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章
依靠月光倒影在湖水中的是一雙琥珀色的眼睛,聳立的長耳朵,以及顯得圓潤稚弱的臉龐。

少年用手扶住眩暈的額頭,痛苦的嘶鳴起來:“臥槽,怎麽穿越成他了。”

“一粒蛋!”

遠遠的有個年輕的聲音在呼喚他,少年轉頭罵道:“你才一粒蛋,你全家都是一粒蛋!”

有著和他相似臉龐的少年帶著疑惑慢慢走了過來,他看著少年:“你怎麽了?我的弟弟,家裏可隻有你一個伊利丹。”

這是兩位出生在暗夜精靈一族的孿生兄弟,哥哥叫瑪法裏奧、弟弟叫伊利丹——這裏是艾澤拉斯,天崩地裂前的世界。

名為伊利丹的少年在幾天前還是地球的一份子,他上廁所時把手機掉進了茅坑,伸手去撿卻莫名其妙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艾澤拉斯是一款著名遊戲的架空世界名,作為在這款遊戲裏打了幾年醬油的玩家,少年對能夠穿越到這個世界自然萬分高興。

可是什麽人不好,為什麽偏要穿成伊利丹?

這個號稱遊戲曆史三大悲情男之一的男人,雙眼失明、萬年拘禁、暗戀的女人被哥哥搶走、眾叛親離…甚至最後隻能抱著老男人的頭骨,孤零零被腳男圍毆致死。

臥槽!

“我日你個穿越之神!”伊利丹越想越火,站起身對著夜空豎起了中指。

【穿越之神是什麽?】瑪法裏奧帶著好奇望向夜空,那沒有束縛的墨綠色長發遮擋了他的視野,但他拂開後卻依然一無所獲。盡管對弟弟的動作感到不解,但瑪法裏奧沒有忘記正事:“伊利丹,你聽過森林隱居的半神塞納留斯嗎?”

這位年輕的兄長自小就對自然界抱著深深的敬畏,盡管如今獨霸世界的暗夜精靈整體對大自然早已失去了興趣。但瑪法裏奧卻依然充滿夢想的想要去尋找自然奧秘,森林的半神塞納留斯顯然是他最好的目標。

“終於來了麽…”

伊利丹小聲嘀咕一句,他雖然沒有精研遊戲曆史,卻也明白瑪法裏奧可以成功找到半神拜師學藝。這位暗夜精靈將會因為這段旅程走向英雄的一生,在燃燒的惡魔爪牙下拯救世界,然後享受無盡榮耀與權力。

曆史裏的伊利丹一開始也跟隨瑪法裏奧向半神學習,但他很快就對自然和德魯伊之道失去興趣,於是放棄了這條道路。而說實話,現在的伊利丹對德魯伊同樣沒有興趣。

德魯伊這個職業在他眼中沒有誘惑力,它需要體會自然,和花草鳥**流,時不時就睡上一年半載,或許像瑪法裏奧這樣的強者一睡千年都很正常。

伊利丹可不想把自己的人生花費在睡覺上。

他與瑪法裏奧不同,天生擁有琥珀色的眼睛,這種顏色的眼睛在外人看來如同金光,也會被人稱為金眼。作為眾星之子,幾乎所有暗夜精靈的眼睛都是銀色。所以那些生來長著金色眼晴的精靈,注定會成為偉大的精靈。

就像他們至高無上的女皇,被稱為光中之光的艾薩拉…

“停,我知道你要說什麽!”伊利丹發現瑪法裏奧已經準備開始講訴半神的偉大了,他連忙打斷,然後說道:“我會跟你去找半神。”

雖然不喜歡德魯伊,但他沒想清楚前還是按照曆史發展前進比較好。

伊利丹的一生充滿坎坷悲情,但剛穿越不久的少年還沒有徹底製定出改變命運的方法。尋找半神是一件關鍵事件,伊利丹懷疑如果他繼承德魯伊之道、沒有和瑪法裏奧分道揚鑣——或許就能避開未來兄弟相殘的結果了。

在沒有適應這個世界之前,這樣的做法萬無一失。

“太棒了,我就知道你會同意!”瑪法裏奧喜悅的跳了起來,此刻的他隻是少年,完全沒有深入德魯伊之道後的冷靜和睿智。或許也正因為如此,伊利丹總是無法把他和後世的大德魯伊聯係在一起。

“來,我們回家準備。”瑪法裏奧拉著伊利丹往家奔跑,兩人住在暗夜精靈居住地‘蘇拉瑪城’的一個瀑布附近。這裏環境寧靜,自然風景保持了原有風貌。

隻有三間圓形房子坐落在瀑布旁,用樹葉和泥土建成。這和蘇拉瑪城其它精靈漂亮的房子不一樣,瑪法裏奧喜歡自然的色彩。

其中一間已經亮起了燈光。

“肯定是泰蘭德,她從神殿回來了。”瑪法裏奧歡呼一聲,腳步再次加快:“伊利丹,我們的同伴還可以再加一個。”

泰蘭德——兩人的青梅竹馬,未來暗夜精靈的領袖、瑪法裏奧的妻子。同時她也是伊利丹一生悲劇的源頭,伊利丹為她付出一切、失去一切,然而直到最後一刻卻依然銘刻著對她的愛。

對如今知曉曆史的穿越者伊利丹來說,再也沒有人會比泰蘭德更讓他害怕了。他完全不知道曆史的慣性有多嚴重,雖然他發誓不會再接近這位紅顏禍水,但萬一身體本能喜歡上了那該怎麽辦!

但似乎…他的擔憂是多餘的。

“瑪法裏奧、伊利丹,你們總算回來了!”坐在房間裏等待兩人的是一個膚色蒼白的少女,她臉龐瘦削,黑黝黝的頭發——完全是土包妹子!

【白擔心了…】伊利丹扶著房門淚流滿麵,曆史上的他怎麽會愛上這麽老土的妹子,完全沒有女人味、一點誘惑力也沒有。

“弟弟…弟弟…”然而瑪法裏奧手心發汗、臉色微紅,他小聲對伊利丹說道:“你看見沒,泰蘭德頭頂多了一些銀發,皮膚也變光滑了…她變得好漂亮!”

漂亮你妹……

伊利丹無力吐槽,但他轉眼望去,確實在泰蘭德黑黝黝的頭發上挑出了幾絲銀色。那些銀色可不是未老先衰,它是暗夜精靈一種漂亮的發色,泰蘭德的確在變得漂亮。

這樣看來,她無疑是後世那位銀發飄然、美豔絕倫的月之女祭司了。

不過現在隻是小丫頭——伊利丹徹底放心了,他的荷爾蒙沒有反應,以後遠離泰蘭德。而隻要不愛上她陷入糾結的三角戀,那伊利丹將來的選擇就會多很多。

“泰蘭德,你不是在神殿學習嗎?”瑪法裏奧鬆開伊利丹的手,走前和泰蘭德搭話。

“我聽說伯父伯母發生了事故…”泰蘭德垂眉,有些擔憂的說道:“所以請假回來看看你們。”

伊利丹和瑪法裏奧的父母前陣子因為一場事故死亡,這也是伊利丹被穿越的原因。瑪法裏奧或許也是因為這點才會想要離家尋找塞納留斯。

“不用擔心,他們沒有離開我們。”瑪法裏奧一笑,用笑容安撫泰蘭德的擔憂:“我想他們一定還在森林裏遊蕩,暗中庇護我們。”

傳聞暗夜精靈死後會迎來新的生命,他們的靈魂會變成一個個微小的發光體飄蕩在森林裏,所以死亡對他們並非是一件難過的事情,暗夜精靈們相信他們一直與祖先生活在同個世界。

伊利丹不以為然,他就站在一邊安靜的呆著,旁觀瑪法裏奧和泰蘭德快樂的交談,不想把自己牽扯進去。瑪法裏奧很快就說通了泰蘭德,這位年輕的見習女祭司的冒險基因蠢蠢欲動。

“伊利丹,你也去嗎?”她詢問伊利丹,泰蘭德非常好奇,以往三人最活潑的人就是伊利丹,但此刻他為什麽沒有上來湊熱鬧。

【他還在為父母的去世傷心?】泰蘭德忍不住這樣擔憂。

“嗯,我去。”然而伊利丹金色瞬子一閃,露出了沒有一絲晦暗的笑容,他怎麽會為了陌生父母傷心,事實上他隻是不想和泰蘭德接觸太多。

這份笑容讓泰蘭德湧出一股奇妙的異樣感,女人的感覺要比男人靈敏得多,她發現伊利丹發生了一些變化,但就算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穿越這種東西。

三人整理行李,不久就出發。

暗夜精靈們喜歡出沒於夜晚,他們發亮的銀色眼睛能夠看清漆黑道路上的細微之處,是天生的夜之子民。

然而走到蘇拉瑪城邊境的時候,一陣刺痛感突然出現在伊利丹的腦中,他不得不抱頭蹲下,等到喘過氣來的時候,前麵的虛空卻浮現了三行中文。

——請選擇:你要跟隨瑪法裏奧繼續前進嗎?(獎勵:火元素適應球)

——1、繼續前進,尋找塞納留斯

——2、停止前進,開始和曆史不一樣的未來

“這是…”在瑪法裏奧和泰蘭德疑惑的眼神中,伊利丹興奮的顫抖起來。

這是什麽?這肯定就是金手指!而且還是引導性的金手指,按照前世玩遍大大小小無數gal、填寫過無數應試教育試卷的經驗——伊利丹很快做出了反應。

如果選擇正確的選項,他理應能改變曆史上的悲劇。而選項出現的時機太巧了,偏偏在他想按原本曆史行動的時候,這是不是在提醒他……

正確選項是避免和曆史一致?
為您推薦