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87、第 87 章
本以為洞房裏的鬼新娘已經是最大暴擊, 沒成想,這隻是全場高能的小小開始。接下來的密室一個比一個恐怖,到了整個後半程, 眾夥伴基本就是在黑暗中被厲鬼追著逃命, 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交織成“歡樂海洋”。

終於徹底逃出來的時候, 八個裏有六個,大腦都已經呈空白狀了,隻記得一直苦於自己科屬特征不明顯的任飛宇,到最後那狂奔速度就是平地飛, 絕對無愧俯衝速度最快猛禽的基因。

唯二啥事兒沒有的, 一個王野,全程衝在最前麵, 氣勢堪比鬼王, 到最後鬼都繞開他專注嚇唬別人了;一個江潭, 到了出口所有人都氣喘籲籲的時候,他還不忘向等待的工作人員請教:如果我們來的人是單數,第一個密室要怎麽過?

工作人員愣了好幾秒, 微笑:我們會安排鬼新娘再次出現,送最後一位顧客上路。

“美好”的周末過後,所有人又回到了刻苦備考的軌道上。或許是在密室裏釋放了壓力, 重新投入學習的那一刻,好像又充滿了鬥誌——絕對不是因為經曆了太多妖魔鬼怪於是愈發熱愛生活的光明。

當然也有佛係備考的。

比如王野。

比如葛亮。

但在距離考試還剩五天的這個傍晚,光著膀子快樂啃西瓜的哈士奇同學, 感覺到了一絲危機。

“野哥, 你幹啥去?”葛亮從西瓜中抬頭,茫然地看著王野開始收拾書包,“今天晚上不是沒夜課嗎?”

“圖書館。”王野頭也不抬, 給了個完全超綱的答案。

“啥?”葛亮懷疑自己聽錯了,“你要去圖書館?學習??”

王野把收拾好的書包往肩上一甩,抬頭,眼神仿佛在說,你有意見?

“林霧讓你去的?”葛亮想來想去,也隻有林霧能喊得動王野刻苦用功了。

不料王野卻聳聳肩:“他不讓我去,說我去了他會分心。”

葛亮:“……”

這恩愛秀的一點不生硬,一點都不。

默默放下手裏不再甜的瓜,葛亮歎口氣:“那人家都不讓你去了,你還去。”

“宿舍裏看不進去書,”王野說,“他在旁邊,還能帶動帶動我。”

葛亮驚訝於王野的認真:“野哥,你還真是去複習的啊?”

王野給了他一個“廢話”的眼神。

葛亮這回徹底迷惑了:“你受啥刺激了,咋突然就改邪歸正……啊,不是,突然就想好好學習了?”

“也沒啥,”王野換鞋,“就是覺得知識還挺重要的。”

“不是,野哥,你別嚇我啊,”葛亮沾在嘴角的西瓜子兒都嚇掉了,“這是你台詞麽?”

王野皺眉瞥他一眼:“你也抓緊時間看看書,密室裏的時候解開一個謎了嗎?”

葛亮呆愣,忽地明白了王野為啥突然抽風。

密室逃脫的時候,林霧和江潭是解謎主力,80%謎題都是他倆破的,夏揚、原思捷、李駿馳和任飛宇則在剩下20%謎題上不同程度出了力,就他和王野,在動腦上的確沒起啥作用。

但——

“野哥,你不能妄自菲薄啊,”葛亮真情實感挺自家老大,“你是沒解開啥題,但咱們能衝出去,還不是靠你開路。沒你一路向前碾壓,我們能不能出來都兩說!”

“別整沒用的了。”王野穿好鞋,手機揣進口袋,開門離開。過一秒,已經跨出門的他突然又轉身冒頭進來,和葛亮說,“你也別老在宿舍吃瓜,沒事兒就練練機械製圖。”

門“砰”地關上。

509裏就剩下葛亮,和瓜。

……天天撒狗糧也就算了,還要散發學習正道的光,你倆這是處對象還是愛情文明示範小組啊!

夕陽西斜,圖書館。

通透的大片玻璃可以看見晚霞,雲層流光溢彩。

林霧沒想到王野會來,看見熟悉身影,人都愣了。

然而圖書館座位實在緊俏,幾乎是一個蘿卜一個坑,王野在那兒站了半天,還是另外一張桌的一個同學,不知是要去吃飯,還是感受到了莫名壓力,收拾收拾書包,起身走了。

王野就這樣坐在了那張桌旁。

安靜的圖書館,隻有翻書聲和筆尖沙沙。

王野才坐下,就感到一種壓抑,正琢磨要怎麽和林霧說話,口袋裏的手機就震了一下。

隔著過道的小狼,也在這時拿起手機晃了晃。

王野掏出手機,一條新信息。

林霧:你咋過來了?

麵對麵發信息,有一種奇妙的感覺,王野形容不上來,但對環境剛產生的那點抵觸的壓抑,在這種奇妙裏煙消雲散。

他壓住總想上揚的嘴角,一本正經地敲字回複:學習。

林霧一臉大寫的不信:[編,接著編.jpg]

王野:[臨陣磨槍,不快也光.jpg]

林霧有點動搖了,因為王野那一臉認真,看起來的確態度端正:真想複習了?

王野:嗯。

林霧:[表揚你.jpg]

王野:就這?

林霧:[親了就跑!.jpg]

王野表情依然很酷,但如果這時候獸化,所有人就都能看見百獸之王快樂拍打的尾巴。

林霧:那就開始吧,別給自己太大壓力,反正隻要學了,就一定比從前有進步,你也可以給這次期末考先定一個小目標。

王野:一般專業前幾有獎學金?

林霧:……[你對小目標是不是有什麽誤解!.jpg]

除了第一天,之後王野就成了林霧的固定同桌,圖書館人來人往,偶爾會有環工班的同學看見林霧,過來低聲交談兩句或者請教問題,無一例外都會喜提[百獸之王的凝視.jpg]。

不用多,就三天,環工1班便人人知曉了——

【環工1班第6號吃瓜群】

匿名:這兩天去圖書館的看見林霧繞著走啊,他旁邊那個賊恐怖。

匿名:我知道,機械院的,他倆早在一起了

匿名:臥槽這麽勁爆???

匿名:早就天天半夜在食堂一起吃飯了。

匿名:……你以後能不能把話打全。

匿名:我昨天去圖書館也看見了,但是哪裏恐怖?明明很帥啊!啊,好想知道他的科屬[害羞捂臉.jpg]

匿名:東北虎。

匿名:哇!

匿名:嘁,咱們林霧比他帥好不啦,那人一看就很凶。

匿名:看著唬人,其實很憨,可愛的。

匿名:真的假的?

匿名:等等,那個說東北虎和可愛的,是不是一個人??

匿名:靠,挑錯群了!

匿名:什麽?

匿名:屏蔽333的吃瓜群是5號,這個群是屏蔽334的!

匿名:所以說,一個班級十幾個八卦群,就是有這種風險[叢林狼的微笑.jpg]

這是考試前的最後一個下午,林霧沿著樹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愉快地發送恐嚇班級小夥伴的表情包。

王野提前離開圖書館了,去參加機械院考前的最後一次點名。

今天晚上五點,考試周正式開始。各學院的考試交錯分布在4-7天內,但考試時間大都集中在傍晚五點到晚上九點,以便晝夜科屬的同學可以同時參加考試。

路上已經看不見太多同學了,距離考試隻剩三個多小時,校園仿佛有種大戰來臨前的寧靜。

林霧倒沒什麽感覺。除了高考前夕,因為一些事情影響了狀態,導致高考那天高燒不退,慌得要命,其餘大大小小的每一次考試,他都是平常心,就和自己做習題集一樣。

盛夏的烈日快把柏油路曬化了,即使樹蔭下,也蒸籠似的。

林霧加快腳步。

這時手機忽然響了,是來電聲。

林霧停下,納悶兒地拿出手機,看見來電顯示,愣住了。

鈴聲旋律悠揚,像是不接通不罷休。

按下接聽鍵,林霧將手機放到耳邊:“爸。”

“兒子,期末考試完了沒啊?”電話那頭一如既往親熱,仿佛他們不是一兩個月才通一次電話,而是天天。

以前的林霧很喜歡在這些細節上鑽牛角尖,然後就長久地陷入某種負麵情緒。可今天不知怎的,這些細微的感知都變得輕飄飄的,在心底吹不皺一點漣漪。

“還沒,”他很自然地說,就像平時講話那樣,“今天開考第一科。”

“那也快,考完就放假了吧?”

“嗯。”

“是這樣……”電話那頭微微停頓。

林霧感覺到父親的態度裏似乎摻雜進一絲微妙,換以前,他會瞬間腦補出無數種可能,但這一次,他直接問:“怎麽了?”

“爸之前不是把那個公寓賣了嘛……”開了頭,後麵就好說了,“但是爸回頭又一想,也不能老讓你住學校啊,這好不容易放個暑假。爸現在資金是不富裕,但也周轉過來了,買房子買不起,那咱可以租嘛,不能讓我兒子暑假沒地方待……”

“不用了,爸,”林霧聽見自己開口,身體裏好像還有個曾經的林霧,驚訝於另一個自己此刻的坦然,“我假期住學校,和同學一起,說好了。”

“啊?”父親語塞,顯然沒料到會被拒絕,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這樣啊……要不你先去看看那個房子,我都找好了。”

林霧:“我已經和學校提交申請了,謝謝爸。”

陽光從樹影縫隙透下來,明亮耀眼。

考試周兵荒馬亂,一晃就來到最後一天。

王野和林霧兩個班的最後一科考試,恰好都安排在了這天晚上七點,不過考場分別在兩棟不同的教學樓。

進入考場前,林霧給王野發信息:最後一科了,加油,考完給你獎勵。

王野問:啥獎勵?

林霧:[噓,保密.jpg]

這就很靈性了。

於是接下來的整場考試,同一考場的葛亮稍微用點餘光,就能看見隔壁桌王同學那張神采飛揚的側臉。

……野哥這是考前正好複習到最後一道大題?不然沒法解釋那一臉的幸福啊!

以後再沒人陪自己一起墊底了——葛亮在考場空調的冷風吹裏,想哭。

晚上九點,深藍色的夜空,油畫一樣漂亮。

林霧走出教學樓,剛想給王野發信息,說我過去找你,手機就先震了。

王野:獎勵。

知道的是讓林霧履行承諾,不知道的還以為王野要明搶。

空調的涼爽還纏繞在身上,加上夜晚新鮮的空氣,讓林霧想拋開一切束縛,撒了歡地奔跑。

林霧:[叢林狼三小時萌寵體驗券.jpg]

王野一出來就去找林霧,這會兒已經能清晰看見林霧考場所在的教學樓了。

結果在林霧回複的信息裏,腳下驟停,虎軀一震。

真·虎軀一震。

林霧沒想到王野秒回。

王野:使用地點?有效期限?

……這是什麽神回複!

生怕王野再問出什麽離奇的,林霧放棄抵抗。

林霧:[隨你的便.jpg]

林霧:[不許再問,再問作廢!.jpg]

這次王野那邊安靜的時間長了些,甚至,有些久了。

林霧有點懵。

王野的回複終於來了:上微博。

林霧更迷惑了,但還是切出微信,乖乖打開微博。

首頁一開,醒目的好幾十條新信息。

林霧嚇一跳,考前他才剛看過評論,又沒發新微博,哪裏忽然來這麽多未讀信息。

點進去,幾乎都是轉發的同一條微博。

啊啊啊我愛這張//王爺-509:[圖片]送你的。學習真快樂

我最喜歡的畫手!//王爺-509:[圖片]送你的。學習真快樂

這是選了自己最棒的一張當禮物吧,嗚嗚嗚我磕的cp是真的//王爺-509:[圖片]送你的。學習真快樂

林霧打開大圖。

一張他從來沒見過的,王野的新畫。

青山綠水,林海鬆濤,明媚的色調鋪展開一個清新悠遠的世界,就像理想中最美好的大自然,有風聲,有鳥鳴,有山間野趣,有瀑布溪水。

而在這些的環抱中,是一頭安然酣睡的小狼。

【你有時間也給我畫一張唄,隨便畫什麽都行,你自由發揮。我不白要,這算是找你約稿,不然等你以後紅了,再找你就貴了……】

玩笑般的真心話,林霧說的時候以為王野不在意,所以他也假裝忘了。

卻原來,王野早都當了真。

王爺-509下麵的評論比還熱烈——

評論1:這筆觸也太溫柔了吧,真是王爺畫的?

評論2:這和商稿的硬核簡直判若兩人[震驚]

評論3:從色調到筆觸都完全不一樣啊,絕美愛情!

而被頂在最上麵的一條評論是:這張畫有名字嗎?王爺-509

這條評論成為最熱,不是因為了王爺,而是被的人在下麵回複了——

王爺-509:新世界。

確認野性覺醒那天,王野跑進雨裏,一直跑到現在,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新世界。

“林霧。”夜風送來前方的聲音。

林霧抬頭。

王野站在月色裏,仿佛已經等了很久很久。

有你,才是我的新世界。

……

暑假的第二個星期。

曾被王野拒絕告白的校花學姐,在和閨蜜逛街的間隙,隨手一刷朋友圈,竟然看見王野破天荒地冒泡了!

但他隻發了一張圖片,沒有任何文字。

那是一張很清新漂亮的畫,山林環抱間,一隻睡著的可愛小狼。

嗯?等一下。

學姐好像發現了什麽,點開大圖。

畫麵立刻更清晰,色彩也更舒服,然後……

學姐眯起眼,果然不是錯覺。畫上赫然一個心形圈圈,就跟劃重點似的,直接將小狼圈了出來,然後用手繪箭頭指到淺色處,十分豪邁的三個大字:我對象。

【“你從來沒喜歡過誰嗎?

“沒有。”

“如果有一天你遇見那個人了,請務必發個朋友圈,讓我盡情嘲笑一下。”】

學姐靜靜看著王同學的朋友圈:“……”

不喜歡人,果然說到做到。

同一時間,某山林。

海拔驅散了酷暑,清幽的森林裏,一片愜意涼爽。盛夏的日光透過林間,像靜靜飄灑下的金粉,落在樹葉,落在灌木,落在草地。

落在東北虎棕黃色的皮毛和黑亮的斑紋裏。

一頭年輕的東北虎,從灌木中走出,威風凜凜的皮毛隨著它的腳步顫動,連帶著落在身上的陽光都好像一起顫動起來,映得那金色比盛夏的天空還要漂亮。

不遠處的草叢裏,一隻小狼靜靜趴著,眼巴巴地看它走近,尖尖的耳朵一抖一抖,可搖動的尾巴出賣了它的歡喜。

陽光突然隨著天空中的雲,流動起來,在森林裏變幻出一種從未有過的光線。

那光線在東北虎和叢林狼的眼睛裏,像焰火一樣閃耀。

東北虎突然躍起,撲騰著和叢林狼嬉戲起來。

叢林狼小小一隻,憑著靈活敏捷的身後左閃右躲,可還是“嗷嗚”一聲被虎爪摁住柔軟肚皮,四爪朝天。

但東北虎動作很輕,幾乎沒敢用力,叢林狼也好像知道一樣,完全不怕,被按住了,那一聲聲“嗷嗚、嗷嗚”更像撒嬌。

然後那虎爪就鬆開了,東北虎把圓圓的腦袋拱過去,賣萌似的蹭小狼,奈何體格差距過大,頂得叢林狼順著草地骨碌碌翻滾。

時間在傾瀉的日光中流逝。

陌生的人類聲音忽然闖入,在不遠處的密林裏。

“剛、剛剛那是什麽聲音?怎麽聽著像老虎……”

“別自己嚇自己了,老虎現在多稀有你知不知道?”

“要不我們還是下山吧……”

“我都把路線研究好了,你放心,肯定是一趟美好的爬山之旅……”

旅行者們的聲音越來越遠。

一棵粗壯的大樹上,東北虎抱著高高的樹幹,小狼抓著東北虎的後背,茂盛枝葉將它們完美隱藏。

這麽嫻熟的閃躲組合技,一看就不是第一次。

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風停,山靜。

野性覺醒塵埃落定,新世界的大幕卻才剛剛拉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