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81、第 81 章
人不見了, 手機打不通,這事兒沒法往好處想。

江潭按掉手機。

冰冷的語音提示一下消失,周遭的熱鬧又清晰起來, 卻驅不散四人這裏凝重的空氣。

葛亮:“野哥到底是被誰找走了啊!”

江潭淡淡搖頭:“如果真是被找走了, 沒有關機的理由。”

“而且他說了讓我等晚會結束的。”林霧想起微信裏的玩笑話, 雖然是玩笑,但那樣的聊天語氣就是默認了兩人要在晚會後見麵的,所以他才會一出來就在這裏等。

“難道是……綁架?”葛亮說到最後兩個字兒,聲都顫了, 開始四下張望, 尋找有沒有什麽搏鬥的痕跡。

原思捷實在受不了地推一把他腦袋,終於明白王野平時為什麽踹二哈同學的頻率最高了:“你的意思是, 王野聽見有不明人士找, 主動走出來送人頭?”

“肯定是熟人作案啊, ”葛亮不假思索,“野哥一聽認識,就出來了, 然後什麽防備都沒有,讓人套了麻袋就走,絕對的!”葛亮越說越覺得自己已經破案了, “不然憑野哥那武力值,能一點動靜沒有就讓人整走?”

“他是從家裏逃出來的,”林霧喃喃自語, “逃出來之後才去了長白山, 接著回學校……”驀地抬起頭,“他家裏的事兒根本就沒處理完。”

“你的意思是,野哥是讓家裏……”葛亮錯愕, “可是野哥說已經‘淨身出戶’了啊。”

原思捷說:“他那是什麽家庭,說脫離就能脫離的?”

“先別急著下結論,”江潭冷靜道,“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王野是被強製帶回家裏了,這些都隻是憑空猜測。”

“那野哥到底哪兒去了!”葛亮狠狠踹一腳樹幹,急了。

機械院的輔導員剛從禮堂出來,一眼就看見自家學子“欺負”學校的無辜綠植,立刻發出正義的喝止:“葛亮,你給我住腳——”

葛亮腳還沒徹底收回來呢,被嚇得一個激靈,差點沒站穩:“劉、劉老師……”

“別管我叫老師,我是管不了你了,”導員瞄一眼仍不斷有院校領導出來的禮堂門口,氣得腦瓜仁都疼,“你不回宿舍在這兒練無影腳呢?練你就悄摸兒練還給我挑禮堂正門口……不對,”導員趕緊打住,“都讓你給我氣糊塗了。老師平時怎麽教育你的,是不是告訴你要愛護學校的花花草草,有道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葛亮耷拉腦袋,被抓現行還能咋辦,躺平任教育吧。

導員教育完了,才發現江潭和原思捷也在,當然也看見了林霧,但輔導員麵對不屬於自己院的學生,都會自動觸發[隻要不鬧出格,你就是路人]這一被動技能。

“你們仨怎麽回事兒,不回宿舍聚在這裏幹什麽?”

原思捷反應最快,直接道:“找王野呢,劉老師,你看見他了嗎?”

王野不見了是事實,如果能借助輔導員的關係,不管是調取校內監控還是詢問學校保安都會比他們自己去更順利。

“王野?”輔導員一副“你們不知道嗎”的表情,“回家了,剛跟我請的假。”

“他和您請的假?”林霧一著急,直接開口。

“是他家裏人,”輔導員雖然不認識林霧,但一看就是本校學生,便也態度溫和道,“晚會快結束的時候他說家裏人來找,出去一下,後來他父親給我打電話,說家裏有事,他這幾天都要請假。”

最壞的預想成真。

悶熱的空氣裏,四人都不說話了。

機械院老師陸續從禮堂出來,輔導員叮囑四人一句“行了,趕緊回宿舍”,便轉身過去和同事們匯合。

原思捷緩緩看向剛才還說“沒有任何證據,不要憑空猜測”的江潭。

江潭完全沒有被打臉的自覺:“看來王野的確是被帶回家了。”

“這就是綁架,”葛亮急火攻心,“野哥要是自願回去的不可能關機!”

“說這些都沒意義了,”原思捷道,“重點是現在怎麽辦?”

葛亮說:“去野哥家啊,他咋把人帶走的,咱們就咋把人帶回來!”

經曆過長白山事件,回來後他第一件事就是要野哥家地址,可不想再失聯了沒地方找人。

“去不是問題,但怎麽把人帶回來?”原思捷一籌莫展,怎麽想都沒成功率,“王野已經從家裏逃過一次了,他爸這回防範得肯定比上一次更嚴。”

林霧向校外方向轉身:“嚴不嚴的,去了才知道。”

夜幕下的河畔,沿岸的景觀燈布置得比冬日更加五光十色。

四人在亮如白晝的燈光裏,穿過茂密的水岸樹林,向河畔別墅靠近。

才到外圍,就看見整棟別墅燈火通明,院內院外還有十幾個黑影在巡邏。

走在最前麵的葛亮差點被發現,飛快後退縮回樹影裏。

“靠,真就嚴防死守啊……”不敢大聲說話,葛亮隻能用氣音,“現在咋辦?”

原思捷和江潭沉默。

沒招兒。他們又不是專業特工,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躲開重重眼線。至於硬拚,還不如當特工有勝算呢。

唯一的好消息是,這陣勢說明王野九成九在別墅裏。

林霧一直在思索。

終於,他緩緩開口:“常規的方法肯定是行不通的……”

皎潔的光從樹影空隙透下來。

夏夜的月亮,卻在林霧眼裏映出一片冷色,像一頭真正的狼。

江潭問:“你想做什麽?”

“我想搏一搏,”林霧定定看向三人,“如果你們相信我,就在這裏等。”

葛亮瞪大眼:“你要自己去?”

“對,”林霧一字一句,“我一定會把王野帶回來。”

被荊棘纏住,那就咬斷荊棘。

王家一樓客廳裏,所有燈全開。水晶燈的璀璨、筒燈的冷白、氛圍燈的微黃交織成一種渾濁的強光,炫目燈光裏好像家具、人臉都扭曲了,像荒誕夢境。

事實上這事兒也的確挺荒誕。

王野站在客廳中央,身後兩個魁梧的男人,像押解犯人的牢頭。

大門口還四五個這樣的,而在別墅四周,不斷有人影來回巡邏,王野粗略算一下,為了把他整回來,再嚴防死守不讓他跑,王海辭至少出動了快二十號人。

頭還殘留著昏迷初醒的疼,但王野想樂。

他真就樂了。

低悶的笑聲在寂靜客廳裏聽起來又突兀,又刺耳,又滑稽,可他一點不覺得,於是難受的就變成坐在沙發裏的三個人。

“你笑屁啊……”王錦城沒好氣說一句。雖然被揍的記憶仍有點讓他打怵,但一想到爹媽都在,王野也不敢咋樣,又壯了膽。

田蕊不讚同地朝他皺眉。

王野不知道王錦城看懂沒,反正他是看懂了,那意思是你爸還沒說話呢,你乖乖看熱鬧就行了,別挑事兒。

王海辭穿了一件暗紋襯衫,在自家溫度適宜的空調房裏,從頭到腳打理得一絲不苟,不像準備訓兒子的老子,倒像要和下屬好好談談的老總。

王野笑累了,挑釁似的看他。

王海辭毫不掩飾臉上的失望:“我給了你這麽多天時間,希望你能自我反省,主動回家來認錯,看來是沒可能了。”

“認錯?”王野險些又要樂,“是我沒和蔣叔說清楚,還是蔣叔沒傳達清楚,還是你沒收到那些卡?”

“你蔣叔把卡都給我了,包括你說的那些混賬話。”王海辭聲音陰沉。

“都帶到了,然後你還覺得我會回來認錯,”王野特好奇,“你是怎麽做到這麽堅信地球就是圍著你轉的?”

“你什麽態度!”王野明顯的不敬挑釁到了王海辭的威嚴,他再繃不住,厲聲怒斥。

“王野,”田蕊喊了自己兒子大名,但語氣還是緩和些,半批評半勸,“怎麽和你爸說話呢。”

“你現在怎麽變成這個樣,”王海辭又氣又痛心疾首的,“你以前從來不會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可能是最近和人聊天聊的,貧了,”王野沒個正形,忽而又收斂起來,有點冷地看向王海辭,“我以前不是態度好,是你們不願意和我多說話,我也懶得和你們廢話。”

“好,很好,”王海辭怒極反笑,“你長大了,能耐了,家裏裝不下你了是吧,”輕蔑一笑,“你一個連大學都念不好的,知道在社會上生存有多難嗎,你真以為靠你自己就行?我看就是我和你媽把你保護得太好了,慣的你不知天高地厚。”

王野也笑,眼裏的嘲諷比王海辭更甚:“你要真覺得我不行,幹啥抓我回來,悠閑坐家裏等我熬不住了,回來求你多好。”

王海辭語塞。

田蕊也驚得說不出話,因為從前王野無論怎麽和王錦城打架,對待她和王海辭時,還是有一個兒子的樣子的,絕對不會像現在這麽放肆和不孝。

王錦城同樣有點嚇著了,連他自己都不敢這麽跟王海辭說話,王野今天是瘋了嗎?

王野沒瘋,以前隻是懶得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兒,非裝父慈子孝其實挺沒勁的,但今天他才發現,好像不說清楚不行,他高估了彼此的默契。

那就再講明白一點吧。

“家裏的公司,財產,動產不動產都算,我全不要。當然了,分配權在你們,可能本來也沒打算給我,”王野說著,瞥一眼王錦城,“但我今天把態度放這兒了,也省得一些腦子不好使的人三天兩頭上趕著找削。”

王錦城一點就著:“你說誰呢!”

王野氣定神閑:“說傻逼。”

王錦城直接竄起來:“我操——”

“小城!”田蕊眼疾手快抓住自己兒子。

王海辭頭疼欲裂,猛地拍一下沙發的實木扶手:“夠了!”

王錦城和田蕊一瞬噤聲。

王海辭站起來,被氣得呼吸急促,竭力緩了又緩,才穩住,沉聲道:“我和你媽今天才知道,你對我們有這麽多的怨氣,我想,也許我和你媽對你的關心真的不夠……”

王野眼底閃過一絲極細微的情緒。

“但不管我和你媽對你如何,也不管你對我們還有你弟弟有什麽不滿和誤會,”王海辭話鋒一轉,“你把你弟弟打住院是事實,我認為,在這件事上你應該給他道歉。”

王野呆愣幾秒,笑了,笑王海辭,也笑自己。

王錦城笑不出來,要不是田蕊扯著,他還能竄起來:“誰他媽要他道歉,我要揍回來……”

王海辭皺緊眉頭掃他一眼。

王錦城僵住,抗議變成了小聲嘀咕。

收回目光,王海辭和王野說:“你跟你弟道個歉,你前麵說的那些渾話我都可以當做沒聽過,以後你還是王家長子,等我和你媽老了,王家還是要靠你們兄弟倆。”

王海辭一臉鄭重,仿佛做了重大讓步。

“原來跟王錦城道歉這麽管用……”王野好整以暇看向親爹,然後字正腔圓,“我不。”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