烏雲正在散去。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