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71、第 71 章
外麵大七座鳴笛不停, 聲聲緊催。

肯定不是江潭,他沒那麽性急,原思捷也不會, 他不敢伸手去江潭的駕駛座越俎代庖, 李駿馳周到細心, 任飛宇規規矩矩,都不可能,就剩那個一口天津味的夏……慢著!葛亮一瞬回神,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好嗎!野哥愛了, 甭管兩情相悅還是單相思, 當務之急是把闖入野哥心扉那位弄清楚啊!

“野哥,你……”

“你說得對, ”話沒說完, 葛亮就被王野重重拍了肩膀, “我得回去好好琢磨琢磨。”

語畢,王野迎著朝陽,邁著勢在必得的步伐, 走出院落,隻留給葛亮一個百獸之王的背影。

“哎……”葛亮情不自禁伸手,你還沒說是誰呢啊!

山路蜿蜒, 和來時一樣,趙裏開著皮卡在前,江潭開著大七座suv在後。不同的是現在比來時多了一人。

林霧、王野、葛亮坐趙裏的車, 剩下四人坐江潭的車, 陶其然在山上留守,因為今早剛得知他回來的獸控局兩位,要在安頓好黑熊青年之後, 再返回來和他聊聊下一階段在附近建立自然保護區的事,如無意外,陶其然很可能就是保護區納入的第一位獸化覺醒者。

這些事情葛亮當然是不知道的,他單純的人類世界裏,現在就一件事——

葛亮:[震驚!.jpg]

葛亮:[震驚!.jpg]

葛亮:[震驚!.jpg]

葛亮:[震驚九連!.jpg]

suv上的原思捷差點被微信裏的滿屏驚歎號閃瞎。

原思捷:你屠屏幹嘛?

葛亮:你周圍沒人吧?

原思捷:一車人。

葛亮:我是說,沒人看得見你微信內容吧?

原思捷:看不見。你現在可以說正事了嗎[微笑.jpg]

葛亮:野哥戀愛了。

原思捷莫名其妙:不是早就談上了嗎?

葛亮一個沒拿穩,手機咣當掉到車內地麵上。

副駕駛的林霧和旁邊的王野都看過來。

“沒事兒沒事兒。”葛亮飛快撿起手機,心虛得心髒都要跳出來了,臉上半點情緒沒露。重新坐好後,也不急著回,轉頭佯裝欣賞窗外風景,簡直是平生演技的高光時刻。

待又一個轉彎,沒人注意他了,葛亮才特自然地拿起手機,瘋狂輸入:你知道野哥跟誰談??

原思捷:林霧啊,不是早就告訴過你。

葛亮:靠,我沒和你開玩笑。

原思捷:我很認真。

葛亮無語望天,白浪費他一腔激動。

過了幾秒,suv裏的原思捷回過味,又追了一條:是不是王野和你說什麽了?

否則葛亮不會無緣無故和他聊這個,還跟有大發現了似的。

葛亮這會兒已經提不起勁了,興趣缺缺地回:就說自己戀愛了,別的我還沒來得及問呢。

原思捷像突然提起精神,回複速度明顯快起來:王野親口和你說的?說他自己戀愛了?

葛亮:對啊,剛才在院子裏。

原思捷:那百分百就是林霧。

葛亮:快拉倒吧,我都讓你洗腦得快把林霧當大嫂了,你能不能有點正經的?

原思捷:別急著否定,我覺得你應該聽聽我的分析。

葛亮撇著嘴打字:說吧。

原思捷:你想,王野這幾天經曆過什麽,就是跑深山老林裏玩失蹤了,這個時候他的注意力應該都在長白山,和來長白山尋找他的我們身上,為什麽突然和你說戀愛的事?

葛亮一遇上八卦腦子就提速,隨著原思捷的思路嗖嗖地轉:那必然是這兩天遇到什麽了,才激活了野哥那顆沉睡的心。

原思捷:在這裏能遇見什麽?花草樹木?山貓野獸?如果讓他動心的是這裏的人,他還會乖乖跟我們走?

一語驚醒夢中人。

葛亮:臥槽

原思捷:反正就這麽幾個人,要麽林霧,要麽你我他。

葛亮:就是林霧。

原思捷:[羽扇綸巾,儒雅微笑.jpg]

葛亮:你這個表情包好像寫著我的名字。

原思捷:你當不了諸葛亮,充其量就是個狗頭軍師。

“……”二哈科屬的葛同學,一時竟無法反駁。

回去的路上,林霧總覺得背後有目光,回頭看一次,葛亮,過會兒回頭再看一次,就變成了王野,合著是這倆同學輪流盯梢呢,咋的,自己後腦勺上寫字了?

到最後林霧實在忍不住了,一個猛回頭:“你倆老看我幹啥?”

葛亮本能搖頭:“沒啊。”

王野麵不改色:“好看。”

林霧:“……”

葛亮:“……”野哥純爺們兒。

下午四點多,兩輛車終於進入沈陽,待333陪著509兄弟們將租的車還完,回到學校,已經傍晚。

才離開三天不到,可校園好像哪兒哪兒看著都不一樣了。

到處裝點一新,紅色條幅拉起來,繽紛彩帶綁起來,路燈全套上了“華彩新衣”,連教學樓入口的承重柱都裹上了靚麗的綢緞。

“什麽情況?”葛亮懵逼,這再貼個喜字分分鍾大型婚宴現場。

“校慶,”李駿馳晃晃手機,“你們都沒看學校公眾號?”

七個夥伴:“……”

誰會在找尋失蹤同學歸來的路上看學校新聞啊!

說話間,迎麵走來一群人形萌寵,浩浩蕩蕩足有幾十個,穿著全套獸裝,跟遊樂園花車巡遊似的,有狼有虎,有貓有狗,有羊有鹿,有兔子有熊……關鍵不隻動物齊全,還風格各異,有雄壯的,有嫵媚的,有活潑的,有羞澀的……

“這又是什麽啊?”葛亮感覺自己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一個新社團給校慶準備的節目,”校園小百科李駿馳再度上線,“花車創新,野性巡遊。”

“有點意思……”夏揚看著那一套套精致打造的獸裝,頗為感興趣。

獸裝同學們漸漸走遠,大家收回注意力。

“現在去哪兒,”葛亮言歸正傳,“先回宿舍還是先吃飯?”

原思捷無力地看著沒心沒肺的室友:“先去導員辦公室聽訓吧。”

葛亮呆愣,返校的快樂總算是這樣短暫。

任飛宇抱著最後一絲僥幸,看夏揚、林霧和李駿馳。

負責外聯的李同學拍拍他肩膀:“一樣,想想怎麽跟老高解釋吧。”

環境和機械兩個學院的樓離很遠,但不妨礙兩位輔導員,隔空默契地對自家曠課外出的學生,進行同樣“春風化雨”的教育。

王野雖然還在請長假期間,且是家人出麵給請的假,但輔導員還是一視同仁,一個不能少。

好在江潭和林霧在各自輔導員那裏還是有點品學兼優的濾鏡的,意識到趕不上周一的課,又主動聯係導員請了假,最終兩個宿舍都隻是被口頭批評,沒有真的記過。

王野他們是先被輔導員放行的,但走出院係樓的時候,天也早黑了。

坐了大半天車,又挨了一晚上訓,鋼筋鐵骨也頂不住。

葛亮疲憊地打個哈欠:“回宿舍吧。”

原思捷看他:“不去食堂了?”

“沒力氣,”葛亮眼皮直沉,“點外賣算了。”

王野掏出在輔導員辦公室裏就一直震的手機,看兩眼,便抬頭道:“你們先回吧,我還有點事。”

葛亮和原思捷一驚,連江潭腳下都頓住了。

葛亮:“你不是又要跑吧——”

“跑你個頭,”王野沒好氣給他一腳,“家裏的事兒。”

野哥又踹自己了!

葛亮高興得想哭。會踹人的野哥才是真正回來了,再不用擔心鬧奇怪的脾氣往深山老林裏紮了。

原思捷不知道王野和家裏發生了什麽事,但先是請長假,又鬧長白山這一出,想也知道內情不會簡單。

“別衝動。”他也隻能說這些。

王野朝他點一下頭,剛轉過身,一直安靜的江潭忽然出聲:“凡事多想,想透了,想定了,再做。”

王野回頭看他,片刻,勾起嘴角:“定了。”

校門口附近的露天停車場。

王野的越野車早不在了,打王錦城那天就被他爸沒收了,他來這裏,是找蔣天文的車。

蔣天文坐在車裏,已經等待多時了。從王野逃出家,王總就讓他派人在這裏盯梢,今天下麵的人一匯報王野回來了,他第一時間趕過來,不想電話打得通,就是一直沒人接。

好在,幾分鍾前王野回了他的信息。

但是蔣天文怎麽都沒想到,出現在他麵前的,會是這樣一個王野。

背著登山包,頭發長了一點,臉被太陽曬得黑了些,周身都是戶外旅途的風塵仆仆,可你要去看他的眼睛,那裏沒有任何疲憊,甚至比蔣天文上次在王家看見他時,還更亮些。

“蔣叔。”王野來到車前。

蔣天文下車,雖然跟了王海辭半輩子,雖然王野叫他一聲叔,他卻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可能讓王野站著,而自己坐在車裏和他說話。

待到都在車外,麵對麵站著,蔣天文才道:“王總讓我接你回去。”

王野眼裏閃過一抹嘲弄:“是接我還是抓我?”

人來得這麽快,王野用頭發絲兒想也知道怎麽回事。

蔣天文歎口氣,緩聲勸:“小城已經出院了,身體沒大礙,你回去和你父親認個錯,再……”

“還有再?”王野被逗笑,“再什麽,再給王錦城道歉?那傻逼是嫌上次被揍得不過癮是嗎?”

“大野。”蔣天文聲音沉下來,眼角眉梢的皺紋都是濃濃不讚同。

王野一臉無所謂地卸下登山包,在裏麵找半天,翻出一個錢夾,打開,把裏麵除了身份證外的所有卡,統統拿出來遞給蔣天文。

蔣天文眉心深深皺起,沒接。

王野索性走到車前,順著打開的車窗全丟了進去。

蔣天文心累:“大野,你這是做什麽。”

“蔣叔,就是你看到的意思,”王野扯了扯嘴角,“所有的卡我都在手機上解綁了,不會背地裏偷偷刷的。”

蔣天文疲憊。父子沒有隔夜仇這種話,對著王野他是講不出來的。公寓的事隻是這麽多年中的一件,他是看著王野和王錦城長大的,再清楚不過王野都經曆了什麽,甚至很多時候,他也是幫凶。

因為他替王海辭賣命,他也隻能站在王海辭這邊:“別鬧小孩子脾氣。其他不講,單說以後的學費生活費,你怎麽解決?”

王野說:“那是我的事。”

蔣天文搖頭:“你在逃避我的問題。”

王野愣了下,嗤笑,向蔣天文走近一步,認真和他對視:“蔣叔,你真覺得我在逃避嗎?”

輪到蔣天文愣了。

那雙二十歲的眼睛裏,有譏諷,有嘲弄,有決心,有桀驁,唯獨沒有怯懦和逃避。

到最後,蔣天文隻能給出連自己都覺得無力的陳詞濫調:“就聽蔣叔一句吧,回去認個錯,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王野幹脆樂出了聲:“重新?多久之前是新,從我剛出生那天算?蔣叔,這話你自己信嗎。”

蔣天文沉默了,因為知道,說再多也無益。

王野已經鐵了心。

他當年願意死心塌地跟著王海辭的最重要原因,就是王海辭言出必行,說過的話,就一定會做到,無論多難。

王家父子都是虎,可在跟了王海辭半輩子的蔣天文看來,王野身上那股狠勁兒,甚至超過了他的父親。

這天晚上,和王野一宿舍住了快兩年的兄弟們,第一次看見他從櫃子裏拿出數位板。

三人根本不知道那玩意兒啥時候進的王野櫃子,但葛亮比那倆還好點,至少他曾偷偷看見過野哥電腦裏那些令人驚豔叫絕的素描畫。

現在葛亮知道那些既瑰麗浪漫又充滿機械藝術的畫作是怎麽來的了,但不明白王野都消極怠工兩年了,不,說不定更久,咋又突然想要繼續搞藝術?

王野旁若無人地將數位板連上電腦,而後坐到桌前,開始調試筆觸。

原思捷實在忍不住了:“王野,你在幹嘛?”

王野試著畫了幾筆,感覺還行:“先賺錢,養活自己。”

“賺錢?”葛亮徹底迷惑了。

原思捷卻聽出另外重點:“先?那養活自己之後呢?”

王野畫筆不停:“攢錢娶媳婦兒。”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