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90、番外《如狼似虎》03
考公成績出來沒多久, 考研成績也出來了,原思捷上岸成功。這時候大家才知道,他報的不是本校, 而是天津的一所大學。

當然, 也可能這個“大家”裏, 並不包括夏揚。

因為當林霧和他微信裏說起這件事,向來一個字恨不能拆成八個字兒貧上半天的夏同學,隻回了一句“哦”。

然後當天晚上,林霧在朋友圈裏刷到了他發的一張夜景。過了兩小時, 再一刷, 花豹同學也發一張。雖然兩張照片的角度、構圖都不相同,但裏麵出現了同一條正在開著廟會的熱鬧老街, 以及同一位捏泥人的手藝人。

三月, 沈城的冰雪開始消融, 王野和林霧終於收到麵試通知。

麵試時間:3月15日

麵試地點:野性覺醒分類風險預防控製管理局西南分局(3月13-14日抵達雲南昆明機場,有專人接)

林霧、王野:“……”

雲南??

獸控處,西南分局, 某訓練基地大樓內。

一個穿著特訓背心的男人站在窗邊,不時關注樓下操場的布置情況。初春的陽光在這裏已暖絨和煦,像最溫柔的筆觸, 沿著男人漂亮的身體和肌肉線條勾勒出光影。

肩胛,兩臂,腰腹, 腿。

進來送資料的小萬看過自家隊長一百次, 也還是會第一百零一次被這樣的魔鬼身材迷倒。

——隊長是魔鬼,隊長的身材是魔鬼身材,沒毛病。

“隊長, 我把資料送過來了。”雖然門是直接敞著的,小萬還是站在門口,先出聲匯報。

嚴峭自窗前轉身:“放桌上就行。”

小萬這才看見,他以為正認真觀望樓下考場布置的隊長,合著正在多人視頻通話,監督樓下進度隻是通話間歇的工作。

不,間歇有沒有都兩說,因為隊長才一個轉身,布滿眾多視頻小屏的手機裏就傳出:“嚴峭,攝像頭照臉,別照地板。”

眼見著隊長重新舉起手機。

小萬放下資料,默默退出辦公室,還體貼地給隊長帶上了門。

辦公室裏,多人視頻還在繼續。說是聯絡感情,其實就是打探消息,畢竟這獸控局成立後的第一次麵向社會招聘,花落到了西南分局,其他各區域平日多有聯係的隊長們,都想來一探究竟。

剛才已經寒暄完了,這會兒開始切入正題:“老嚴,你那邊準備的怎麽樣了,今年可是咱們第一回正經招人,你們西南分局別掉鏈子。”

嚴峭吊兒郎當道:“這我可不敢保證,說不定最後一百個人沒一個通過的。要是擔心我搞不好,你們華北分局接過去?”

華北分局接得住才怪。

誰都知道為什麽把國考麵試地點設在西南分局。漫長邊境,雨林連綿,就是一百個麵試者都被逼得獸化了,也會被這密林包裹得無聲無息。換成華北,京津冀,滿長安街跑豺狼虎豹?

“對了,這一百個裏有多少獸化者?”又一個聲音好奇地問。

考生資料隻有嚴峭這邊能看到:“十三個。”

明確錄入係統的獸化者,必然是各管轄分局經手的,趁現在各分局都在,有人向嚴峭提議:“資料共享下?我們可以先幫你把把關。”

“沒必要,”嚴峭回到窗前,淡淡瞥向樓下,“能通過考核再說吧。”

一直沒說話的東北分局某隊長,十分讚同嚴峭的態度,忍不住出聲:“這麽整就對了。能獸化的不代表就一定適合我們的工作,剛獸化覺醒那陣子,東北區遇上多少奇葩,什麽上山修仙要回歸大自然的,什麽變成熊跑到山上到頭來還讓老虎欺負的,那個老虎更要命,我們的人還得替他處理家務事……算了不說了,反正沒一個有正形的。所以說,既然局裏沒把獸化明確列為考核條件,那就得公平公正地按照流程來。”

“問題是現在的考核流程,你就確定科學合理?”有人提出靈魂拷問。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野性覺醒分類風險預防控製管理局,第一年麵向全社會招聘。

負責分局:西南分局

負責人:嚴峭

麵試/自主考核流程:負責人自擬。

嚴峭:“我覺得很科學很合理。”

各分局兄弟:“……”廢話。

不過話說回來,到底要招什麽樣的人,可能整個獸控局上下心裏都沒數,否則早把考核標準拿出來了,還用負責人自擬?

所以嚴峭也沒數。

但他不介意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三月十五日,林霧和王野準時坐到麵試現場,一座遠離喧囂,藏在邊境雨林深處的基地。

在沈陽上飛機時他倆還穿著厚外套,現在可以短袖t了。

基地有一棟主樓和宿舍、食堂等一些附屬設施,然後就是大麵積的訓練場。

林霧和王野昨天被安排在二人間宿舍,禁止外出,所以隻聽見走廊上不斷有聲音,今天坐到主樓的大會議室,才看見這些和他們一同參加麵試的人。

有男有女,年紀大多集中在二十三、四到三十歲之間,有年輕氣盛神采奕奕的,也有低調文靜不聲不響的。

麵試時間定在上午九點,現在才八點半,可人已經齊了——一共97個。有3人因為個人原因放棄了麵試,壓根沒來雲南。

會議室有點悶熱,開著窗,吹進來的都是潮濕黏膩的熱風,還有雨林的各種飛蟲。

沒人交談,空氣異常安靜。

在這場最終隻有十個名額的麵試裏,身邊的每個人都是競爭者。

大家或是暗自打量,或是低頭看書和刷手機。當然,也有王野同學這種全身心沉浸在新下載的手機小遊戲——《百獸森林的恐怖屋》。

上飛機前,這位同學打到第5關,後麵還有995關。

就在這時,會議室上方音箱突然傳出聲音。

“各位麵試者請注意,麵試即將開始,從現在起禁止離開會議室,直到您的麵試順利完成。”

“各位麵試者請注意……”

廣播重複兩遍,接著,一個男人踏入會議室,準得像卡著時間。

中規中矩的襯衫,金絲邊眼鏡,除了身材過於修長有力,其餘都很符合麵試者們對管理局科員腦補的形象。

“大家好,”男人在會議室前方站定,聲音溫和踏實,“我是嚴峭,本次麵試……”

話還沒說上完整一句,廣播忽然又響起,卻是和先前截然不同的警報音。

“一級警戒!各部門速到緊急處置室集合!”

短短幾秒,警報大作,響徹全樓。

嚴峭變了臉色,匆匆留下一句“你們在這裏別動”,便火急火燎趕了出去。

所有人麵麵相覷,徹底懵逼。

警報聲卻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刺激著麵試者們茫然而緊張的神經。

外麵走廊傳來虎嘯一樣的吼叫,火上澆油般。

幾個麵試者忍不住起身。

可還沒等他們真正去外麵看,一頭猛虎已經從門口衝進會議室,滿身斑斕條紋在陽光下刺眼得令人恐懼。

空氣有刹那的凝固。

猛虎一刻不停,衝進來便朝著離得最近的前排座位凶狠撲去。

尖叫四起。

前排一散而逃,撲了空的猛虎又向後排攻擊。

尖叫聲,呼喊聲,椅子紛紛撞倒聲,整個會議室陷入致命慌亂。

林霧第一時間把王野往牆邊拉。

王野卻不樂意,一直較勁不配合,好幾次差點甩開林霧衝出去。

費了老大勁終於把人扯到牆角,林霧才貼到他耳邊,沒好氣地低聲道:“這是麵試考核,你看不出來?”

王野皺眉,這麽明顯傻子都能看出來:“你覺得我傻?”

林霧一愣:“知道你還往外跑。廣播說的麵試規則很明確,禁止離開考場,言外之意,出去就等於失敗。”

王野盯著滿眼真誠擔心的小狼同學,再鬱悶也心軟了,伸手揉一把林霧的頭發:“我不是要往外跑,我是要過去跟他幹仗。”

林霧:“……”

王野:“……”

林霧:“那我現在放你走還來得及嗎?”

王野:“你說呢。”

會議室的騷亂轉瞬即逝。

短短一分鍾,除了少數一些嚇得慌不擇路,跑出會議室的人,大部分都沒離開,隻是整齊劃一閃到了四周牆邊,騰出中間全部場地給猛虎馳騁。

撲騰了一分鍾的猛虎估計也累了,盤踞在一堆東倒西歪的凳子裏,氣喘籲籲。

王野眉宇間帶著一抹不甘心,顯然對於錯失了和“獸化同類”交手的機會,十分遺憾。

林霧有點愧疚地偷瞄,忽然湊過去和王野咬耳朵:“他獸化之後沒你威風,你比他大,也比他好看。”

“少給我灌迷魂湯。”王野一副“老子才不會被糖衣炮彈打敗”的清醒,但眼底的得意出賣了百獸之王的靈魂。

嚇唬人這種手段,隻在最初的突然襲擊有效,當這個時機過去,大家就都明白怎麽回事了。不過除了極少數獸化覺醒者,大部分麵試者還是把猛虎收放自如的行為當成“訓練有素”。

當然,也不是所有留在會議室的都看透了考核本質。

比如此刻仍腿軟地癱坐在猛虎的三米之外,持續尖叫的瘦弱眼鏡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聲嘶力竭都快喊出鼓點了。

附近一個身材健碩的男人實在聽不下去,走過去不輕不重地給了他一腳:“別嚎了!”

健碩男的不輕不重,落到眼鏡兄身上就直接原地滾一圈。

嚎叫是停了。

健碩男也愣了,關鍵是眾目睽睽,他這搞得跟欺負人似的,場麵太不好看,於是連忙緩下聲音,找補似的說:“你不用害怕,這是考核,麵試官肯定在哪兒看著呢。”

眼鏡兄長得跟小白臉似的,但冷靜得還算快,從驚嚇中回過神,眼睛一轉,就有點懂了,一邊念叨著“考、考核?”一邊怯怯地望向猛虎。

猛虎正在舔爪,儼然任務已經完成,懶得再理周遭。

眼鏡徹底明白了,一把握住健碩男的手,連說“謝謝、謝謝”,好像幫他熬過這場考核的不是“自己腿軟”,而是健碩男那一腳。

對方願意這麽想,健碩男樂得攬功,立刻回道:“沒事兒沒事兒,能在這裏遇見就是緣分,互相幫助應該的。”

“八十一。”

不知躲在哪裏的嚴峭,朗聲念著剩餘人數,再次進入會議室。

猛虎起身,從容回到他身邊。

嚴峭表揚似的摸摸虎頭。

老虎腦袋一躲,朝他齜牙,然後甩著尾巴昂頭闊步地走了。

嚴峭不以為意。

他的金絲眼鏡已經摘了,神情依舊淡淡的,可眼裏不再掩飾的玩世不恭,卻帶來和先前截然不同的危險性。

“跑掉十六個。這麽拙劣的戲碼,我以為上當的人不會超過個位數。”

即使知道這是一場特殊麵試,那種被耍著玩的憤怒感還是難以消弭。

但沒人願意在這時候冒險,去和麵試官叫板。

除了王同學這種。

“嘁,”他不屑嗤笑,毫不客氣開口,“你……”

“在這裏先和你們說聲對不住。”嚴峭的抱歉來得更快,雖然看起來也沒太多真誠。

東北虎同學:“……”

林霧安慰地握了握他的手:“下次,下次幹仗的機會肯定是你的。”

“通常來講,麵試的流程應該是逐個一對一,然後我提問,你們回答,以此考核你們的組織能力,應變能力,自我表達等等。”嚴峭顯然知道大家在想什麽,“但是很遺憾,我們想要的這些,單純問答是考核不出來的。”

收斂笑意,他的視線冷冷掃過會議室裏的所有人:“你們要進的是野性覺醒分類風險預防控製管理局,在這裏,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將會發生什麽,麵對什麽,解決什麽。如果沒有隨時遇險的覺悟,我勸你們還是現在放棄的好。”

他的話,讓麵試者們想起了崗位招聘的備注,第一條就是“該職位出差較多,工作強度較大,危險係數較高”。

危險係數。

較高。

眾麵試者:“……”

這幾個字就應該在招聘備注裏加粗標紅。

“好了,”嚴峭抬手看一眼時間,“既然沒有退出的,那麽我們抓緊時間進入第二輪考核。”

“第二輪?”一個女孩兒忍不住出聲。妹妹頭,大眼睛,身量小巧可愛,在一群人裏稍不留神就要被淹沒。

嚴峭找半天才對上人,眉心立刻皺起,像是非常迷惑這樣弱不禁風的也能混過第一輪。

“第二輪,有問題?”他目光中的輕視直截了當。

女孩兒被嚴峭的態度刺傷,垂下腦袋不再說話。

人群後有小聲嘀咕的。

“現在就開始嗎?”

“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些休息和準備的時間啊……”

“應該。”嚴峭點頭接茬,“一小時熱身時間,一小時後,訓練場體能測試。”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